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月球“挖土” 嫦娥五号发射背后有个益阳“男保姆”

[来源:潇湘晨报] 2020-11-24 10:03:24

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益阳人符一行是地面系统指挥员,他自称长征五号的“超级保姆”。图/受访者提供

24日凌晨,嫦娥五号向38万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天体奔去,那是两代玉兔和四代嫦娥奔赴并留下的地方。对于航天器来说,奔去的瞬间往往也是与我们离别的时刻。在中国航天的历史上,这样送别,并不陌生。

但这次发射和以往都不一样。这一次,当火箭轰鸣升空,当发射的火光照亮人群,我们知道,嫦娥五号将会回来。这一次,我们真的会再见。

本报记者李琼皓综合央视报道

11月23日18时30分许,长征五号遥五运载火箭开始加注液氧液氢低温推进剂,计划于24日凌晨4时至5时择机实施发射任务。而在23日20时,文昌发射场地面系统指挥员符一行在塔架周边来回忙碌。塔架构造有数以万计的零部件,符一行要检查好每一个连接键、每一颗螺丝钉是否紧固,连接是否可靠,插销是否插稳,油管接头是否漏油,因为每一个不到位的细节都会为发射埋下可怕的隐患。

“我们这个工作就是火箭的保姆,必须要用生命保证火箭的安全。”这位益阳小伙笑称自己为长征五号的“超级保姆”。

第一眼看到发射场时还只有两个坑

符一行对星辰大海的好奇源自童年的探索。小时候,父亲给他买了一个天文望远镜,这让他爱上了星空,也与航天梦结下缘分。

符一行研究生毕业后,机缘巧合下来到文昌发射场,可是当他进入椰林深处,第一眼看到文昌发射场时,符一行还是被“惊”到了。“发射场只有两个坑,还在挖导流槽,住处在一所小学里,吃饭在工棚里。”当时的文昌发射场,给符一行带来不小的心理落差。

这位自称胆大的小伙,最开始也被这艰苦的环境给吓到了。有天深夜,他起床上厕所,穿拖鞋时感觉里面凉飕飕的,用手电筒一照,一条小蛇盘在鞋子里,吓得赶紧拔出脚。

2012年,一座伟大的工程拔地而起,文昌航天发射场,是中国首个开放性滨海航天发射基地,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低纬度发射场之一。

“看着塔架、厂房从无到有,发射场一步步建立,我们内心始终怀着憧憬和希望,见证中国最大的火箭首次腾飞,也见证中国航天人的成长。”符一行笑着说,这批航天人是见证历史的人。

在文昌发射场,符一行从地面设备站的普通助理工程师做起,后来担任副站长,做火箭的“超级保姆”,“就像搭积木一样,把火箭搭起来,给火箭进行加注,做各种保障系统工作,把火箭呵护好”。

从零开始了解火箭动力系统

出于对航天事业的热爱和使命感,符一行一直扎根海岛,建设发射场。

然而在他心里,还藏着另一个梦想,成为火箭01指挥员(下点火口令),“当指挥员下令‘五、四、三、二、一、点火’的口令后,火箭发动机喷出的尾焰在天空划出了优美曲线”。

于是符一行从零开始了解火箭动力系统,申请去动力系统技术室,快速成长为一级动力系统指挥。

“火箭升空时,最重要的就是动力系统,这也是最难的,我决定归零重新学习。”符一行说。

尽管是火箭指挥员“小白”,但符一行仍乐在其中,他相信在未来不久,他就能成为一名01指挥员。

当个人生活和航天紧紧融合在一起时,符一行认为,这就是他的诗和远方。“我记得,以前发射任务结束后,从指挥大厅出来时,所有的人都在唱《我和我的祖国》,这是做任何一项事业都无法替代的自豪感。”

“我们这一代人,和航天事业一起成长,见证中国成为航天强国。”八年航天生活里,符一行常想,“年老时,当我躺在病床上,回顾我这一生,想起这一辈子干过航天这么一件事时,可以说这是我这辈子干过最有意义的事。”

[责编:尹舒艺]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