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成才,是我一生最成功的事情——记中国步枪功勋教练常静春

[来源:新华网] 2021-08-30 11:50:05

新华社杭州8月29日电 题:弟子成才,是我一生最成功的事情

——记中国步枪功勋教练常静春

新华社记者 林德韧 沈楠 王梦 张逸飞

弟子杨皓然东京奥运会夺冠的那一刻,常静春是在看台上见证的。

“混团只能一个教练下去。当时我们考虑就是说皓然问题不是很大,从技术等方面,他自己能够调控好。相对来说比较担心的就是杨倩,所以让杨倩的教练下去指导。”常静春说。

在看台上的常静春,又紧张,又期待。对于杨皓然,他有着一定的信心。从各方面情况判断,他和杨倩在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项目上的“强强联手”有很大希望冲击这块金牌。比赛过程也印证了常静春的判断,面对实力不俗的美国组合,杨皓然和杨倩发挥稳定,最终有惊无险地把金牌收入囊中。

杨皓然夺冠的那一刻,年逾花甲的常静春也流下了眼泪。这段旅程,属实不容易。

杨皓然年少成名,里约奥运会前,他在参加过的所有大型赛事中几乎难寻对手。不过,“出道即巅峰”的杨皓然在里约奥运会上却遭遇到了一场惨败,未能进入决赛。2018年,常静春成为杨皓然的教练,经过磨合和调整,杨皓然在技术上迈上一个新台阶。在东京奥运会比赛前,杨皓然状态火热,在多次比赛中都打出了超世界纪录的成绩,师徒二人再次向梦寐以求的金牌发起冲击。

真正站到东京奥运会赛场的时候,久经沙场的常静春依然很紧张。

第一项,男子10米气步枪,杨皓然顺利通过资格赛,但在决赛前几发状态未调整到最佳,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第二项,10米气步枪混合团体,杨倩和杨皓然的组合更加保靠,但常静春最担心的是第二阶段20发的角逐。这个阶段,只有拿到前两名才有冲击冠军的希望,这也是杨皓然为数不多的短板之一。

杨皓然也知道这一点,比赛之前他跟常静春说,需要刺激一下,然后常静春就踢了他一脚。

“皓然就跟我说了一句,教练是不是得踢我一脚?当时是他说完以后,我眼睛就看着他,就盯着他,然后一脚就上去了。他当时就一激灵,话也没说,就上场了。”常静春说。

“一脚”之后,杨皓然有如神助,在第二阶段打出20枪211.7环的佳绩,平均每枪接近10.6环。决赛中,杨皓然依然发挥稳定,最终摘得了个人的第一枚奥运会金牌。

这块金牌把常静春的思绪拉回到了21年前,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他带着当时名不见经传的蔡亚林一举夺冠,拿到了中国男子步枪的奥运首金。

那一刻,他也落泪了。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常静春就开始做步枪教练了。在他刚刚当男子步枪教练的时候,这个项目还是欧美选手的天下。

“每次参加国际比赛,手枪等项目都拿好多冠军回来,男子步枪项目却连资格赛都进不去。不仅被国外选手瞧不起,也被队内其他项目运动员看不起。”常静春回忆道。

1997年12月6日,常静春任职国家队男子步枪项目主教练。面对落后局面,他暗下决心,“一定把队伍带出个样来”。

通过大量研讨,扎实训练,在国家队各方面的密切配合下,常静春带领队员们一步一步地提升着水平。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他们的努力终于结出了硕果。在那届奥运会上夺冠的蔡亚林,由此成为中国男子步枪的标志性人物。常静春说:“这个金牌对中国男子步枪来说确实振奋人心,是中国男子步枪翻身、从幕后逐步走向辉煌的非常关键的一次比赛。”

以悉尼奥运会为标志,中国男子步枪一跃成为射击项目的热门夺金点,“弱项”变成了“强项”。在那之后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常静春的弟子朱启南、李杰包揽了男子步枪项目金、银牌。从资格赛到决赛,两人一路领先,没有给对手一点机会。

也是以悉尼奥运会为起点,中国男子步枪的人才储备就没有再中断过,从蔡亚林到朱启南,再到杨皓然,中国队一直有队员处于世界顶尖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东京奥运会夺冠的杨皓然,正是蔡亚林在河北省队一手带起来的徒弟。常静春透露,杨皓然夺冠的那天,在国内盯着屏幕看比赛的蔡亚林也哭了。这是一场关于金牌的接力,徒弟拿了冠军,21年后,徒弟的徒弟也拿了冠军,谈到这里,常静春直言“幸福”。

关于徒弟们,让常静春记忆最深刻的,是2008年的一次“惊喜”。

那一年,是常静春执教步枪的第30年,他的徒弟们秘密地策划了一次庆祝活动。在接常静春一家三口人的车上,徒弟们告诉他只是简单吃个饭。谁知道就在他们走到门口时,门自动打开了,他带过的60多个队员整齐排成两排,最远处的队员捧着一大束鲜花微笑着看着他。瞬间,彩带、鲜花、欢呼声……围绕了三个人。

“结婚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当时那种感觉没法用语言形容,我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这就是幸福,这就是当教练员最大的幸福。一辈子想起来都发自内心高兴。”常静春说。

在训练方面,常静春向来严厉,但队员们心里明白,没有这样的严厉,就没有顶尖的成绩。

总结自己40余年的教练生涯,常静春也非常感慨:“这些有情有义的弟子们是我最大的财富,把他们培养成才就是我这一生最成功的事情。”

[责编:胡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