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最后牵挂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3-29 15:04:38

魏新敏

2012年妻子被确诊为肿瘤晚期,经过9个化疗后,病情出现反复,生命处于倒计时,妻子是农合办一名审核员,她十分清楚自己病情难有回天之术。自此之后,妻子心里多了些牵挂。

清退多个银行卡。妻子生前十分注重名节与名声,洁身自好、光明磊落、一尘不染。妻子的人缘好、口碑好、常常碍于情面,接受了一些银行推销信用卡、公务卡。自从病后,主动清退多张银行卡,卡上的钱不差一分,不少一厘,深受银行点赞,当妻子主动退清这些时,在场工作人员纷纷为之感动,为之潇然泪下。妻子做到了赤裸裸来人间,清清白白离世尘。

渴望儿子早成家。妻子生病当年,刚好儿子大学毕业,儿子是大学高材生,优秀共产党员,本来可以在省城就业,但妻子放心不下儿子,希望儿子回临湘工作,儿子是走绿色通道人才引进临湘的。儿子刚参加工作,妻子就有早当奶奶的愿望,不久通过媒人牵线儿媳一见钟情。妻子看在眼里,笑在脸上,甜在嘴里。第二年妻子筹备儿媳结婚之事,本来家里楼房不需要重新装修,妻子乐哈哈对我说:“我只一个儿子,儿子结婚是件大喜事,我要让儿媳事办得体面风光,不要你出钱,一切由我来操办,家里重 新装修。”就这样妻子花了10多万元又将家里装修一新,出资十几万买了一辆小轿车,儿媳婚礼当天,鼓乐喧天、人来人往,喜气洋洋,异常热闹。妻子穿着我精心为她选购的一件红色高档裙子,脸上充满了幸福笑容,特殊是美丽的媳妇改口喊妈妈时,妻子大声回答:“哎!”随即将大红包递向媳妇手中,此时妻子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儿媳结了婚,我总是完成了任务。今天我最高兴呵!”

盼望孙子早出生。儿子刚结婚时,妻子大脑还算清醒,见儿媳身怀六甲,爱妻要我陪她到大市场 为即将出生孙子选购各种各样的婴儿用品,大到童车,小到奶瓶,厚到棉衣,薄到小纱巾。夏日炎炎,妻子将新买小宝宝衣服,洗了又洗,晒了又晒,然后叠得整整齐齐,并放到专门衣柜中保管。不久妻子病情出现了反复,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起来了,时而清醒、时而痴呆。但她渴望抱孙子的心情越来越强烈。一天上午,妻子在家门口与几位邻居坐在一起闲聊时,突然对邻居说:“我媳妇昨晚生了一个胖巴巴的男伢子,今天早上我要新敏去报喜了。”妻子一句话,领居将信将疑随即打电话问我。而此时儿媳还在工作,临预产期还差三个多月。

妻子的最后牵挂是一杯苦涩的咖啡,有着淡淡的无奈,又像一杯浓浓的美酒,让人回味;妻子的最后牵挂是窗外缠绵的丝丝小雨温润心田,在心中荡起涟漪;妻子的最后牵挂是一种对人生、对亲人依依不舍的眷恋,也是无法忘却的情怀,更是一种无私的爱。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妻子离开我们6年多了。近年我虽然找了一个伴侣,白天强装笑脸,深夜常念妻子。为了铭记妻子最后的牵挂,这些年来,我一路风雨一路艰辛,始终把这个残缺的家支撑好,我把这个残缺的家凝聚一起,如今儿媳事业有成,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两个孙子长得虎头虎脑,活泼可爱,令人欣慰。

生前的最后近两个月时光,妻子像植物人一样,静静地躺在医院病床上。她的离去,对于她也许是一种解脱,而留给我们的却是无法弥补的伤痛。妻如清幽缥缈的玉兰,停留在我清澈深远而又忧伤的记忆里。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