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辞世三十秋

[来源:光明网] 2021-02-04 17:28:39

《郑洞国传》,郑建邦、胡耀平著,团结出版社2021年2月,128.00元

中华民国自成立以来,迭经沧桑巨变,最终于72年前在中国大陆彻底失败难以立足,退守宝岛台湾,迄今“招牌”虽在,但已经是政党更迭物是人非了。中华民国在大陆时期的不同历史阶段,自然伴随着不少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不应因其政治上的破产而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实际上,自新中国成立之后,依据历史惯例,更有开国领袖们的远见卓识气度恢宏,这些民国人物大都得到了妥善安置,也都留存下了不少文字以鉴往知来;而改革开放以来,更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历史唯物主义态度,许多似乎尘封已久的历史事件的全貌与真相也都逐步被拂去烟尘浮出水面,得到了较为公允的展示与评价,新出版的《郑洞国传》,就是体现这一以史为鉴不忘历史的较好文本之一。

民国时期,纷纷扰扰,风云激荡,多少人物,来来往往。作为黄埔一期毕业生的郑洞国,由于各种原因,其知名度影响力虽然不如陈诚、何应钦、李宗仁、白崇禧、胡宗南、汤恩伯、卫立煌等,但也是当年国民政府军中的一代名将,颇为耀眼。他起身卒伍,几乎无役不与,北伐、内战、抗战时期的长城抗战、昆仑关大捷、走出国门的远征军作战,更有东北白山黑水之间的四平之战、长春之围,载入史册,不容漠视。郑洞国将军在长春之围后卸甲重生,凤凰涅槃,虽一度彷徨但最终积极面对,毫不颓唐,心态平和,掀开了自己丰富人生的又一篇章,葆有了职业军人的体面与尊严。此一《郑洞国传》在以前关于民国历史研究的基础之上,凭借郑洞国将军生前的文字回忆,参考大量的同时期的众多文献资料,还有作者作为郑洞国后人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娓娓道来,辅之以大量珍贵图片的图文并茂,在我看来,大致有如下三个特点,令人印象至深。

客观平实状写将军一生。时下有不少人物传记,之所以令人大为反感,最为重要的原因是罔顾事实不够客观,胡乱吹捧,不着边际,甚至违背事实,向壁虚构,文过饰非,更为下流的则是颠倒黑白,涂脂抹粉,毫无底线,挑战阅读者的基本常识。《郑洞国传》是作者为自己的祖父立传,但并不讳言郑洞国一生经历中认识水平的逐步提升,在重大历史关头的犹豫彷徨,诸如他报考黄埔军校时的冒名顶替,他在北伐初期广东东征离开主力部队再度返回后被派到军事医院的内心纠结,保定战役关麟征一度率先撤离的直言不讳,在一些著名战役、会战中的作用发挥的客观陈述,不溢美粉饰,也不避重就轻,真实可信,令人钦敬。尤其是郑洞国在远征军期间的诸多体验,在东北战场上的独特经历,对四平之战的切身观察,在长春兵临城下之际的丝丝缕缕,让我们从一位民国时期的职业军人的视角得以管窥蠡测这些重大军政事件的发展脉络历史烟云,堪作正史的重要注脚。

秘辛细节展示名将风采。一将成名万骨枯,郑洞国来自湖南石门投身军旅,风云际会于大时代的洪流之中。通过此书,我们方才注意到他与王尔琢还有亲戚关系,他的战友金佛庄是在南京下关被孙传芳所处决而牺牲,而在民国历史上几乎被遗忘却又意义重大的龙潭之战之时,郑洞国就在何应钦身边。抗战之前的内战纷纭,郑洞国在其中的载浮载沉,他对中原大战有着很是清晰的历史审视,而郑洞国驻军舞阳时对韩复榘遗孀的以礼相待更是显示出职业军人的优雅风度。郑洞国在远征军期间,身边的工作人员有后来成为著名历史学者的黄仁宇,还有《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田汉的儿子田申,他们都对自己的老长官念念不忘;而郑洞国对部下舒适存无辜蒙冤后的仗义执言袍泽情谊,昆仑关血战中的视死如归壮烈豪情,多少年后仍旧不愿重回长春故地的内心歉疚寝食难安,对主政危城之际诸多文物去向的牵肠挂肚磊落坦荡慷慨捐赠,凡此种种,都是很有意思也颇能展示一个人胸襟器具的古风高义、澄明境界。

月旦评价凸显儒将识见不凡。《郑洞国传》涉及人物众多,自然会有对这些人物的诸多评价分析比较,但这些评析也不是许多已经流布于世的一些人物传记的或人云亦云言不由衷或刻意贬低脱离历史情境的居高临下指指点点,或个人恩怨的絮絮叨叨一叶障目,而是尽量做到有根有据持之有故。比如对李宗仁的评价,郑洞国就极为佩服此人指挥大兵团作战的能力与见识,而对陈诚、汤恩伯等人的作战能力器具胸襟则不敢恭维,但这样的一己之见并不突兀而是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而来;即使对于当时自己所在阵营多位将领的月旦比较,也是避免抽象皮相之论而尽量客观公允,对自己的前辈军人如顾祝同、熊式辉、徐源泉,对与自己资历相当的如范汉杰、廖耀湘、孙立人等人,也都是陈述事实,不出恶言。郑洞国是应杜聿明之邀奔赴东北的,因当时他在汤恩伯手下并不愉快基本赋闲,但郑洞国到了东北之后,杜聿明身体有恙,是郑洞国在代行职权,尔后是陈诚,再后来又是卫立煌,郑洞国服务了前后三任长官,但最终还是大势如斯黯然出局。

文韬武略,《郑洞国传》还提到了这位一代名将的家庭生活,他的年长自己八岁的结发妻子的隐忍贤惠,早早离世;他的相伴20年的继妻陈氏在20世纪50年代初却以不愿离开沪上北进北京而离婚分手,其中似有难言隐曲;文革后,两人皆已单身,陈氏有意复合,儿孙也极力撮合,但为人平易随和的将军毅然拒绝,则透示出将军对内心的坚守;他在52岁的时候又结婚的妻子17载相濡以沫,更有自己小女儿年仅21岁死于非命的沉重打击,但一代名将还是屹立不倒,顽强生活,在三十年前的一月底溘然长逝,得年88岁。一代名将,就此落幕,堪称传奇。

[责编:戴蓉]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