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整理师:时薪为何是家政的三倍?

[来源:南方周末] 2021-03-31 16:07:42

【原标题】揭秘整理师:征服“物”的汪洋

2021年3月4日,海燕和5位同行一起在业主家做整理。业主家在侨鑫汇悦台,这是广州市中心一处豪华小区,面朝珠江,户型大都在200平米以上,3月份的二手房挂牌价超过了20万元/平米。

海燕负责收拾衣帽间。衣帽间有一排长长的柜子,海燕把女主人的包挨个拿出来,分类、再放回去。她陈列了四十多个名牌包。听女主人说,还有两个代购的爱马仕,正在路上。

“爱马仕的包,如果是限量版,过百万的也有。”海燕有一点自豪,“几百万的包,我们也摸过。”

她随身背着的黑色双肩包里,物品被归类在四个小包中,分别放钱卡、小物件、充电器和水杯。甚至连她手机里的通讯录也排列整齐,人名前都标注了“客户、邻居、朋友”等标签,分类站队。“学会整理,找东西一定比别人快”。

海燕是浙江人,2003年来到广州,从一家知名连锁洗衣店的店员做起,做到分公司负责华南区直营体系的管理者。为了完成开店指标,她要在广州、深圳、珠海间频繁出差,丈夫对此很不满。她辞了职,但没能挽回婚姻。

2020年,海燕40岁,想找点自己喜欢的事,重新开始。她报名参加了艺恩整理的课程,成了一名全职整理师。艺恩整理是中国整理行业的一家头部企业。

去八十多户人家做过整理后,海燕发现,需要请她去家里整理的人,一定是爱家、对生活品质有要求的。但家里的人、物和空间,又一定是矛盾的。

1

七千整理师

整理服务品牌“整理家”的创始人邓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整理行业源于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职业整理师协会NAPO成立。

很快,整理行业在日本获得快速发展。2015年,日本整理师近藤麻理惠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一并被《时代》周刊评为“世界最有影响力100人”之一。她写的《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一书售出百万册,推动了整理文化的盛行。

随后几年,整理行业在中国起步。2020年12月,中国整理行业大会在北京举办,发布《2020中国整理行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

《白皮书》显示,整理业务主要集中在南方一、二线城市。全国整理服务总量排名前5位的城市分别是深圳、上海、北京、广州、东莞。

邓美介绍,目前市面上的整理企业以提供培训课程、整理服务为主要盈利方式,按主营业务不同,可以划分为偏培训类、偏服务类以及两者兼顾类。

以艺恩整理为例,业务分为培训和整理服务,前者才是重点。培训课程分初级、中级、高级,收费从数千元至数万元逐级增加。

《白皮书》显示,目前国内接受过职业整理师培训的人超7000个,2019-2020年新增职业整理师2200余人,主要来自企业培训。学员付费学习课程,拿到资格证书就可以接单。不过,中国目前没有整理师职业的统一认定标准,资格证书主要由企业和行业协会颁发。

从业人员中,近六成职业整理师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女性占比超95%,26-40岁的女性近八成。自由职业、全职太太、个体创业者是从业主力。邓美说,不少“宝妈”奔着时间自由、便于兼顾家庭而来。

为什么整理行业能悄然兴起?

《白皮书》解释,“近年来,国民收入不断提高,家中囤积的物品越来越多,居住空间难以承担飞速增加的物品量,加剧了空间、物品和人的矛盾。”

而邓美认为,选择整理师是迫不得已。“二胎放开,房价高涨,很多家庭没有足够条件去换房子或改造,能做的只有收纳整理。”

邓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因为近年行业火热,鱼龙混杂,收费和服务参差不齐。“有些人没有学过就去办培训班、去接单,会带坏客户对整理的印象”。

2

收费远高于家政

整理服务的收费远高于家政。海燕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北京和上海,一名整理师的时薪在200元左右,广州是150元。而广州的家政钟点工时薪约50元。

她算了一笔账,给一户100平米的居室做全屋整理,大概需要2-3天,4位整理师齐上阵,每天工作8-10个小时,费用在1万-2万元。

请得起整理师的家庭,经济条件普遍优越。留存道整理学院佛山分院副院长炜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客户以80后居多,大部分是家庭主妇,家庭经济收入尚可。

