袁家岭中央文化区:凭什么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9-22 10:14:24

袁家岭中央文化区:凭什么

蒋集政

近日,芙蓉区委宣传部邀请我到袁家岭中央文化区考察调研,并参加中央文化区发展规划专家咨询会。这些天来,我不时在思考,以袁家岭为中心,在东至车站路、南至人民路、西至芙蓉路、北至八一路的3.16平方公里的区域建设中央文化区,不能不说是芙蓉区委区政府的一项大胆谋划与创新之举,但是建设袁家岭中央文化区,到底凭什么?

袁家岭的昨天——城市“中心点”的文化福地

一个区域要建设成为中央文化区,必须有建设中央文化区的基础,这个基础,从字面理解,我认为至少有两条:首先应该是一座城市的区域中心,再就是底蕴深厚的文化福地。

说到城市中心,我们可以把时间往前推到1928年。当年长沙开山筑路,袁家岭的燕山街口,也就是现在燕山街的韶山路街口,被命名为“中心点”。按照当年规划,该中心点将是长沙扩张后的市中心——民国时候留下的“中心点”。这个词并没有随民国的结束而结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袁家岭附近的居民划分城市和郊区,即以“中心点”为坐标,“中心点”以西是市区,“中心点”以东是郊区。“过去燕山街是一座山,有一个很大的坡。那个很大的坡,东起长岛路、西至韶山路。而那座山,即袁家岭。”说起袁家岭,说起“中心点”,如今家住燕山街的一些“老长沙”无不自豪地这样向人们介绍,“当时我们虽然处在郊区,但我们是长沙市民。”

(袁家岭中央文化区。乔育平摄)

从“中心点”确立到现在,90多年过去,长沙从一个“南门到北门,七里又三分”、市区建成面积仅6.7平方公里的狭长型小城,发展到2020年底市区建成面积达434.8平方公里的新一线城市,袁家岭周边越来越繁华,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心点。当然更重要的是袁家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文化福地,在袁家岭中央文化区的规划范围内,有着不少长沙的文化地标——

先说袁家岭新华书店。记得1987年我来长沙求学时,袁家岭新华书店就矗立在这里了,承载了几代长沙人的记忆。如今看起来并不显眼的这家书店,1986年建成时,不仅是长沙最大的综合书城,也是全国最大的新华书店。那个时候,即使是工作日,书店里都有许多认真看书的人。特别是炎热的夏天,到书店看书是中小学生最喜欢的事,坐在书店地板上,地砖的阵阵凉意,书本的精彩内容,让活泼躁动的孩子们都能静下心来。于是一些家长便将小孩“寄存”在书店里,自己去商店等地逛一圈,过几个小时再来接孩子。

如今再走进这家书店,发现4000多平方米的营业面积,三个楼层,从书品摆设、陈列分区到装修风格,似乎仍保持着传统书店的模样。据介绍,书店经营图书品种近10万种,但逛书店的人们明显“热情不足”,没了这些年那川流不息的人流。不过,无论城市发展、城市规模如何变迁,人们的阅读习惯、阅读方式如何改变,一直矗立在这里的新华书店,被称为长沙人的精神家园,更被誉为长沙城的“文化心脏”。

(湖南大剧院。乔育平摄)

由袁家岭新华书店沿韶山路往南,过解放路便是湖南大剧院。于1998年建成的湖南大剧院,是一座集电影放映、文艺演出、文化娱乐、中西餐饮、体育健身、会议庆典、商贸办公为一体的大型现代文化建筑。2019年提质改造后,拥有一个1260座的大剧院及三个300座的多功能小剧场,大剧院位于第三层,剧场前厅安放着由我国著名雕塑家朱惟精雕塑的中国现代戏剧奠基人、湖南籍著名艺术家田汉铜像。湖南大剧院先后被确定为省、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是目前全国唯一拥有“电影院线”“演出院线”的示范性剧院。

