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电影周丨游戏式的叙事结构与严肃式的情感表达——《边境迷雾》简评

[来源:三湘都市报] 2021-09-12 17:46:20

游戏式的叙事结构与严肃式的情感表达

——《边境迷雾》简评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人类史上的浩劫,中俄两国虽然都是战胜国,但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数以万计的士兵战死沙场。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期间,人们不但应该庆祝胜利和珍视和平,更要关注那些为了全世界和平安定而前仆后继、蹈死不顾的革命先烈们。然而,时过境迁,当时的仁人志士的身体早已随风而逝,如今距离二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代人的时间,从未体会和参与过战争的后辈,将如何去理解先烈们的壮志豪情?活人的利益与死者的尊严发生冲突时,又要如何处理?《边境迷雾》以类型片的叙事方法加上游戏般的视听体验,做出了主旋律电影作品在类型化上的有效尝试。

一、叙事结构:梦境嵌套与游戏体验

《边境迷雾》虽然标榜和宣传为一部科幻片,但其中的科幻元素却是寥寥无几,虽然前面的大部分剧情都带有一些科幻或者称之为玄幻的桥段,但到了影片的结尾,真相揭开。实际上,不管是男主角米哈伊尔“穿越”到二战战场,还是他在都市当中遇到的奇异风暴,都不过是男主角在昏迷之时,生命垂危之际的黄粱一梦。整个影片从米哈伊尔进入防空洞到他苏醒过来,其间的这一大段情节都做了一个幻觉的嵌套,如同经典的影片《盗梦空间》一般,米哈伊尔进入的二战战场是最深层次的梦境,也就是第二层梦境,而他所以为的醒来,其实只是跳到了上一层梦境。主人公现实的身体状态则是在不断影响两层梦境中的自己,随着身体状况的下降,米哈伊尔在两个时空中都变得无比衰弱,而第一层梦境中的状态还会独立作用于第二层的梦境,甚至有所交替。来回跳转的时空都是梦境,这便为影片的叙事提供了合理性。影片对此也有一个重要的道具铺垫,那就是手表,米哈伊尔的手表从始至终都在十五分钟内缓慢移动,因为那是现实的时间,梦境中的时间进行了绵延和模糊处理,这也解释了米哈伊尔在都市当中好像可以在两地之间随意穿梭。但这种叙事方法也就使得影片的科幻性几乎消失,所有的非现实性的异像都是米哈伊尔的幻觉,这便不需要进行科学解释,也就谈不上科幻片,不过这种嵌套式的叙事方法确实增加了影片的趣味性与悬疑感。

米哈伊尔进入第二层梦境,也就是“穿越”到二战战场,在其中感受那种炮火连天、险象环生的场面,但别人不但看不到他,他在前期也完全不受战争武器的影响,子弹穿过他亦是安然无恙。这就建构了一个游戏式的旁观者视角,甚至可以说,米哈伊尔就是一位看电影的观众,只不过他穿过了大银幕,做到了身临其境。同时,米哈伊尔的行动线也是游戏式的,他拿着一个“道具”,要寻找领路人,将道具放到指定的地点,然后得分通关,这便是米哈伊尔进入战场时的打算。而此后的多重跳转也在帮助米哈伊尔去完成一个解谜游戏的任务,因此,本片在故事情节中有不少游戏化的处理方式。比如,在米哈伊尔去档案馆查找资料时,展现历史过往的风暴出现他面前,告诉他那本档案被拿去垫柜子了,这就像是游戏过程中的任务提示一般,观众随着主人公在一场波折的游戏当中了解到了沉甸甸的战争过往,趣味性与教育性并重。

二、人物塑造:原生家庭与心理成长

主人公米哈伊尔的心理成长是非常明显,最开始他对红军可歌可泣的过往不屑一顾,他是一个彻头彻尾、无利不起早的商人。他甚至在看到那些真真切切摆在他面前的亡者遗物时,不但不为所动,甚至还叫嚣着说:“他们死了,我们才能活下来,死人,就不应该给活人添麻烦!”而他进入战场时,面对着那些生离死别,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但随着剧情的推进,米哈伊尔逐渐了解到了自己与这些泛黄照片上的烈士之间的血肉联系,他开始转变心意,甚至到了影片的最后,米哈伊尔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冒死也要去给自己身处战场的祖父送一封信,告知他,他的儿子已经出生了,希望他能平安归来。米哈伊尔给祖父挡下了致命的枪弹,这看上去是“祖父悖论”,但此时的米哈伊尔其实身处幻境,他的挡枪行为完成的是自我与家庭的寻找以及和解,一次挡枪行为,不但救下了幻境中(或是历史现实中)的祖父,更让他唤醒了那个真挚善良、有血有肉的自己。

而家庭,也是影响米哈伊尔性格的重要因素,米哈伊尔之所以冷漠又拜金,他的父亲难辞其咎。在为数不多的父子戏当中,观众了解到米哈伊尔的父亲不但严厉刻薄、不易接触、脾气暴躁,而且是个利益至上,自私透顶的人。米哈伊尔的父亲教育他:“记住了,爱是弱点,还有依赖,爱你自己,儿子,别管别人!”这种家庭环境就使得米哈伊尔性格中的温柔被藏匿和压制起来,只能以冷漠示人。而追溯起来,米哈伊尔父亲的性格也是来自于他自小便失去父母,独自在孤儿院长大,让他的性格如此乖戾,原生家庭的影响,便这么延续下去,直到米哈伊尔了解到了祖辈的过往,才终于停止。

三、主题表达:着眼细微与免于说教

作为一部主旋律影片,《边境迷雾》要表达的是爱国精神,但却没有让米哈伊尔通过这一番体验而直接抵达到了与国家共荣辱的精神高地。影片的主题传达反而落到了细微之处,落到了一个家庭当中,一个因为战火而四散分离,难以重聚的小家庭。米哈伊尔的努力和转变,大都来自于对家族过往的求知欲,他最终的壮烈举动,也是要“救”自己的祖父,直到影片最后,米哈伊尔也只是对自己的祖辈产生了敬仰,而不是泛泛地对整个国家和整个部队都五体投地。主人公的转变与动机也更显合理,更易引发观众的共情。也因为落到了家庭这一实处,影片的教化感很低,很少有空洞的口号,米哈伊尔穿行在战场上,也是一点点地受到了影响与感化,因此,影片的叙事节奏与观影体验是比较好的。

作为一部主旋律类型片,《边境迷雾》在表达深沉宏大情感与展现类型化元素上做了较好的平衡与融合。近些年,中国的主旋律影片也不断地提高商业属性的比重,友邦俄罗斯的这部影片,也可以为我国的主旋律影片的发展提供一定的借鉴。(宋进进)

[责编:陈舒仪]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