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漫谈 | 祭到痛时且为歌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2-24 17:12:04

祭到痛时且为歌

——广播剧《别梦依稀·1959》及其原著《红色家祭》创作谈

文/陈冠军

春节期间,四集广播连续剧《别梦依稀·1959》在湘潭人民广播电台首播,即获得了听众的如潮好评。该剧是根据本人和喻名乐先生合著的长篇纪实文学《红色家祭》改编而成。此前,《红色家祭》已在多家媒体和网站连载,引发读者广泛关注,不少读者建议我出版《红色家祭》的单行本。这些,无不令我倍感欣慰。

《红色家祭》是以毛泽东同志一家为革命而牺牲的六位亲人为题材而创作的,改编后的《别梦依稀·1959》则是从中选取四位烈士的英勇事迹进行生动再现。无论是原著还是改编后的作品,都是为了讴歌英雄烈士,展现共产党人崇高的理想信念、无私的思想品德,高尚的道德情操和伟大的献身精神。而在娓娓讲述先烈们一个个感人故事的同时,也用一种缅怀与悼念的方式,让受众“走进”了伟人毛泽东的内心深处,真实地看到了毛泽东的伟人情怀、常人情感,展现了人民领袖那令人高山仰止的的思想境界、道德境界、精神境界和人生境界。

在中国革命史上,毛泽东和他的一家人始终是一个典范、一座丰碑。作为改天换地的旷世伟人,他对亲人的接续牺牲,会有着怎样的追思与感触?他是否也有常人的无奈,是否也会有惋惜、愧疚、甚至痛悔?这些,一直被许多人所揣忖。人们在看到这位旷世伟人光鲜亮丽的形象之时,同样希望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希望看到光环之下的毛泽东是否也有常人一样的感情生活。

而这一切,1959年回韶山时,他给出了答案。那天,他回到了阔别32年故乡。32年,对于人生来说,是何等的漫长,令他从刚过而立的青春年华迈向了年近古稀的垂垂老者。这期间,他经历了太多的世事沧桑和人事代谢,他遍尝了太多的苦辣酸甜,多少次梦回故里,多少次梦见亲人、多少次梦忆那些并不起眼却永难忘却的往事陈趣!回来了,终于回来了,看到故乡的山山水水,听到亲切的乡音乡语,感受浓浓乡情乡愁,纵然是执掌乾坤、叱咤风云的非凡领袖,毛泽东也终是思绪万千,浮想联翩,以至于夜不能寐,欣然命笔,以一首《七律·到韶山》的诗作,把自己他思潮的纵横驰骋、心潮的澎湃激荡,情潮的跌宕起伏,一一呈献在人们面前: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短短两句即真切寄托了他无边感慨和无限感怀,三十二年的风霜雨雪、千万里路的跋涉辗转,数不胜数的前仆后继,桩桩件件,点点滴滴,都浓缩在这寸纸之上,化作了这遏云止澜的慷慨悲歌!

当然,在他这万千思绪之中,亲人的逝去,特别是六位亲人的英勇牺牲,无疑是最令人伤感和哀痛,作为他们的导师和“头雁”,当初将他们引上革命道路,本就已经是毅然决然的壮怀激烈。而夫妻义重、舔犊情深、手足相亲、兄妹相扶,这一切,又因这场思想意识与人生理想的根本改变而升华为泣鬼惊神的千古绝唱,他们的结局也注定是一场感天动地的生死别离。“黯然伤魂者,惟别而矣”,何况,这是人间最为纯真的情愫、最诚挚的情谊之奉献与牺牲。纵然是一代伟人,他同样有着七情六欲、同样懂得喜怒哀乐,骨肉亲情的一次次割舍,能不令而他心怀愧疚,深感痛惜和悲伤吗?因此,在睹物思人,回乡发感,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所以,在故居、在生于斯长于斯的屋檐之下,在严父慈母的遗像面前,他对已故亲人的缅怀与思念,既是人之常情,也是生之常态。以一柱檀香、一枝松柏,寄托对他们悼念,表达对他们的祭奠,是那样的令人共鸣,那样的令人感动,那样的令人肃然起敬。而作为领袖,作为把一生之所有已经完全奉献给了国家、奉献给了人民、奉献给了党的事业的无私战士,对亲人的牺牲,他有着更深的理解和认识: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死得其所。因此,在毛泽东的心中,六位亲人的离去只是人生的远行,好比播洒在地里的植物种子,看似已经腐烂,其实是在嬗变,他们已经生根、发芽和成长,因此,他们的这种别离是那样高尚、那样潇洒、那样美丽和永恒。

