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丨写石板的记忆

[作者:李建军]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1-21 17:08:59

写石板的记忆

文/李建军

早几天,有人在朋友圈发了条消息,让大家猜猜一个物件。我一看,就猜中了。这是我读小学时代的学习用品——石板,并自然而然地触发起了写石板时的诸多记忆。

上世纪七十年代,物资相对匮乏。乡下孩子们读小学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专用书包的。小伙伴们的书包五花八门,有的是纤维袋剪的、有的是旧衣服、旧床单被子改的、好一点的就是家长扯点布请当地裁缝师傅做的,也有的个别经济条件好点的家庭就是到文具店帮孩子买的书包,根本没有现在孩子们的书包那么豪华、那么沉重。记得我读小学时的书包就是母亲用单层蓝色卡叽布请裁缝师傅做的布袋子。

那时的孩子,小学低年级阶段,只学语文和数学,书包里也只有语文、数学两本书,一个薄薄的作业本子,一支铅笔,还有就是一块像课本大小、包着木框框的小石板和几支小小的长短不一的石笔,另外还有一块擦石板的小抹布。老街上有几户吃国家粮的人家,因为有人在县城里工作拿固定收入,他们家的孩子能够挎着只有解放军叔叔能挎的黄色帆布做的,印有伟大领袖毛主席头像的袋子做书包,让小伙伴们羡慕得要死。

那时读小学的孩子,书包里几乎都有一块石板。记得我读一年级发蒙时,第一次写的拼音“a、O、e”就是在石板上用石笔写的,一直读到小学五年级毕业,书包里都有一块石板。

石板是用一种片页岩经过加工,锯成书本大小的薄薄石片,然后双面刨光。据一些年纪大一点的老人说,这个文具应该解放前就有了。我们那时用的石板有两种规格,一种只有几毫米厚的薄石板,四周框了木框,重约一斤左右;另一种是近一公分厚的石板,没有木框。装了木框的轻便些,但易裂破。没装木框的厚重很多,却不易坏。厚重的虽没有木框,但四边倒了角,石板四周还刻了线条。那时擦石板有一种专用的石板刷子,就是用厚一点的毡布滚成一个圆筒。但多数小伙伴都为了图省事,不太愿意用石板刷子,总是随便找块小抺布用来擦石板。冬天,小伙伴们为了使石板擦得干净,还会在擦之前对着石板哈一下气。写石板的笔,就像筷子大小、长约5公分的粉笔似的石笔。在石板上进行写画,石笔容易断裂,剩下不多时不好捉手,影响写字。那时的文具店专门有这种石板和石笔买,也很便宜。我印象中记得石板只要5角钱一块,石笔只要一分钱一支。

这种石板只要不往硬物上去摔,算得上经久耐用,爱惜保管得好,可以用上几年。孩子们除了做家庭作业会在字纸本上写作外,平时写字、做算术都在石板上做练习。课堂上,老师布置的写字、练习等都在石板上进行,待老师检查完后,用一块小抹布一擦,又可以继续写。这样,一个学期下来,有一两个练习本就可以了,可以节约好多的学习成本。

写石板也有一些让小伙伴们烦恼的时候。有些顽皮的小伙伴特别淘气,看见别人在石板上写作业做练习时,就故意去“搞破坏”,趁人不注意时,特意用手去抹掉石板上的字,惹得人家生气。正因为这样,经常有小伙伴之间为此产生矛盾甚至打架成仇。我也曾遇到过几次烦恼,就是在课堂上,将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在石板上,结果将石板放书包里时不小心擦掉了上面写的内容,晚上做作业时,不记得了老师布置的内容,只好又临时去问邻居小伙伴。还有两次,因为没问到人,写错了作业,第二天受到老师批评。

写石板时,如果石笔没选好,含有沙子之类杂质,就会对石板造成伤害,留下一条条抹之不去的划痕。用久了的石板,往往会“受伤”太重太多,最后变得“伤痕累累”被抛弃。

那时乡下孩子都没有进过幼儿园,满7岁就直接启蒙上一年级。记得我读一年级的时候,年龄还未满7岁,班主任老师以没有课桌为借口不肯接收,是老婆婆“蛮不讲理”说从自家背桌子去上课才让老师收下了我。上学的第一天,老街上的人家都有用葱煮两个鸡蛋给孩子吃的习惯,寓意孩子聪明好学,考试可以打100分。

领到新书的孩子都会及时要家长用牛皮纸或旧挂历纸、报纸将书本周周正正地包好,并且规规矩矩地写上名字。那时的我,对书本特别爱惜,做完作业后,总会将包好的书整整齐齐地放回书包里,很少会在书上写写画画,也从不像有些小伙伴样,在沾满泥巴的地上和稻田里写作业,将书本搓成了皱皮皱屎的“猪油渣”。一学期结束,两本书还规整如新。

岁月如白驹过隙,如今中国已进入国力倍增物资充裕人民富足的新时代。回想起几十年前写石板的诸多记忆,目睹着新时代孩子们无忧无虑的幸福童年,辛酸和快慰齐涌心头,百感交集。但愿幸福生活在新时代的人们,能够从先辈们饱尝艰辛的记忆和讲述中,不忘昔日苦,更惜今日甜,学会节约,杜绝浪费。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先辈们用鲜血和汗水,为我们创造的幸福。

[责编:张云荻]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