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爱这个世界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4-02 15:01:33

丁会云

从临湘回定湖的路上,我一路抽抽噎噎地哭泣,偶尔整理好情绪,哽咽着给亲友打个电话:“我公公去世了,世界上最疼爱我们的人,从此少了一个……”

“你公公去世,你做儿媳妇的,至于这么伤心吗?”司机一脸诧异,时不时地侧过脸看我,目光中全是疑虑。我想告诉司机我为什么这么伤心,但一幕幕的往事,不知该从哪一件说起。

公公很勤劳。别人形容他是:“日里做得不吃,夜里做得不睡。”有一年“五一”放假,我们一家四口回到定湖。正是“乡村五月无闲人,手把秧苗插满田”的季节,公公种的五六亩油菜正到了收割期。我要丈夫明天去帮忙收油菜,我在家里洗衣做饭。结果第二天清晨我们一睁开眼,公公已经挑着满满一担油菜回来了。公公说,油菜成熟了,必须凌晨去收割,太阳出来后油菜荚就会炸裂。所以他连续十多天凌晨四点多就起床去收割油菜。我们埋怨公公,怎么不叫醒我们去帮忙。公公反而要我们多休息,说我们上班也辛苦。

种西瓜是很累很累的活,用公公的话说,想吃一个西瓜,要打20个躬。意思是一个西瓜长出来,要经过育苗、授粉等20多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要在田里弯腰劳作。那时,我刚生下双胞胎儿子。公公总是说我们负担重,今后儿子的教育、结婚要很多钱,他赚一个算一个。那些年,公公每年都种十来亩地的西瓜。西瓜成熟后,他卖掉一部分,留一部分送给亲朋好友们吃。我们有位亲戚在外地工作,西瓜成熟的时节,公公经常不无遗憾地自言自语:“西瓜不好寄得。”他巴不得将他种的西瓜送遍所有的亲人。

善良的公公,爱着每一个人。我刚生儿子那一年,家里人来客往,一袋米几天就吃完了,公公经常给我们送米。有一天早晨他打电话说给我们送米,然后到了半上午,他拿着一条鱼进门。我们问米怎么变成了鱼呀?公公说,坐班车时,碰到了一个亲戚,说起农村的米好,他就当人情送掉了,只有湖里打的这条鱼还在。公公说,明天再送米来。结果第二天公公没来,我们生怕发生了什么意外,赶紧打电话去问。公公支支唔唔地说:“今天送米,刚刚下车就碰到了一个熟人,他说农村的米好,硬要买,我怎么好意思要他的钱,只好送给他了。我现在正在村部打米店里打米,明天再给你们送去。”

公公也有缺点,就是旱烟抽得厉害。我儿子刚刚满月时,公公想抱一下。我说:“爸爸,你抱他们千万不要抽烟呀,一是怕烟灰烫着,二是怕烟味呛着。”公公马上把正叼在嘴里的烟吐在泥巴地上,用脚踩灭。从此之后的十多年里,公公从没抽过一支烟。别人说抽旱烟的人烟瘾最厉害,亏我公公抽了几十年,说戒就戒掉了。公公憨憨地笑着说,为了不呛着孙子,莫说戒烟,就是要从身上割一坨肉,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今年回家挂清明,邻居找我们换块山地做猪舍。听他说换给我们的山在水库旁边,很远,且四界不明,我要丈夫拒绝了。邻居非常气愤地说:“要是你爸爸在,早就换给我们了。”确实,本来我家房子后面有一大片山林,因为挨公路近,方便做房子,就东家换一块做地基,西家换一坨做菜园。所以我家现在的山林是这里一小块那里一小块。我有时劝公公,山林在一处,好管理些,或者搞点种植业也方便,这一小块一小块的如何打理哟?公公当时答应着,一转眼,别人两句好话一说,他又换掉了。听邻居提起永远为每一个人着想的公公,本来拒绝换山林的丈夫,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一晃,公公走了快四年了,每次想起,就会为这个心里爱着别人唯独不爱自己的老头子流泪。前一阵子,在网上刷到一个视频:一位老人去世后,子孙们在家里的房梁上、老式的木柜里、床板底下的瓦罐里等角落,找到了老人一辈子省吃俭用的十几万元钱……本来前面的视频一直看得哈哈笑着,一看到这个视频,我忍不住伤心流泪,同事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我公公也是走得很突然,他省吃俭用留下的钱,我们也是这样找到的。”同事很愕然地开玩笑:“你公公留钱给你们不开心吗?难不成留债给你们好些?”

我的公公啊,一辈子为我们着想,他经常说,老了就选个好点的方法走,不要去医院,免得花冤枉钱,也免得浑身造疼。

一语成谶!2017年7月28日,公公没留下一句遗言,毫无征兆地永远离开了我们。

惊蛰谷雨,河解冻,柳发芽,麦抽穗,花似锦。

山河草木,一岁一荣。但公公,那个世界上最疼爱我们的人,永远不在了。

那个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曾经以他的方式,竭尽全力地爱着我们。

那个卑微又渺小的农民,用温暖又质朴的言行,时时告诫我们:请爱这个世界!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