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西迁昆明前,曾在长沙这个地方办学,如今芳踪依旧可寻……

[来源:新湖南] 2021-04-13 17:26:35

今年是清华大学一百一十周年校庆。4月初,笔者在岳麓山胡子靖墓西南侧20余米处,发现1937年清华大学迁长短暂岁月里的置业界碑,界碑高约30厘米,正面镌刻清晰的“清华”二字,背面为界桩序号“一三一”。此界碑以实物形式诉说着清华大学与岳麓山的历史关系,记载着抗战时期西南联大前身国立长沙临时大学选址长沙的历史风云。


(图片说明:新发现的岳麓山清华界碑及原清华大学校园位置示意图。)

决策:局势危急,清华大学预备转移至长沙

1935 年,北京的局势日益危急。为了防止突发的不利情况,清华大学秘密预备将学校转移至湖南长沙。当年学校拨巨款在长沙岳麓山山下的左家垅(今址为中南大学)动工修建一整套的校舍,预计在1938 年初即可全部完工交付使用。

1935 年冬,清华大学从清华园火车站,连夜秘密南运几列车图书、仪器等教学研究必需品到湖北汉口暂时保存,随时可以运往新校址。由于之前清华大学所建立的校舍未完工,学校的校址最终确定租用位于长沙韭菜园的湖南圣经学院,理工学院在岳麓山下湖南大学的岳麓书院,文学院在湖南衡山。胡适为文学院院长,但并未到任。

1936年清华大学购得长沙河西左家垅原湖南省立高级农业学校地皮。继而又购得左家垅其它地皮及私家山林。据已故原清华中学旷璧城校长回忆,此时清华校产“西北与云麓宫宫址接壤,南界左家垅街镇,东与省立第一师范隔江相望,西面越出小望城坡,周围长约5公里,其间有山林、平地、水田、池塘,还有星罗棋布的橘园28个”,当年岳麓山有半边山都归清华所属。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中国面临日本侵略的局势已经十分严重。南京国民政府在庐山召开了一系列会议讨论战局问题。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三校校长,在庐山会议后并未立即返回京津,而暂时留在南京和上海。

同年8月28日,国民政府教育部分别授函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和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指定三人分任长沙临时大学筹备委员会委员,三校在长沙合并组成长沙临时大学。任命胡适为文学院院长,顾毓琇为工学院院长。


(图片说明:抗战名将、清华大学校友齐学启葬于当年岳麓山清华校园内。)

转移:长沙临时大学成立 清华占据了半座岳麓山

1937年8月30日,梅贻琦等人赶到长沙,筹组临时大学。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分别通知各地师生南下长沙。9月10日,教育部发出第16696号令,正式宣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三校设立长沙临时大学,并公布了筹委会名单。

1937年10月2日、4日,长沙临时大学常委会连续举行两次会议,决定了本校院系设置和各院系的负责人选。根据联合办学的实际,全校设文、理、工、法商4个学院计17个学系,学系负责人被称为教授会主席。其中,理学院实际是理工合一的,包括物理、化学、生物、算学、地质地理气象、土木、机械、电机、化工等9个系。

各学系的负责人是在10月4日会议商定的,各系负责人不称系主任而称为教授会主席,以示系务可由三校教授合作协商。此次会议商讨的结果,南开大学的杨石先被任命为化学系教授会主席,这样,曾昭抡就没有机会了。常委会议由蒋梦麟、梅贻琦、张伯苓组成,杨振声列席记录。各系教授会主席人选的确定为临时大学最重要的行政决定,也是常委会三位领导人反复协商平衡的结果。在17个学系的负责人中,北大6个,清华8个,南开3个。这就表明,各校学系负责人的多少,实际上是根据办学需要和各校实力综合考虑的,清华的师生数和经费最多,自然学系负责人就最多;北大次之,学系负责人则居第二;余下自然是私立大学南开了。还有,各系负责人的确定还与该系的专长和影响有关,南开担任教授会主席的化工、商学两系,实力在三校中自然是最强的,南开人任两系负责人理所当然。南开化学系虽不能和北大、清华相比,但是为何不选择北大化学系主任曾昭抡呢?这就是综合平衡的结果了。在理科五系负责人中,北大的饶毓泰、江泽涵、孙云铸已分别决定为物理、算学、地质地理气象三系的教授会主席, 生物系是清华的李继侗,如果化学系再由北大担任,显然就不合理了,这样就决定了南开的杨石先。

长沙临时大学的校务由蒋梦麟、梅贻琦、张伯苓组成常务委员会共同主持,蒋梦麟、梅贻琦、张伯苓分别兼任建设长、教务长、总务长,又设立了课程委员会、图书馆设备设计委员会、理工设备设计委员会、国防工作介绍委员会、交通委员会、防空委员会、借贷委员会等,分别处理各项事务。由于经费短缺,经校务委员会议决,教职员的薪水一律打七折支给。

