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凤:巴陵戏的一代宗师

[来源:岳阳日报] 2021-01-07 11:26:29

李筱凤: 一代宗师铸艺魂

──纪念李筱凤先生诞辰100周年

(李筱凤饰演《一家人》赵老诚。)

(《九子鞭》书影,李筱凤饰张祥右)。

文丨陈湘源

1952~1966年,由于李筱凤艰苦卓绝的努力奋斗,巴陵戏创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第一个历史辉煌。他对于岳阳文艺事业创建了六大功绩:崇德尚艺,戏大于天;创作剧本,硕果累累;精心执导,品牌纷呈;神传演艺,开创“李派”;革新音乐,锦上添花;领导才干,卓越不凡。李筱凤不愧为巴陵戏的一代宗师,是一位深受人民爱戴的艺术家。

经磨历劫铸忠贞

李筱凤1920年出生于临湘桃林。幼时读过两年私塾,因家贫辍学,靠放牛打柴为生。15岁随叔父进班习靠把、老生。1936年搭班岳舞台,拜师“戏夫子”丁爱田,随班流浪湘西8年,渐露头角。后与恩师的爱女结为连理。

旧社会戏曲艺人饱受欺凌,他在与爱人精心共创《盘貂》中[南转北]新腔成为“一家腔”不久,爱妻却被大庸县匪首罗环九强占!为了戏班生存,他强忍悲愤坚持演出。罗环九却经常命人鸣枪威胁。有时还故意招他到匪穴与其妻唱爱情戏,当他下情演唱,罗环九便对着台上打枪取乐。班友见状深表同情,于1943年冬偷偷帮他联系一条小船,他裹着件破棉袄悄悄地逃离大庸。

回到岳阳,衣食无着,幸经朋友介绍去汨罗河夹塘教戏,几经周折重新成家。为了生活,又开始搭班唱戏。时近年关,只有两本戏唱完便可回家过年。岂料乡绅故意刁难,大雪天硬要他演赤膊上场的《打鼓骂曹》。班友劝他:“前辈在冬天演这个戏也有穿打衣的。”他却说:“人家点这个戏是用了心思的。错了规矩要罚戏!大家都盼着回家过年,我不能拖累大家。不管别人怎么扮,我一定要按规矩来。”说罢,一丝不苟地演完全剧。散班了,大家欢欢喜喜地回家过年,他回到家中却一病不起,在床上留下一诗记实:“病中躯壳似纸糊,若用天平四两无。晨起不敢凭窗坐,怕风吹去洞庭湖。”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他好不容易重建新家,喜得爱子,却无福享受天伦之乐,仍得奔波衣食搭班唱戏。1947年5月,他得悉家信:小儿平平身患重病,高烧抽搐,促其速归。可是定的戏还有几本没有唱,班里人手紧,难以抽身。误了戏,关系全班人的生计啊!他谨守班规,悄悄将信揣在怀里,强忍忧伤,坚持演完。等他急急忙忙赶到家中,不幸可怜的孩子已经咽气。他欲哭无泪地掩埋好爱子,又匆匆赶班唱戏去了。他回望爱子新坟,吟成一绝:“儿夭三日是端阳,悔恨无聊涉河塘。遥望堤畔平平冢,伤心泪洒汨罗江。”

他忠贞于艺术事业的感人事迹,为巴陵戏留下精神财富。

呕心沥血创辉煌

李筱凤是巴陵戏剧史上难得的奇才。他能编擅导会作曲,表演更是一枝独秀,堪称上世纪五十年代“文艺岳家军”的旗手。今日巴陵戏的精品剧目,十之八九皆出自他手。

1955年改编的《九子鞭》参加湖南省第二届戏曲观摩会演,获剧本一等奖、演出二等奖;改编的岳阳花鼓戏《补背褡》获剧本、演出一等奖,剧本皆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单行本。1957年改编《打差算粮》《白罗衫》参加湖南省1957年戏曲汇演,前者获剧本二等奖、演出一等奖,后者获剧本、演出三等奖。《打差算粮》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单行本。1959年创作的《何腾蛟》参加省戏曲汇演获奖后,定为湖南省“庆祝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成果展出于省展览馆,剧本发表于《湖南文学》;1964年初定为晋京汇报剧目。1961年整理改编《审刺客》,后经打磨拍摄电视片全国播映。6年间出版单行本3个,发表剧本1个;7个戏或由他执导或参与导演,其编导才能可以想见。

