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外婆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3-29 15:00:05

彭小霞

芳草青青,杨柳依依,又是一年清明将到来。

转眼,外婆去世已有八九年了,如果她活到现在,也快百岁了。记忆中,外婆并没有走远,她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值得我一生怀念。

外婆育有9个儿女,母慈子孝,儿孙绕膝,四世同堂。外婆随舅舅舅妈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从没和他们红过脸拌过嘴,在当地可称得上是模范老人。

小时候,最让我欢天喜地的事,就是外婆突然到我家来。进门时,她会先摸摸我的头,再从口袋里掏出好吃的给我。因为兄弟姊妹亲戚多,外婆来我家的次数并不很多,但是,为数不多的来日,让我从小就把对她的那份依恋和盼望,牢牢定格在了心里。

记得小时候,父母因事没时间照管我,送我到外婆家上小学二年级。当时学校离外婆家有点远,得走一段坑坑洼洼、弯弯曲曲的小路,加上我是新到的插班生,外婆特别担心我,时不时拿些小吃去讨好村里附近的小朋友,请求他们同我玩,一同上学、散学别欺负我。碰上下雨天我没带伞,外婆便深一脚浅一脚地给我送伞到学校来。记忆犹新的是,一到冬天晚上睡觉,外婆就担心我脚冷,也总用双手把我的小脚紧紧箍在她怀里,还给我讲故事、猜迷语。如今回想起来,外婆一天书也没念过,故事既然讲得那么好,什么“天狗吞日”、“女娲补天”、“刘海砍樵”、“小兵张嘎”等等,让我从小就迷恋上了文学故事。放假后,妈妈接我回家,笑着说:瞧,给外婆带一年,长成白白胖胖的面粉娃了。

外婆性情随和,待人热情周到。凡是到她家去串门的大人小孩,外婆都会端水倒茶笑脸相迎。妈妈总是说,你外婆对自己苛刻,对别人厚道,如果谁不吃她给的东西,她心里定会过意不去。所以,从小在外婆家吃饭,她给我夹菜,我都一口气吃精光。长大后每次也是吃得饱饱的离去。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外婆搂着我说:“人老不中用了,半个身子都入土了,看着一大家子儿孙,我舍得哪个哟。”我急忙捂住外婆的嘴说:“您一定要活到一百岁,等我长大了,就买好吃的好穿的,还带您去好玩地。”外婆轻轻地摸着我的头,笑眯眯地说:“乖孙子呀,有你这句话我就够了,比吃了穿了玩了还要高兴咯。”我也一再央求外婆要答应我,从此以后不许再说死呀活的那些话。

事实上,等我长大成家立业后,也很快忘记了当年对外婆的承诺,天天叫一个“瞎忙”掩盖着,真忙也好,假忙也罢,都只有在特殊的日子里,才想起亲爱的老外婆,比喻:逢年过节或者她的生日。直到外婆临终时我去看她,我才真正体会到外婆要彻底和我分别了。我抓着她枯蒿一样的手还只叫了一声,心便如刀割。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一直想,她在生时,我若有心多抽空陪她坐坐,听她唠唠,接她来我家住住,或许我的心里就没有这么多愧疚与不安。每每想到这里,我就又想起那句歌词: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就又忍不住心生难过。

哎,年年清明,今朝又将清明。清明虽相同,思念却倍增。永远怀念我慈祥善良的好外婆!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