“经商的多,也有做保险、金融业的,还有律师、网红、明星、博主。”她说,普通消费者正在逐渐增多。

留存道是整理行业的一家头部企业。2018年,炜乐离开工作了八年的学校,加入留存道。她是85后,留着棕色的及肩长发,见面时穿着羊绒大衣和黑色高跟鞋,看起来更像职场白领。

与炜乐类似,海燕的客户里,七成是“有钱人”,企业家最多,也有开发商、律师和网红。

一位业主是“90后”女明星,不拍戏时在家带娃。海燕不肯说出她的名字。“素颜跟普通人一样,不会耍大牌,也有很多家务事要操心。”另一位男业主是美妆博主,白天不用直播,跑来跟海燕一起筛选物品。“跟李佳琦一样的角色……女明星都没有他精致”。

也有普通家庭请她去服务,比如公务员、上班族,有些业主是租房住,希望改善生活品质。

一位怀孕的女客户面临生产,婆婆要来同住,但家里太乱,她请海燕去收拾,除了想给婆婆留下好印象,也为了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有些客户花一两千元请整理师做局部整理,在旁围观,学收纳技巧。

海燕的绝大部分客户是女性,只遇过3个男客户。她发现,虽然男性承担家务较少,但对家庭的整洁度要求往往比女性高。“他不会收拾,但是他又要挑家里人的毛病,一回家看到一种无序的状态,他宁愿在外边待着。”

在海燕迄今做过的80单业务里,广州番禺区是最大客源,其次是黄埔区、白云区和荔湾区。而广州房价最高的越秀、天河区,并不在前列。

去的家庭多了,海燕总结出一些规律。

“厨房不一样。”海鲜、名贵药材、锅碗瓢盆也特别多。“一些家庭用的都是进口器皿,厨房的橱柜都是定制的,包括衣橱。”

橱柜里的衣物、鞋子和包包也多是国际大牌,比如LV、香奈儿和爱马仕。海燕见过拥有包包最多的女主人,有接近100个包。“都是顶级品牌,很多是限量版的”。

但她也惊讶地发现,这些人也爱穿优衣库的家居服。

2021年3月7日,整理师海燕在广州天河区一户业主家进行厨房整理。此为整理前后对比图。(南方周末记者 敬奕步/图)

3

被“物”淹没的房间

上门多了,海燕发现绝大部分家庭有囤货习惯。

男业主通常喜欢藏酒。茅台是最多的,也有她不认识的洋酒。一户业主是酒厂老板,家里摆满了世界各地的酒,只留出一条过道来走路。她比划着,“一箱一箱的酒,没锁,就放在那里。”

还有人在家囤木雕。“檀木、梨花木……什么木头都有。雕什么的都有,花、寿桃、弥勒佛,都是摆件,用来收藏、增值”。

更多人喜欢囤生活用品。海燕发现,即使是富人家庭,也喜欢囤纸巾。“每次看到超市打折就买,囤一堆,有客户整理完才发现,纸巾起码可以用三年,有些甚至是一块、两块钱抢购来的”。

海燕问业主为什么,业主回答,“有钱人的钱也是努力挣出来的,不能乱花。”有的业主会主动分享网购经验,教整理师怎样跟客服砍价,还推荐自己淘宝买的便宜牙线。

见得多了,海燕觉得,东西多,“归根结底还是在于欲望。物品填充满了,才有安全感。”

一位客户几乎隔天就要买衣服,不消费就难受,一定要买到为止。海燕忍不住问,买这么多又不穿,买它干吗?“她说,女人总要有点爱好,我又不上班,带个娃,你说我这些钱花哪去?不就是买衣服,买个包包,做个美容?”

