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虹桥情未了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1-06 20:27:50

踏遍虹桥情未了

文/魏晓辉  整理/魏悦来

虹桥是个好地方,既有历史古迹,也有自然风景,生活在这里,水旱无忧。特别是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人感动。

我是虹桥人,前几年就知道虹桥有个《虹桥人之家》助学公益群,专门资助寒门学子,但我不知道当时的群主是饶钰。

和饶钰相识于虹桥中学,都是代课老师。他是80后,长得白皙帅气。离开学校后,我们便失去了联系,直到2017年,才在普济庵见过一次。我不了解他的工作,更不了解他的家庭,只知道他离开学校后,一直在外面打拼。至于过得如何,一无所知。可我没有想到《虹桥人之家》助学公益群是他和几个朋友倡议成立的。说实话,这些年,有钱的人很多,没钱的也不少。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但饶钰绝对算不上是有钱之人,因为他没有豪车、没有别墅,也没有工厂矿山、公司店铺,我估计最多也就是小康水平。在我的意识里,建立一个这样的公益群应该是经济条件更好的爱心人士,毕竟助学不是一次性的活动。不过虹桥总不乏爱心人士,也总有许多暖心之举。比如疫情期间,就有不少人捐款捐物。饶玉也是有爱心的,只是他把关爱之力放在虹桥那些贫困家庭的孩子身上。

事实上,他担任了四年的群主。

虹桥是山区小镇,有多少贫困生,我不知道,就算是饶钰,可能也不完全知道。只能说,相对而言,虹桥的贫困家庭更多一些,寒门学子也更多一些。因为许多时候,许多地方,贫困总是和偏远地区紧密相连的。而且《虹桥人之家》助学公益群面对的不只是现在的虹桥镇,而是早些年的虹桥区,即包括现在的石牛寨镇,需要资助的寒门学子就更多了。

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家里真的拿不出32块钱的书杂费,最后是班主任何老师垫付的,不过一个学期之后,还是因为各种原因辍学了!所以对那些因为贫困面临辍学,或已经辍学的孩子,我是深有感触的,不是埋怨父母,当初如果能读完高中,或许现在我的生活会是另一种面貌!我只是想说,尽管到了这个年代,竟然还有许多孩子面临着如我当年的困惑,还有许多孩子和当年的我一样,因为贫困或家庭的其它原因而辍学了。对于孩子来说,确实是一种悲哀,也是一种无奈。那晚和饶钰在微信里聊了很久。在谈到他的初心的时候,他也深有感触——他在进入初中的时候,也是因为家庭贫困面临辍学,是同样有爱心的邓映辉老师为他垫付了几个学期的学费,使他完成了义务教育,所以对邓映辉老师一直心存感激!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几个朋友聊天的时候,聊到了虹桥的变化,当聊到还有不少寒门学子时,初中的求学历程再次浮现在脑海,一个助学的想法涌上心头。他想,如果不去资助,说不定每个学期都会有寒门学子辍学,正常的义务教育都不能完成,尤其是那些品学兼优的孩子,可能就因为交不起费用而放弃学业,背井离乡,小小年纪就饱受奔波劳碌之苦,重复着父辈的命运,甚至还会在五光十色的社会潮流中误入歧途……

然而,他马上又意识到,凭自己的经济条件,资助一个或两个贫困生或许可以,但要资助更多的贫困生就力不从心了。于是他和李和平、李志成、唐豪志、李河等人商议,决定成立一个《虹桥人之家》助学群,以争取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从而使更多的贫困生得到资助。用他的话说,虹桥远远不止一家或几家的孩子需要资助,而且现在有,今后可能还会有。所以需要一个团体持久地维持下去;真不希望虹桥还有一个孩子因为贫困而自卑,因为贫困而辍学;再说一个家庭贫困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父母读书不多,导致就业的机会太少。

建群之后,的确得到了不少本地爱心人士的支持,和志愿者的关心。饶玉也就当起了群主。当他和朋友去学校了解情况后才发现,家庭贫困的孩子比想象中的要多得多,贫困程度更是超出自己的想象。接下来,他们将贫困家庭的孩子录下姓名,开始独家走访。走访也累人,大多数贫困家庭都居住在偏僻的地方,或是山坡之上,或是山腰之中,往往需要徒步而行。有时为了走访一户学生家庭,往返要好几个小时。几年里,他和他的朋友、爱心人士、志愿者几乎踏遍了虹桥的每个角落。而他的职责更重,除了必不可少的走访,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联络爱心人士,邀请志愿者的参与,和贫困生的确定,以及组织其它助学活动。再加上他一直在外面工作,常为此奔波于城市和家长之间,还要为此倒贴不少费用。从2015年到2019年,除了资助孩子的资金外,他用于助学公益群的其它开支将近万元。他说,这都是小事,只要那些孩子能够继续上学就心满意足了。有的家庭,有的孩子,看了就感到心疼,就觉得自己的力量大小,就觉得为他们吃点苦,操点心,费点劲,花点钱非常值得;如果说有什么期望的话,就是希望这些孩子以后有能力的话,也有一颗仁爱之心,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对于那些寒门学子来说,能得到饶钰这样的爱心人士的关爱、资助,是他们的福气!