与湖南大剧院紧邻的湖南图书馆始建于1904年,是中国第一家以“图书馆”命名的省级公共图书馆。由时任湖南巡抚倡设,一批具有西方民主思想的青年人募捐集资兴办,以“输入文明,开通知识”为宗旨,馆址最初在定王台(现长沙市图书馆所在地)。1905年,湖南巡抚再拨库银,扩建馆舍,派人采办图书,10月定名为湖南图书馆。1984年12月现馆舍落成开放,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题写馆名。如今,湖南图书馆是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建共享工程、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和古籍保护工程的湖南省级分中心,家谱藏量位居全国第三,“湘图君”微信公众号保持同行业榜单排名第一。

(湖南湘绣博物馆)

由袁家岭新华书店往东,位于火车站附近的湖南湘绣博物馆是一座向世人展示湘绣历史与技艺的专业性博物馆。博物馆于1999年建成,建筑面积近4000平米,展馆2000多平米,由《湘绣的历史渊源》《湘绣的崛起》《当代湘绣撷英》三个主题展厅构成。数千件藏品,近万册藏书,生动地再现了湘绣工艺的演变和先辈艺人精湛的力作,形象地展示了湘绣发展的历程和刺绣艺术的风采。

作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湘绣已有2000多年历史。1958年长沙楚墓、1972年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楚绣、汉绣见证了湘绣的发展之源。湘绣先后参加过日本、巴拿马、美国等地举办的国际博览会,多次获得大奖,在国际市场上享有盛誉,不仅是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历来就是赠礼佳品。今年6月16日,我陪同郑建新市长会见泰国驻昆明总领事孟功先生及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来中国投资的外资企业——泰国正大集团中国区资深董事长周永顺先生,建新市长向客人赠送的礼品就是湘绣。

文化与艺术总是相伴而生,而艺术团队、艺术人才则是文艺的载体与展现。仅在小小的窑岭,就有省花鼓戏剧院、省京剧院、省湘剧院等文艺院团,便是湖南传统文化与经典艺术的杰出代表。

省花鼓戏剧院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单位,荣获“中国戏曲学会推荐优秀院团”称号,全国仅有三家文艺院团获此殊荣;《老表轶事》荣获文华大奖,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桃花汛》等荣获文华新剧目奖,《作田汉子也风流》等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说起花鼓戏,湖南人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打铜锣》《补锅》等经典剧目,著名艺术家李谷一就是凭借这些优秀剧目走出湖南、驰名中外的。记忆犹深的是,当年举办全国青年歌手大赛,李谷一老师担任评委,旗帜鲜明地表示要给湖南青年歌手打高分,充分表现出湖南籍艺术家那份难得的家乡情结,那份辣味、坦荡、豪爽与率真。

(京剧“辛追”演出。乔育平摄)

省京剧院被评为全国省级重点京剧院团,涌现了徐东来、赵都生、关韵华等卓有声誉的京剧名家,创作演出了《苏武》《地下火焰》《井冈山的黎明》《向警予》等30余出经典剧目,并多次在省内外各种艺术大赛中展演并获奖。到省京剧院考察调研时,陈争光院长、葛倩倩副院长热情陪同,我尤其对古色古香的小剧院情有独钟,感觉是一个举行经典演出、艺术培训等的绝佳场所。争光院长告诉我,省京剧团的青年演员张璇,刚刚因出演现代京剧《向警予》里的向警予,而成了今年中国戏剧梅花奖年轻的新科得主,并邀请我在恰当的时间观看《向警予》的演出,令我不胜期待。

省湘剧院曾被国务院誉为全国十大剧院之一,现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单位,是我省拍电影最多、获梅花奖演员最多、获文华奖等国家级奖项最多的院团,为全国39家湖南唯一的地方戏创作演出重点院团。对于省湘剧院,我曾有一段美好的记忆。2001年初,还是单身汉的我,认识了省湘剧院的一位姑娘,我们还相约在省湘剧院不远的通程大酒店见面并共进午餐。姑娘20多岁,亭亭玉立,风姿绰约,我自惭形秽,后来主动放弃了跟姑娘进一步联系。此次到访省湘剧院,心里甚至隐隐期待能够“偶遇”当年的她一面。不过,20多年过去,即使相逢相见也肯定不相识了。

(韭菜园路古玩文化街。乔育平摄)