“很多女性其实缺情感陪伴、缺安全感,家里很有钱,想通过买东西来满足安全感。”很多次,海燕看见没拆过商标的衣服,在衣帽间堆成寂寞的小山。

在一位日本作者写的《第四消费时代》一书中,写到“快乐水车”效应,物品买到手的愉悦是短暂的,人们会将快乐的期望不断寄托在买到下一个物件上。

一些业主告诉海燕,自己买好了别墅,装修完就搬。而他们原本的房子,超过300平米。小换大通常解决不了问题,海燕说,“他认为买房、加大容纳空间,就可以改变物品收纳的情况。其实换了大房子,只会催他买更多东西去填。”

除了强烈的消费欲导致物的泛滥,不好的生活习惯、边界的模糊感,也造成了秩序的混乱。

整理时,炜乐常常看见不同类的物品堆放在一起。“人有惰性,见到有空位就塞。时间一长,找不着东西在哪,就会重新买。”

她的办法是将收纳空间进行改造,尽量呈现出所有物品,同时严格按区域分类,不能杂放。

炜乐举例,一个客户家堆放着大量玩具。但孩子并不觉得玩具多,因为总是找不到最喜欢的玩具车。“后来专门设置了一个玩具柜,把玩具车模整齐罗列好,像个停车场。孩子才发现原来自己有这么多车,于是不再要买新玩具。”

“我们有一个核心理念,就是用空间控制物品的数量,进而用物品的数量去控制人的欲望。”炜乐说。

4

少有回头客

不少业主在请整理师上门前,家里已有不止一位家政阿姨。

炜乐回忆,阿姨们对整理师的到来态度不一。有些阿姨有抵触情绪。不过在整理结束的时候,大多数阿姨是笑眯眯的。因为整理效果显而易见。

“我们跟一般的家政不一样。家政阿姨更多是做清洁,把物品码整齐,隔一段时间就要重做。但整理师一般是一次性消费。”

海燕也反复划清自己与家政的分界线。“做家政是把台面的东西全部擦一下,放回去。但我们会在现有的基础上,做一些空间规划,给物品定位。”

每次上门前,整理师会通过图片、视频来预估工作量。服务时,先将一个空间里的所有物品清空,放在地上,再进行分类、筛选,清除掉不再使用的部分,再按一定的规律重新收纳。

有时,物品量超过了收纳体的容积,整理师会动手改造储物空间。比如传统的衣橱里通常叠放衣物,整理师会倾向于拆掉层板,打上挂杆,将衣服挂起来。

海燕解释,衣物悬挂起来,一方面便于分辨和抽取,另一方面从高到低挂好后,下方空出的空间可以存放别的物件,与衣物互不干扰。“而衣服叠起来的时候,人习惯性拿上面的,下边的衣服都在冷宫。80%的衣服都是陪衬。”

“我们这行回头客不多,一般做一次可以保很久。”海燕说,因为所有的物品已经放在专属位置上,平时注意维护即可。

客户可以通过公司平台下单,整理师在后台像滴滴司机一样抢单。整理师也可以对外接单,她的客户主要来自口口相传。接到单后,整理师之间互相召唤、自由组合。

眼下,海燕顾不上抢单,她一个月有6-8单业务,已经忙不过来。在广州,艺恩体系的整理师有二十多个。

整理师能赚多少钱?海燕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接单多的整理师月薪过万,做得不好的月入几千,全职、兼职差异巨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其所在公司的整理服务,利润率约20%-30%。除去耗材、工资和交通费,公司要抽成15%用于维护售后。而主要通过人脉接单的整理师,不需要向平台交提成,利润更高。

但业主“翻脸”也是常事。

炜乐回忆,有时上门会遇到男主人的冷脸。“因为会触碰他的东西,打乱他现有的秩序。”有的男主人提出,不能碰他的物品。但当房屋的其他区域整理结束,男主人通常会改变主意,让妻子转告整理师,希望房间能一同被整理。

有时,海燕会遇上直接喊她“喂”或“保姆”的业主。但当整理的效果一点点显示出来,气氛会发生变化,有业主会跑来问她的名字,记不住的时候,会改口喊她“老师”。

一位客户在往年“双11”常常消费一两万,整理后,客户告诉海燕,去年双11只花了1000元,双12没花钱。“这就是整理的意义,学做物质的减法”。

看到这些变化,是海燕做整理师最开心的时候。

作者:敬奕步、毕研哲

本文摘自“南方周末”微信公众号,2021年3月24日。

免责声明:上述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本平台予以转载并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责编:周听听]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