1937年10月25日,长沙临时大学正式开学。11月1日学生开始正式上课,这一天被定为西南联合大学校庆日。朱自清、闻一多、陈寅恪、冯友兰、金岳霖、潘光旦、吴有训、顾毓琇等一批教授来到长沙。

国立长沙临时大学邀请了一批社会名流来校任教。当天为了满足学生的要求,校方邀请了一批社会名流来校讲演。这些人物包括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大公报总编张季鸾、国民党高级将领白崇禧和陈诚、前中共总书记陈独秀、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等,他们的演讲深受学生欢迎。

学校在长沙正常办学仅一学期。据11月份的统计,全校共有学生1452人,其中清华学生631人;教师148人,其中清华教师73人。1937年12月31日,周恩来在国立武汉大学发表《现阶段青年运动的性质和任务》的演讲, 号召青年从军或以其他方式抗日。长沙临大掀起第一次从军高潮,约295人参加各种形式抗战运动。

位于长沙韭菜园的原圣经学院校址,在长沙临时大学租借后,虽然校园环境比较清净,教室内桌椅设备也比较完备,但无法容纳众多师生。

西南联大首届毕业生、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粉末冶金学科的奠基人黄培云与当时同在长沙临时大学就读的二哥黄培熙一起,在附近租了一所新盖的民房,据他在《黄培云口述自传》一书中描述,“没有床,在地板上铺上草,直接睡在上面,吃饭也在那。”

用作男生宿舍的陆军第49标营房简陋不堪,房顶因年久失修,每逢阴雨天气,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曾长秋称, 住宿男生戏称自己为“标客”,营房的“标客”们经常于睡前在被窝上盖油布,头部则撑伞挡雨,条件十分艰苦。

然而日军的飞机,并不再只是盘旋于空中虎视眈眈,炸弹炮火肆无忌惮地投向了长沙。

黄培云曾多次回忆起自己的西南联大岁月,感叹不已。在他的眼中,西南联大最值得怀念的就是自由宽容的学风,以及让老师和学生紧紧凝聚起来的浓烈的爱国情怀。


(图片说明:当年国立长沙临时大学<清华、北大、南开合校>首租借的校舍。)

原国立清华大学南迁时建设的教学楼,主要包括1937年建的民主楼和和平楼,迄今为止一直由1952年始建的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在使用。

1938年3月,新38师的前身——税警总团(当时名为财政部缉私总队)在长沙重建,孙立人任总队长,赵君迈任副总队长,齐学启任参谋长。由于孙立人与齐学启是清华校友,因此税警总团借用清华大学在长沙的临时校舍,一直到1938 年秋才离开长沙。


(图片说明:清华四大名导之一、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拍摄的长沙遇日冦空袭后照片。)

再转移:抗日局势恶化,长沙临大继续西迁成西南联大

1937 年底,抗日局势继续恶化。11月12日上海陷落,12月13日南京陷落,武汉告急。长沙的局势也十分危急。教育部通知长沙临大准备西迁云南昆明。

经过第一学期学习后,1938年2月中旬,长沙临时大学开始搬迁到云南昆明。2月19日,师生在长沙韭菜园的圣经学院(为临大所租借的教学楼)召开誓师大会,开始了搬迁过程。

1938 年4月2日,教育部发电命令在昆明的国立长沙临时大学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从长沙临时大学于1937年8 月建立,到西南联大1946 年7月31日停止办学,西南联大共存在了8年零11个月。西南联大保存了抗战时期的重要科研力量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学生,为中国以至世界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据赵新娜(赵元任女公子,黄培云夫人)回忆,那时候的她虽还是个中学生,但对于这段历史印象深刻。“长沙临时大学西迁昆明时分三路迁移:一路是经广州到香港,乘船到海防,经过滇越铁路到昆明;一路是从长沙经桂林、柳州、南宁到镇南关,到越南河内,经滇越铁路赴昆明;还有一路就是后来被称为‘湘滇黔旅行团’的步行团。”

胡适曾在西南联大九周年校庆纪念会上说,“临大决迁昆明,当时有最悲壮的一件事引得我很感动和注意。师生徒步,历68天之久,经整整3000余里之旅程。后来我把这些照片放大,散布全美。这段光荣的历史,不但是联大值得纪念,在世界教育史上也值得纪念。”

国立长沙临时大学迁至昆明后,更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南迁或是西行,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在湖南的足迹,已深深镌刻在西南联大短短8年的校史上,见证了在极端艰难的抗战岁月里,一代人刚毅坚卓的品格和不屈不挠的精神。

(清华校友 李蔓球 整理)

[责编:李莉芹]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