这,就是毛泽东对六位亲人的痛祭与哀悼。作为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作为万世景仰的人民领袖,他对生命与死亡的科学认识,对精神与肉体的辩证观点,对个人与社会、家庭与民族的关系之正确态度,就这样坦荡而磊落地展现在世人面前。而毛家六位英烈的音容笑貌及无边风采,也与韶山的1577位革命烈士以及为国家和民族而牺牲的不可胜数的先烈们一道,又一次真切地跃然于毛泽东的指尖与笔端,鲜活地游走于毛泽东的案头和纸上,潇洒地对话于毛泽东诗作的读者心中。

其实,对于毛泽东一家为革命而牺牲的六位亲人,我们从小就知道,关于他们的大致情况早就有所听闻。但是,和许多人一样,这六位英雄是如何牺牲的,牺牲时的背景是什么,细节是什么,是谁杀害了他们,他们牺牲时的状况是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会选择牺牲,他们为中国革命和中华民族的解放有哪些突出的贡献,他们的感人之处在哪里,他们思想品德和高尚精神要通过哪些才得以体现……等等,太多的疑问有待我们去解答,太多的内容需要我们去探究,太多的事迹有待我们去挖掘,太多的故事有待我们去寻找、讲述、展示和传播。

带着这么一种好奇的心情和责任的驱使,从小就对毛泽东家里的这六位亲人充满无限崇敬的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对他们生平事迹进行搜集整理,对他们的美好品德与高尚精神进行深入研究,并有意于写一部歌颂他们英勇事迹和伟大精神的作品。为此,我查阅了大量文史资料,掌握了许多珍贵素材,收集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与佳话,还自费到六位烈士生前主要工作和战斗的地方去探寻他们的革命足迹,体验风土人情,增强现场感怀。从2018年开始,我就着手构思以毛泽东家中的六位革命烈士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希望用艺术的形式发掘和推介这一宝贵的红色资源,力争打造一部具有较强思想性、时代性、地域性、艺术性的文艺精品。

但是,要完成这个题材的创作并不容易,最大的困难有三个方面。

其一是题材的把握。无论是政论作品还是文史作品,介绍毛泽东和他的亲人们的英勇事迹、英雄情怀,不仅是缅怀过去,更是激励后人。而这部作品的题材重大,创作难度也就很高。因为过去宣传毛主席和他的六位亲人的党史资料和文艺作品很多,现在再写,就既要考虑在思想高度上怎么切入才能做出新意、怎么写才能契合新时代和受众的需求,艺术上怎样表达才能比已有的同题材文艺作品更高一筹。当然,这个难题也反过来给我的创作提供了机会:越是创作难度大,越有创作的价值。现实中,大多数的回忆文章和党史资料,甚至是文艺作品,大多都存在这样的遗憾:要么是见事不见人,知道先烈们做了些什么,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知道他们的奋斗和牺牲中有怎样的理想和情怀,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理想和情怀;要么是只再现了历史,却很少关照现实,历史和现实是“两张皮”,很难让人产生思想上的共通与情感上的共鸣,所以作品罕有打动人的艺术力量。红色历史题材作品的创作的目的是团结人教育人鼓舞人,引导人们从红色历史中寻找巳经逐渐消失的情怀、精神、理想和斗志,从而关注现实、激励现实。毛泽东家六位亲人的牺牲,就是他们对真理的忘我追求,对信念的永恒坚持,对理想的忠诚捍卫!《红色家祭》的鲜明主题,就是忠于理想、献身理想。这,就是这部作品联接历史和现实的价值所在!