音乐方面。1941年他就与夫人创造了“一家腔”。1960年为了培养青年移植《昭君出塞》,他根据传统曲牌和苏武牧羊的民歌创作了[巴陵高腔],获得省级奖励。为了巴陵戏表现现代生活,他从1952年以来,先后创作了[北改调][南一字板][南尾调]等上十种腔调。既为巴陵戏演现代戏增光添彩,又为巴陵戏的音乐改革树立榜样。

表演是他的看家本领。年轻时观众即赠“声雅神传”金字匾额。几十年焚膏继晷的磨砺,他创造了“醇厚遒劲、委婉飘逸、优雅传神”的“李派”,被誉为“活孔明”“活海瑞”。1955年即获省一等演员奖。1956年进京献演《九子鞭》后参加“全国首届戏曲演员讲习班”,回湘即任教“湖南省戏曲演员讲习班”,湖南不少名角受过他的教益。1958年他为党的八届六中全会主演《打差算粮》;1960年又为越南的胡志明主席演出专场。中国唱片厂为他的拿手戏《空城计》《收姜维》《何腾蛟》等,灌制了上十张唱片,全国播放。

鞠躬尽瘁为剧种

1952年,巴陵戏仅存的岳舞台与新岳舞台合并成立“巴陵戏剧团”,103号人矛盾重重,作为首任团长,他苦口婆心地做工作,带头抬竹子、卖河水渡难关。为了剧种的生存,他多次上书荐言,1957年还险些划成右派。在人才培育方面,他深谙没有人才就没有事业的道理。1956年剧团人才济济,他即未雨绸缪,千方百计地筹措资金创办小演员训练班。1960年,考虑到一个剧种只有两个剧团,不利于剧种的发展,便借助湘潭专区领导对巴陵戏的重视,积极建议创办了湘潭专区戏校,准备再建一个巴陵戏剧团。1963年,尽管他正值编导创作盛年,却一面大力从湖南日报等单位引进编剧人才,一面培育自己的编导队伍。他从演员中选择有点文化基础且好学上进的青年亲自授课。为让理论与实践有机结合,他放手让青年人导演小戏,并选择大型话剧《电闪雷鸣》《阮文追》,亲自带队改编导演。他不仅在创作上精心指导,生活上也体贴入微,如笔者改编《阮文追》时,深夜亲自下好面条送到房间慰劳、辅导。这些举措在剧团营造出好学上进的良好氛围,促进了演职员整体素质的提高,保证了巴陵戏20多年的繁荣昌盛。

1966~1975年,他备受“左倾”路线的残酷打击:遭批斗、住浴室、罚跪、戴高帽子游街、取消工资、挖防空洞、下放铸锅厂……但他对党的忠诚却始终不渝。当巴陵戏受到严重摧残时,仍一如既往关心剧种前途,冒着遭受批斗的风险,辅导青年演员。1975年他身患严重的冠心病,还决意参加省戏曲调演,欲趁机向省委汇报巴陵戏的情况。由于日夜赶写振兴、发展巴陵戏的意见书操劳过度,不幸于2月21日深夜,文未终稿,笔犹在手,却与世长辞。与会1000多名代表参加了追悼会,时任湖南省委书记毛致用敬献了花圈。骨灰运回岳阳,群众自发形成两公里长的队伍夹道迎候,将他送到剧团。

党和人民肯定了他的历史功绩,他曾被选为县党代表、人大常委、政协常委,两次评为省级先进工作者,1959年光荣赴京参加国庆观礼,接着出席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

李筱凤将与巴陵戏永存!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