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问题读懂最新人口普查数据:这些省份排前十

[来源:新京报] 2021-05-11 19:15:37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今天公布,我国人口总量达到141178万人,数据表明,我国人口10年来继续保持低速增长态势。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十年来我国人口总量持续增长,尽管增速放缓,但仍然保持了平稳增长,10年间实现了13亿人到14亿人的跨越。当前我国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18%,仍然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

以下十个问题,将带你准确解读最新人口普查数据。

1

我国最新统计人口总数是多少,人口增长形势有什么特点?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人口总量141178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的133972万人相比,增加7206万人,增长5.38%,年平均增长率为0.53%,比2000年到201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0.57%下降0.04个百分点。数据表明,我国人口10年来继续保持低速增长态势。

2

各省份人口数量排名是怎样的?



3

人口年龄构成呈现怎样的结构,老龄化程度如何?

年龄构成来看,我国0-14岁人口为25338万人,占17.95%;15-59岁人口为89438万人,占63.35%;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4万人,占13.50%)。与2010年相比,0-14岁、15-59岁、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分别上升1.35个百分点、下降6.79个百分点、上升5.44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我国少儿人口比重回升,生育政策调整取得了积极成效。同时,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未来一段时期将持续面临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压力。

4

“七人普”反映性别比如何?

“六人普”性别比是118.06(女性为100),高于正常范围。本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性别构成为,男性人口为72334万人,占51.24%;女性人口为68844万人,占48.76%。总人口性别比为105.07(女性为100),与2010年基本持平,略有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1.3,较2010年下降6.8,我国人口性别结构持续改善。

5

人口年龄构成反映我国当前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

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认为,从现在的情况看,出生率和死亡率都在下降,人均寿命在提升,这是我们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成就的一个重要标志。

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老龄化。假设按照目前这个趋势不变的话,那么到2050年,我们的老年人口数量可能会达到总人口的30%。

在老龄化的同时,我们还面临着少子化。老龄化与少子化,累积下来带来的结果就是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在减少。从2012年到2019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了2600万,平均每年减少300多万。

6

从现有的人口年龄结构看,全面二孩政策效果如何?

宁吉喆表示,少儿人口比重上升反映了调整我国生育政策的成效。

他认为,人口调查数据反映了我国经济社会和人口发展的历史进程,符合人口自身发展趋势,符合人口与经济社会相互作用的客观规律。数据也反映出我国正面临着结构性矛盾,比如劳动年龄人口、育龄妇女数量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等。

总体看,我国人口基数大、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人口与资源环境仍将处于紧平衡状态,需要采取措施促进人口均衡发展。

也有专家分析,“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并没有像很多观点预期的那样,带来出生率的大幅回升。

携程集团创始人、人口经济学家梁建章认为,现阶段的育龄妇女是“90后”,由于受到独生子女政策影响,“90后”整体偏少,导致育龄妇女数减少。同时,养育孩子的高成本“吓退”部分人,年轻人整体生育意愿偏低。

7

城乡间、区域间人口分布呈现何种特点?

在地区分布方面,数据显示,东部地区人口占39.93%,中部地区占25.83%,西部地区占27.12%,东北地区占6.98%。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下降0.79个百分点,西部地区上升0.22个百分点,东北地区下降1.20个百分点。人口向经济发达区域、城市群进一步集聚。

城乡方面,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90199万人,占63.89%;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50979万人,占36.11%。与2010年相比,城镇人口增加23642万人,乡村人口减少16436万人,城镇人口比重上升14.21个百分点。随着我国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的深入发展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政策落实落地,10年来我国新型城镇化进程稳步推进,城镇化建设取得了历史性成就。

著名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铭认为,当前中国的人口流动呈现了几个趋势,从农村和城市来看,农村地区持续向城市地区产生人口流动,中国的城市化率不断提高。在小城市和大城市之间,越大规模的城市人口流入的数量越多,中小城市特别是小城市人口呈现出流出情况。这其中也存在一些个别情况,比如极个别的超大城市,由于实施了非常严格的人口流入控制政策,有的地方人口不增长,有的地方人口负增长。

从大的地区角度来讲,人口流动整体呈现出北方向南方流动,中西部总体向沿海地区流动。比如,长江中下游地区和珠三角地区经济比较活跃,市场环境较好,能够更好地创造就业、产生GDP,为大量流入人口提供工作岗位。

从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内部看,人口流动方向主要是在向一些大城市周围的都市圈集中,主要是由于这些地方比较强大的规模经济效应。

8

城乡和区域人口分布新特点,将如何影响户籍改革?

陆铭表示,中央层面对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已经非常清楚,就是逐渐实现在国家内部的人口自由流动,在城乡之间和地区之间的人口自由流动,最终让户籍制度变成常住地登记制度,这也是现在世界各国普遍采用的一种制度。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采取渐进式做法,先在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小城市全面放开,然后过渡到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下的城市逐渐放开,再之后,重点突破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和超大城市。

对于一些特大和超大城市,要做的无非是加快人口的市民化进程,特别是在本地已经居住达到五年甚至十年以上的、长期稳定就业和居住的人口,要加快市民化的进程。同时,在公共服务的供给方面加大投入,特别是教育、医疗、住房方面的供给,让人们在城市安居乐业。

9

人口变化反映到经济上会带来哪些问题?

姚景源认为,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减少反映到经济上就是劳动力成本在上涨,直接推动企业生产成本上涨,这会给企业带来很大压力,特别是中小微企业。

对一些产能过剩的领域来说,一方面销售价格上不去,另一方面成本价格在上涨,企业经营十分困难。我们现在有相当数量的小微企业不赚钱,甚至亏损,这和劳动力成本急剧上涨有直接关系。

一些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出现了向东南亚新兴国家转移的趋势,这些国家的比较优势就是劳动力成本低。

当然,我们也不必悲观。新兴国家劳动力成本虽然低,但是它的产业链供应链是不健全的。我们现在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六稳”“六保”当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保供应链产业链。同时,中国经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现在最大的比较优势就是我们有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和强大的内需潜力,这是不可比拟的。

10

我国人口红利还有多少,如何解决发展的动力问题?

宁吉喆称,我国人口红利继续存在,面对劳动年龄人口增速放缓的实际,经济结构需要调整适应。未来人才红利新的优势将逐步显现。

姚景源认为,现在我们对人口红利的概念要有一个全新的理解。我国的人口数量红利是在消失,但是人口质量红利在上升。

今年我国高校毕业生达到909万,创下新高,在读博士生达到25万。在人口增长率下降的情况下,受教育群体在增长,这就是人口质量红利。

从发展阶段来看,在经济高增长的阶段我们利用人口数量红利实现了发展,现在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利用人口质量红利,这与我们的新发展阶段是吻合的,与新一轮产业革命的需求是匹配的。

[责编:李莉芹]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