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逃难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21-04-10 11:08:54

刘浪

朱光潜是著名美学家。他与沈从文却因文学结缘。沈从文主编《大公报·文艺副刊》时,经常向朱光潜约稿。后来朱光潜主编商务印书馆的《文学杂志》,沈从文是8位编委之一,主要负责审阅小说稿件。朱光潜在家中举办读诗沙龙,也常邀请沈从文参加。

1937年8月12日清晨,沈从文与朱光潜、杨振声等人乔装改扮,登上开往天津的列车,开始了他们的逃难岁月。原本两三个小时的车程,走了18个小时,到天津站已是半夜。马路两旁站着荷枪实弹的日本兵,刺刀枪平举,一触即发。沈从文一行人的命,就悬在枪口刀锋之下。面对搜查,沈从文主动将一个小皮包递过去,里面是他预备下以后漂泊的旅费。

一行人侥幸过关,走到通向法租界的万国桥,可他们没有通行证,也没有亲友接进法租界,后面又是阴森恐怖的日本兵。进退两难,只得在桥头露宿。

他们又冷又饿又渴,还有远处轰鸣的枪炮声和日本兵不定时的盘查。沈从文随身带了两个橙子,几人分吃,根本不济事。经过一夜的煎熬,以为天亮就能联系朋友想办法。然而很快得知,电话线断了,打不通。大家彻底失望,面面相觑。好在“天不绝无路之人”(朱光潜语),住在六国饭店的钱端升得到消息,拿了通行证来接。这才暂时化险为夷。

经此一难,沈从文与朱光潜的友谊更加笃定深厚。20世纪80年代,朱光潜曾多次撰文为沈从文仗义执言。他们晚年时常挂念对方的病情,互相鼓励一起多活几年。1986年3月,朱光潜逝世,有两大心愿未了:一是未见到所翻译的《新科学》出版,二是未能践约那年春天去看望老友沈从文和叶圣陶。

[责编:姚茜琼]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