艺术品是文化艺术的实物形态。说起艺术品的展示与交易,就不能不说韭菜园路古玩文化街了,这应该是长沙古玩艺术品最集中的地方之一。我辈俗人,不懂艺术,更不懂古玩,还手无几个余钱,古玩城之类地方是很少光顾的。但位于古玩文化街的湖南省文物商店、大麓珍宝古玩城,却是既熟悉又陌生了。

湖南文物商店倒是不止一次来过。如今,湖南文物商店的招牌还在,但已加挂了湖南古玩城的牌子,且分为A座、B座两个相对独立的古玩市场了。A座除一楼大堂外,还有三、四、五、六楼4层经营场地;B座则只有两层经营空间……

(湖南大麓古玩城。乔育平摄)

大麓珍宝古玩城则是第一次光顾。大麓古玩城共四层楼,规模比湖南古玩城要大些,据说是中南地区规模最大的古玩城之一。走进一楼大堂,中间有自动扶梯上下,将古玩城每一层分成为南区、北区两部分。我们从一楼开始,一层层“闲逛”。偌大的古玩城环境清幽,商品陈列整齐。门店经营者或在店面里品茶,或在整理古玩艺术品……不由感叹古玩收藏鉴赏非“大众的艺术”。这时,迎面走过来母子两人,母亲30岁出头的样子,小男孩十来岁,母亲认真仔细地向孩子介绍橱窗里的一个个艺术品,不禁又生发出一种欣慰之感,古玩艺术也是后继有人的。

不由想起立伟先生在《文化高铁下一站:袁家岭》中描述的情景:5月24号,古玩城刚刚举办了第25届湖南文物交流会,当时的盛况是,作为活动的分会场之一的地摊交流会,韭菜园路两旁,整整摆了1500个摊位,单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藏家同文玩商人,就有近万人,参观者则不计其数……心想,这样的活动应该有计划地多举办几次才好。据说大麓古玩城是温州人陈长春先生10年前投资的,不知这些年收益如何呢?当然,或许是我多操心了……

袁家岭的今天——正在崛起的文化坐标

袁家岭的文化遗存无疑是建设中央文化区的底蕴与底气所在,但我一直在思考,今天的袁家岭又有什么新的文化品牌,能够为中央文化区的建设注入新的动能,支撑起作为中央文化区的核心支柱呢?在对中央文化区走走看看一番后,终于有了一个初步的轮廓。

(袁家岭中原文化区。乔育平摄)

7月16日,我们参观考察的第一站是佳兆业广场。佳兆业广场位于友谊商店同敬天广场之间,地铁2号线袁家岭站的一个出入口就在广场前面。我们来到佳兆业广场西边大门,正朝大门的右侧立着两块展板,展板左上方是芙蓉区“芙蓉花”的标志,展板的主题是“艺术会客厅 文创新高地——建设袁家岭中央文化区”,在主题之下,醒目地写着“打造文化高原 产业高峰 项目高地”。我想,这或许就是袁家岭中央文化区建设的目标吧。走进佳兆业广场大门,走过左侧“袁家岭的过去”“袁家岭的现在”“袁家岭的未来”展示区,便是佳兆业广场楼宇服务新体验主题活动的标识牌——“2021向奋斗者致敬/趁年轻/更要拼”,标识牌的最下端依次列着主题活动的内容:专业PLUS/职场风格百变,运动PLUS/楼宇趣味运动赛,思想PLUS/阅读漫游计划,生活PLUS/美好人生SHOW出来。陪同参观考察的佳兆业广场总经理胡彬彬先生介绍,佳兆业广场是佳兆业集团全自持式物业,可说是全新的商业文化业态,是长沙网红经济带货直播基地、跨境电商总部、国潮主题商业综合体。正因为如此,入驻楼宇的企业员工多是年青人,作为楼宇的持有者和管理方,要打造一种楼宇文化,以增强入驻企业特别是年轻员工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这或许正是佳兆业集团的精明之处。

来到大厦15楼的跨境电商企业联合运营中心,墙壁上“世界跨境看中国 中国跨境看湘商”的横标非常醒目。胡彬彬先生介绍,据不完全统计,在全国出口跨境电商最活跃的广东,约15万家跨境电商中,湖南籍的跨境电商企业占据了半壁江山,湖南人还创办了第一个跨境电商民间联盟——海贸会,最大跨境电商社群——鹰熊汇,最多的跨境电商品牌孵化机构——321、海猫、易启、亿丰四大巨头,首个面向非洲的独立跨境电商平台——kilimall,首家跨境电商人工智能专家——数魔跨境……业界有“无湘不成军,跨境看湘军”的美誉。