其二是故事的选用。历史不能虚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在这方面要求更严。但历史不能虚构并不是说细节也不能虚构。作为反映革命历史的红色题材作品,关键是要把握好“大事不虚、细节不拘”这一原则。所以,《红色家祭》的创作以及之后的改编,就要处理好三个关系:真实和虚构的关系,叙事与动情的关系,情节与情感的关系。在真实与虚构的关系上,不能虚构大的历史事件,不能无中生有;不能张冠李戴,随意拔高或贬低历史人物:不能脱离人物生存的时代和环境;不能违背真实生活逻辑,要符合设定的人物性格。既要丰富剧情、丰满人物性格,又不能随意虚构。同时,对各位英烈的介绍,也要尽可能写出相同中的不同。

其三是结构的安排。用一种什么要样的结构才能把六个不同人物的事迹完美地整合到一个作品之中,使他们既能单独展示,又能相互辉映,还能一览无余并又回味无穷。这需要高超的构思布局和灵巧的谋篇安排。

正是这些高难的创作关卡,使我在一开始就觉得这部题材的作品虽然当写却又难成,虽易起笔却难展开,虽易播种却难收获。

只要有心为之,矛盾总能解决。在许多老师的指导和启发下,我动笔了,而且一路坚持了下来。经过漫长构思和精心创作,反复修改,几易其稿,终于,去年9月,由我和喻名乐同志合著的长篇纪实文学《红色家祭》终于杀青。作品以1959年毛泽东同志回韶山时的慷慨感怀为由头和串线,撷取六位烈士生前最为精彩的若干个光辉片断和感人故事进行生动再现和深情讲述,并联展示、独立成篇,全景式地回放六位烈士大义凛然的英勇事迹,聚光式地折射他们为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而牺牲一切的至美追求,例证式地体现无数中国共产党人的远大理想、高尚境界和伟大精神,藉此激励全体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团结和带领全国人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而不懈努力,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征程上奋勇前进

除了力求着力呈现出立意高远、故事感人、情节曲折、人物鲜活、语言通俗、对话贴切等明显特点外,拙作的“串糖葫芦式”结构也算得上一大特色。作品以毛泽东回到故居,冥想之中与父母的对话为引子,引出他对杨开慧、毛泽民、毛泽覃、毛泽建、毛岸英、毛楚雄的缅怀和追忆。全作共设计六个部分,每一部分突出表达一种情感,分别是:剧序,写冥想之中毛泽东与父母的对话,关键词为“思”字;第一章“失骄杨君失柳,介绍杨开慧的主要事迹,关键词为“爱”字;第二章“若有情天亦老,介绍毛泽建的故事,关键词为“情”字;第三章“地黄花分外香,介绍毛泽民和毛泽覃的事迹,关键词为“义”字;第四章“生何处不青山,介绍毛岸英和毛楚雄的故事,关键词为“志”字;结尾则以毛泽东冥想之中与母的对话为场景,与剧序相呼应,关键词为“祭”字。如此的结构安排,既使各个人物的事迹能够尽情展示,不受拘限,又使全书一气呵成,首尾相应,章节互证,浑然成体。读者既可以分章分节地慢慢细品,也可手不释卷地一次读完,而不感觉劳累和散乱,增强了阅读的功效,提升了传播的效果。

《红色家祭》面世之后,即被多家媒体和网站以连载的形式刊发,并被湘潭广播电视台选定为广播剧的原作进行改编。于是,我们与湖南人民广播电台以及湘潭广播电视台的专家们一起,花了数月时间,将其改编为广播剧,并定名为《别梦依稀·1959》。改编时,我们既保持了原著的立意、基调与主要的故事情节,又在原作的基础上进行大胆删节、适当添加、灵活调整,增加了大量细节,重排了人物顺序,转变了语言风格,从而使剧中的人物更加丰满鲜活,结构更加浑然天成,情节更加生动感人,表达更加自然贴切。曾多次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国家一级编剧国家一级编剧、湖南人民广播电台著名编剧郑珂老师评价说,《红色家祭》以及据此改编而成的广播剧《别梦依稀•1959》,其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比较高,既具有历史的真实性又富有文学作品的艺术性,可称得上是一部比较理想的文艺作品。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也不能忘记当初为什么出发。同样,无论时光如何流转,无论历史怎样变迁,我们都不能忘记为了民族解放、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牺牲的那些革命先烈。纪实文学《红色家祭》和广播剧《别梦依稀·1959》所要表达的正是这个观点,所要体现的正是这种立意。我想,在全党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活动的当下,这两部作品的相继推出,其作用和价值可观可期的吧。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肖畅]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