真诚的希望《虹桥人之家》助学群有更多人的关注,参与。一个社会,一个地方,总有一些弱势群体需要关爱。一个社会,一个地方,也总有一些可爱之人,用他们的善良之心,做一些仁爱之举,像夜空的星星,闪烁着点点光辉,也如初春的阳光,温暖着每个角落。其它地方如是,虹桥如是!

饶玉是2019年辞去群主的。他辞去的原因主要是自己琐事缠身,时间和精力不够用,又身在广东,路远迢迢,往来确实不便。于是,由李河接替了群主一职。现在的微信群种类繁多,可说应有尽有。而助学公益群或许就此一家,在茫茫微信群海,算得上独树一帜。李河知道,接手这个群主,无非是多一份辛劳,多一份付出。无论是时间上、精力上、经济上,都要比别人多些奉献。其实李河也不容易,在长沙经营着自己的工厂,家里又开了农庄,也够辛苦的了。

李河也是80后,能够在长沙创业,能力肯定没问题。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助学公益群在他的带领下,一如既往地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一切都按原有的流程运作。全过程公开透明!基本的流程是:各学校摸排名单---联校收集整理---志愿者团队上门走访调查---发布需要赞助的名单---认领---收集款项---发放款项---备注。因为他们的名册来自学校,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准确,所以必须要上门核实,做到心中有数,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筛查,让爱心人士的爱心款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而每次上门检查、核实,必须有2人以上的团队,而且必须有详细的登记资料,拍照存档。至于爱心款的发放,都是每学期开学前收集,然后开学时立即发放到位。也就是说,志愿者团队账上不留一分钱,也没有一分钱。所有爱心款没有一分钱的其它费用,保证100%送到学生手上,同时需要有家长、老师、学生以及志愿者签字的回单给到资助人验收。每学年结束后,志愿者团队还要进行回访,了解学生的家庭状况和学习情况。

为了不给助学对象增加麻烦,每次走访,他们都是自己带水杯,碰上路远的,自己带干粮,或者是掏钱吃快餐。这一点,饶钰和李河等几个牵头人是深有体会的,尤其是搞活动的时候,人很多,他们不忍心让那些忙碌了半天的志愿者饿着肚子回去,只好自己掏腰包,在饭店里吃上几桌。当然,不只是他俩,有时其他爱心人士也掏钱。同样是这个组织爱心志愿者的虹桥镇瑞和酒家唐莺燕,也曾多次无偿为他们提供用餐。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会去给任何一个学生家庭添麻烦。因为在那些接受助学的对象中,都是家庭特别困难,需要这个爱心款的,有的是孤儿、有的是单亲家庭,有的是丧失劳动力的家庭,还有的是因为大病、重病而陷入困境……

在助学标准上,他们也是根据年级的不同而发放:小学每期400元,初中每期600元,高中每期1200元。同时对爱心人士也有要求——每位爱心人士最低资助期限为一学年,也可以长期资助,每期爱心款,开学前收集,开学一周之内由志愿者发放虹桥人之家微信群志愿者团队。每学期至少有30多名寒门学子得到资助,多的一学期达到40多人。每年资助资金在7-8万,加上开展公益活动的费用合计10万余元,惠及寒门学子300多人次,遍及虹桥20多所中小学校。除此之外,对于大病家庭,还动员爱心人士捐款20多万元。据我所了解的数字,《虹桥人之家》微信助学公益群六年来,共为寒门学子资金助学费70多万元!

在我眼里,在更多贫困家庭眼里,这都是个不小的数字,许多学生因此顺利完成了义务教育,许多学生因此读完了高中,也有部分品学兼优的学生因此考上了大学。而助学的意义不止于此,更在于使贫困家庭感受到了社会的温暖,使那些寒门学子感受到了爱的温暖。除此之外,他们每学期还会在学校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或是送去爱心包,或是开展法制和安全教育等等。我不知道,那些接受助学的孩子和家长,在接受助学资助的时候是一种什么心态,是一种什么心情,但我相信、也希望那些接受过资助的寒门学子在接受助学的同时,会在心底埋下一颗爱的种子,待将来在社会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回报社会。

我想,这应该也是所有爱心人士和志愿者的希望!

六年的时光,六年的坚守,六年的默默奉献,六年的苦乐年华,因为爱的魅力,因为爱的感染,《虹桥人之家》这个团队已扩大到将近400人的团体,特别是有些爱心人士,比如李园春,六年来一直在资助寒门学子,从没间断,也有不少爱心人士,常年在外打拼,从来没有和受资助的学生、家长见过,但一直在通过团队中的志愿者将助学资金发放到助学对象手里,而从来听不到助学对象一句感激的话语!志愿者也是杠杠的,碰上走访,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参与,纵然是酷暑难耐、寒风凛冽,纵然是大雨滂沱、烈日当空,或是山高路远,或是羊肠小道,他们都无怨无悔,他们带去的是关心、安慰、鼓励,留下的是足迹、汗水、温暖。而支撑他们的,除了爱,还是爱!


[责编:徐典波]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