在走廊的橱窗里,就摆放着跨境出海、走向世界的湖南特产:湘绣、湘茶、湘瓷、湘稻、湘莲等湖南地方特色的产品。胡彬彬说,我们就是要融汇融合湘商力量,共建共享跨境生态,让湖南特色产品走出湖南,走向世界。我真没想到,就在这么一栋5A甲级写字楼里居然“隐藏”着如此电商湘军。据了解,目前写字楼入驻面积有3.4万平米,预租面积还有3万平米,胡彬彬期盼有更多的电商企业入驻佳兆业广场。

要说长沙新晋的文化地标,湖南文化广场是当之无愧的新贵之一。湖南文化广场坐落在韶山路与解放路交汇处,绝对的黄金码头。这地方,早些年是湖南文化娱乐中心,在长沙歌厅文化时兴的上世纪90年代,这里是“大中华歌厅”所在地,东边还有著名的迪厅“滚石迪士高”,娱乐中心东边的街道因此取名为娱乐街。20多年前,30岁出头的我,不仅到大中华歌厅听歌看演出,还曾经与朋友到“滚石”蹦过迪。只不过在蹦迪时倍受“打击”——我与一位同学在蹦迪时,自认为动作还算潇洒,却不料被旁边几个不到20岁的少男少女“嫌弃”,一个小女孩对我们说:“叔叔,你们让一让好不?”只见他们摇头晃脑,手舞足蹈,动作幅度很大,我们在迪厅里摇摇晃晃的动作,似乎挡着了他们一样,深怕他们的“大动作”撞着我们,便叫我们“让开”些……

新建的湖南文化广场(二期)楼高206米,是湖南文化产业的总部基地,汇合电影艺术传播和创意交流中心、文化创意产业孵化中心、湖南原创剧目首演中心、文化场馆营运管理中心、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和转化中心、国际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演艺资源大数据平台及分发中心、湖南演艺院线联盟总部、艺术人才培训中心总部等。湖南文化广场聚合湖南大剧院、超5A原创写字楼、握云国际公馆、约5000平方米城市文化艺术广场,是湖南省演艺集团开发、建设、运营的“湖湘首座新文化产业复合体”。

湖南文化广场其中的握云国际公馆,首创“私人酒店式公寓”理念,精装入住11米挑高双艺术入户大堂,24小时酒店物业管理运营,全中央空凋、热水、科技新风集成系统,全屋创新收纳系统。特别是5.4米的层高,等于买一层得两层。陪同介绍情况的刘毅总经理特地带领我们参观握云国际公馆的样板间,走入其间,全景观落地窗,楼上楼下,私密奢华,双层、双卫、双厨,颇感豪华阔气,气度高格,健康尊崇。刘毅先生说,公馆开盘以来销售良好,目前所剩无几,建议我收藏一套,不禁令我怦然心动。

如果说佳兆业广场、湖南文化广场是新的商业文化业态,那么曙光798城市体验馆则是“旧瓶装新酒”了。

(曙光798)

曙光798城市体验馆位于人民东路与曙光路交汇处,由原曙光电子厂旧厂房改造翻新而成,总占地约60亩,建筑面积5.5万平方米。看着这成为LOFT式“商学文”一体化商业体验中心,不由想起在市政府办公厅主编市政府机关刊物《长沙经济》杂志时,曾经邀请时任曙光电子厂主要负责人担任杂志特邀顾问。如今20多年过去了,仍不免油然而生一分亲切感。798城市体验馆规划3.3万平米高端机械工业产品城市展厅,包括豪华游艇展馆、顶级豪车城市展馆、高端汽车综合展厅、顶级机车展厅,以及2.2万平米超高挑高LOFT式创意办公、配套金融中心、时尚高端餐饮、酒吧、影像工厂、现代艺术创展中心等综合业态。

