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伯父田汉(二)丨与易漱渝温馨而幸福的二人世界

[来源:团结报] 2021-08-23 10:32:11



田汉的第一任妻子易漱渝



易象因参加辛亥革命被杀



文丨田海雄

壮志凌云东渡日 浑身是胆学霸王

神户是当时日本离上海最近的港口,是日本著名的港口之一,也是世界各地的文化、食物、工业、农业、经济、交通、金融的交流中心之一。田汉只是在来日本的船上和舅舅易象学了一点日本口语,到神户后易象安排他在领事馆内一边做抄写员,一边学习日语。

在舅舅易象身边学习,他进步飞速,日语猛进,半年后便可以流利地与人对答,对领事馆的各项工作都能胜任。特别是他看到日本在大力发展海军建设,心想中国也应该有自己的海军和军舰,于是报名去学海军。他在这方面也很下功夫,对军舰的制造、炮火的配置、舰上的旗语和灯语都背得滚瓜烂熟,军舰上一些重要的结构和枪支弹药存放处都了如指掌,连什么地方用的什么螺丝都记在心上。后来他又发现潜水艇更先进,于是他又开始研究潜水艇构造了。之后在日本侵略中国时,田汉就曾写文章将他了解的日本军舰结构绘画出来发表在刊物上。

由于民国政府不重视海军建设,田汉感到心灰意冷,于是只好又转向去学习文学艺术。休息时他常一个人去剧场看日本的“文明戏”(现在称为话剧),那时的文明戏也是由欧洲流传到日本的,比日本著名的江户歌舞伎更加吸引人,而且内容描写也比较广泛,戏剧中还可以表演大量现代的东西,这对田汉影响很大,田汉回国后就是受了日本文明戏的影响写出了不少的独幕剧。田汉在长沙从没有看过电影,在日本他发现了电影院,刚开始他一星期看一场。后来这新潮的东西太吸引他了,他把生活费节省下来,每天下班后就跑电影院去看电影,只要别人说哪里上演新电影,他都会坐车去看,如神田、浅草一带的电影院他都去过。他深受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的影响,对唯美主义思想产生好感,后来田汉一些早期作品都带有唯美主义倾向。田汉原来视力很好,但因为他电影看得多了,又不注意保护眼睛,所以他的眼睛开始近视了。等他在领事馆上班看文件时发现眼睛看字模糊不清了,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眼睛近视了,但已经晚了。

在领事馆,舅舅易象介绍他认识了很多朋友,包括很多进步人士,他也渐渐的开始关注一些社会问题、国际问题。他参加了由革命志士组织的“神州学会”,还在《神州学丛》发表了一篇《俄国革命的经济原因》,对这一著名的革命运动作了幼稚的分析。不久又加入了由李大钊领导的“少年中国学会”,并负责筹备工作。这时的田汉已经由一个普通留学生渐渐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开始关心国家大事,关注中国的前途了。

1919年7月中旬,学校放假,舅舅易象要他借放暑假的机会回国去看看母亲和弟弟,田汉还趁此机会解决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舅舅易象有一个女儿,名叫易漱渝,田汉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易象非常喜欢田汉,将女儿托付给他。

来到日本后,田汉和漱渝在一间安静的日本式小木屋安了家。接着田汉又为漱渝找了一个离家最近的日语学校,让她去读书。这次田汉来日本早就作好了打算,要一展自己的写作和翻译才能,做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每天他护送漱渝上学去后,就赶回家开始写作,这宁静而温馨的环境是他创作的最好地方。

田汉不仅日语很好,英文也不错。他翻译了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在刊物上发表后,一下子就轰动日本文坛。接着又翻译的作品有《奥赛罗》《威尼斯商人》《罗密欧与朱丽叶》《仲夏夜之梦》等。之后他还翻译了日本作家菊池宽的《屋上的狂人》《海之勇者》《父归》等。没想到日本作家菊池宽写信给田汉,邀请他去家里做客,在这次家宴上菊池宽又给田汉介绍认识了不少的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秋田雨雀、佐藤春夫、武者小路、森三千代、中河与一等,他们非常敬佩田汉。接着田汉又发表了自己写的作品《咖啡店之夜》《不朽的爱》《蔷薇之路》《薜亚萝之鬼》(易漱渝演女角蒋梅君)。特别是在《读卖新闻》上他还发表了两篇论文,一篇是《一个日本劳动者》,他把他见到的日本人力车夫流落街头的悲惨命运加以描述,来指责政府不关心一个真正辛苦的劳动者。还有一篇是《漂泊的舞蹈家》,指欧洲来日本表演的舞蹈家,跳得再好也不能脱离社会,演出是需要观众的,没有观众就没有市场,不然就会成为一个漂泊者。这两篇文章又引起了日本社会的讨论和支持,田汉由此在日本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田汉除写作外,还参加了很多中国人主办的活动,除和张闻天、郑伯奇、周佛海是同学外,还参加了“创作社”,又认识了郁达夫、张资平、穆木天、成仿吾等。特别是宗伯华还向他介绍了郭沫若,说郭沫若是东方未来的诗人,在宗伯华的穿针引线下,他们三人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为见郭沫若,田汉还专程从东京去九州拜访郭沫若,此次晤面,他们发现两人确实有共同语言和爱好。宗伯华非常有心地将他们三个人的书信整理成书出版,书名叫《三叶集》。

田汉休息时就陪漱渝去东京看樱花,去京都看红叶,去爬富士山,去奈良泡温泉,两人过着温馨而幸福的二人世界。然而,好景不长,田汉突然收到表舅蒋寿世的来信,他告诉田汉,舅舅易象在长沙太平街木牌楼被军阀赵恒惕枪杀了。表舅蒋寿世叫他千万别告诉易漱渝,说漱渝最爱父亲,她会受不了失去父亲的打击。田汉看到此信如雷击顶,万箭穿心。要不要告诉漱渝?要不要还留在日本?这个时候正是田汉如日中天、风生水起的时候,到底怎么办?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还是启程回国。日本朋友和中国朋友都想挽留他,可是田汉回国的决心已定,是不可动摇的。在他回国那天,有近百人来到码头为他送行,田汉站在船舱上挥手示意,并且非常感动地用日语对送行的朋友们说:“日本我还会再来的!”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