曙光798城市体验馆由湖南广东商会、东富置业、银銮投资聘请专业商业策划团队和光(中国)精心打造,集合了湖南省内知名广东籍企业优势力量,汇集湖广两地优质市场资源,以北京798、上海新天地为原生态商业模板,以文化、商业交互式体验的全新营销模式,打造湖湘顶尖级文化艺术创作、文艺学术交流、文艺作品展示等与高端商业体运作结合的创新综合型文化产业基地,也是芙蓉区政府支持打造的文化产业创意园。

看着“曙光798”不仅有咖啡馆等时尚餐饮,还有中餐馆甚至户外烧烤等传统餐饮,不由又想起韭菜园路的湖南米粉一条街。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餐饮与文化似乎越来越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餐饮文化是一种最接地气、最有烟火气的文化。长沙的文和友、茶颜悦色等餐饮品牌之所以火爆全国,与其说是餐饮消费现象,不如说是一种文化消费现象。

因为曾经两次专门造访米粉街,就在今年5月,还为米粉街写过一篇《“嗦”遍湖南》,发表在《新湖南》上,这里就不占用更多的文字了。只是期望更多的人光临米粉一条街,体验湖南米粉的丰富多彩,享受长沙米粉的火爆消费。特别是应该参观一番“米粉博物馆”,感受中国米粉、湖南米粉文化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袁家岭的明天——中央文化区还缺什么

在思考袁家岭中央文化区未来的建设与发展时,不得不比较中国以及世界已建成的中央文化区——与相对完善的中央文化区相比,袁家岭中央文化区到底还缺少一些什么元素与因子呢?

中央文化区,英文Central Culture District,简称CCD,是指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位于城市中心地带,并具有城市一流生活素质、高尚人文内涵和完美生态环境的居住区域。中央文化区由若干功能区组成,可满足城市主流人群集中居住、购物消费、文化娱乐、子女教育等需求。

在西方发达国家,中央文化区已经存在和发展了若干年,如纽约的曼哈顿中央花园、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等。而在国内,中央文化区的出现是近些年的新生事物,如上海的“徐家汇—虹桥”、深圳的香蜜湖、武汉的“楚河汉街”等,已形成中央文化区的雏形,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央文化区。以武汉“楚河汉街”为例,位于武汉东湖与沙湖连通之间的楚河汉街,规划面积约20万平米,按照文化、旅游、商业、商务、居住五大功能规划设计,沿楚河、汉街布局建设“汉秀”剧场、电影文化主题公园、万达电影城、名人广场、大众戏台、5个星级酒店、商业步行街、万达广场、超高层甲级写字楼等,但与“一流生活素质、高尚人文内涵和完美生态环境”仍有不少差距。

比较国内外中央文化区的建设发展,在袁家岭规划区域打造中央文化区无疑具有得天独厚的基础和条件,但要成为在全国乃至全球具有知名度与影响力的中央文化区,袁家岭规划区域似乎也存在许多先天不足,可谓则任重而道远。

(湖南图书馆)

先看文化设施。这是规划区域内最引以自豪的,已经建成湖南图书馆、湖南大剧院、湖南湘绣博物馆、湖南文物商店,正在建设湖南文化广场(二期)、湘邮大厦等,计划在袁家岭新华书店原址启动扩建惟楚文化广场,将其打造成为长株潭教育培训服务总部、文字读物出版中心、图书馆常态化服务目的地等,但无一例外都是省属文化设施。我们常说,“不求所有,但求所在”,这些作为中央文化区重要的文化设施,不仅是芙蓉区,市直有关部门和单位,都要热情周到服务,以更好地发挥作用,更好地服务区域内居民群众。但是要让这些文化设施按照中央文化区的功能要求进行建设发展,或者进行提质改造,芙蓉区发挥主观能动作用的能力和空间不足。即使是大麓珍宝古玩城、佳兆业广场、曙光798城市体验馆,不说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文化设施,就算是,也非市区政府主导,作为市场主体,完全自主经营,当然作为芙蓉区可以对其经营发展加以引导指导。

再看艺术团队。规划区域内虽然有省花鼓戏剧院、省京剧院、省湘剧院等艺术院团,还有省文联等领导机构,同样的道理,芙蓉区可以对省属艺术院团的改革发展给予适当的支持帮助,但无法发挥主导作用。省花鼓戏剧院、省京剧院、省湘剧院三家院团紧邻在一起,调研中,三家单位都表现出整合发展的意愿,特别是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罗维主任表示,前些年,在芙蓉区的大力支持下,对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内的地面环境和市政配套设施进行了全面提质改造,中心至今受益。罗维希望能够由芙蓉区牵头,将三家院团整合重建,打造一个新的文化地标。如果其他两家不能整合,他强烈希望芙蓉区给予支持,将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一家拆除重建。这无疑是一个建设性的建议,但要整合重建,牵涉到资产处置、利益再分配等诸多问题,不是芙蓉区能够主导完成的。

还看教育资源。不能不说,作为中心城区或者说是中心城区的核心区,袁家岭中央文化区规划范围内的教育资源是丰富的。比如作为西南联合大学前身的长沙临时大学,就在老省政府院内的第三办公楼,是原长沙圣经学院旧址,说明袁家岭区域的教育底蕴。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时年8月,国民政府教育部授函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为长沙临时大学筹备委员会委员,筹划三所大学南迁长沙合并组成长沙临时大学。三校1600多名学生经过长途跋涉抵达长沙,其中有杨振宁、邓稼先、李政道等一批后来成为大科学家、大学者、大文学家的优秀学子。临时大学于11月1日正式开课,这一天,也就成了后来西南联大的校庆日。陈寅恪、朱自清、闻一多等一大批学者教授成为临时大学的教师,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大公报主编张季鸾、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陈诚以及共产党人陈独秀、徐特立等一大批社会名流来校演讲。同年11月上海陷落,12月南京陷落后,接着武汉告急、长沙告急,临时大学在长沙仅仅度过了一个学期,教育部便紧急通知西迁云南昆明。1938年2月,临时大学开始分三条路线搬迁昆明……

(育英小学)

如今的袁家岭区域,最著名最好的教育资源当属小学教育了。芙蓉区算得上长沙城区小学教育资源优势最好的区域,更好区域内就集中了大同小学、育英小学、育才小学等长沙知名学校。但美中不足的是,该区域内中学阶段教育资源明显缺乏,只有湘一芙蓉中学(原市第十二中学)、长沙铁路第一中学两所学校。目前这两所中学的办学实力,不说与长沙市“四大名校(长郡、雅礼、一中、师大附中)”相比,就是与麓山国际、南雅、明德、周南等学校相比,尚有不少差距。大学教育可以在一座城市甚至一个省范围内调剂平衡,但中小学教育必须立足区域内创造优质资源,因为需要“就近入学”。

后看生态环境。规划区域内只有一座晓园公园,再无其他室外休闲场所。位于五一东路火车站附近、于1984年兴建的晓园公园,占地不足60亩,是一个典型的袖珍公园。园中虽建有象征中日“友好和平”青铜群体塑像,还有“东苑”、“园中园”、“云水居”茶楼、“聚远楼”服务部,建有形状各异的“迎旭亭”“双秀亭”“半亭”等建筑小品,种有樱花、紫菜、桂花、玉兰、睡莲等名贵花木,不愧为一处幽静清新的休闲场所,但无法满足区域内居民群众休闲娱乐的需要。许多居民不知上哪散步健身,只好在街道两旁的人行道上“将就”,常见五一东路两旁人行道上“跑步”的身影……

将袁家岭中央文化区规划范围3.16平方公里置于芙蓉区41.8平方公里区域内,无疑是芙蓉区的核心区,已经是不小的范围了。毕竟这里聚集着省市主要文化设施、历史文化遗存、文化艺术团队、优质义务教育、特色名街名巷等。若单以一区之力在一个区内建设打造一个中央文化区,或许既有区域的限制,又有体制的障碍,还有力量的不足,那么,能否将目光放得更宽广更长远些——将袁家岭中央文化区纳入长沙市建设国际文化创意中心城市整体规划之中,整合市区资源优势、统筹区域规划、便于协调各方、形成整体合力。当然,就袁家岭中央文化区而言,可由芙蓉区先行先试,但为了形成省、市、区各方面的整体合力,可考虑成立中央文化区建设指导委员会,以更好地推动中央文化区建设。

期盼袁家岭中央文化区早日建成,名扬中外。

(蒋集政,长沙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责编:封豪]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