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上燃着一盏明灯”——访湖南和平解放秘密电台保卫者任培宇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0-08-06 06:43:21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谢璐

7月31日,在湖南和平解放71周年纪念日前夕,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洪家村,一位百岁老人在家人搀扶下,颤颤巍巍走进山林掩映下的一幢老砖房。

这里是湖南和平解放秘密电台工作站旧址,而这位老人是这段红色历史的亲历者、见证人——时任湖南水上保安总队督察长、担任秘密电台保卫工作的任培宇。

任老毕业于黄埔军校,抗战胜利后因反对内战而退役,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组织“湖南进步军人民主促进社”,成为一名“伪装者”。

缓缓踱过堂屋,看着墙上一幅幅老照片,老人回忆起那场没有硝烟却惊心动魄的“暗战”。

机智保卫秘密电台

1949年4月下旬,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继续向南推进,湖南解放指日可待。中共中央决定在加强军事进攻准备的同时,策动时任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程潜等人起义,争取和平解放湖南。程潜虽心向和平,却没有渠道与中共中央直接取得联系,到底是“和”还是“走”,他举棋不定。

5月,中共中央安排共产党员周竹安赶往长沙架设秘密电台、组建情报班子,配合策动程潜起义。在城内几处地点被敌特侦测干扰后,秘密电台辗转设在了九福乡(即现洪家村)一爱国人士周商农家,由地下党所掌握的六乡联防自卫大队400多人担任武装保卫,其中任培宇带领的40多人负责守护最核心的周家大院。

“当时这个庄院有二进,现在保存下来的这幢是后栋,由报务员、译电员等电台核心工作人员居住,我带着保安队员住在前面那栋。”任老神情严肃,“这里不远处就驻扎着白崇禧的军队,怕特务偷袭,我们时刻高度警惕,对来往行人特别留意,晚上听到狗叫都心中一紧。”

为给电台增加武装,在程潜之子程元的帮助下,任培宇带队将170支步枪、8挺轻机枪及上万发子弹走湘江水路秘密运送至周家。“我们把武器藏在运豆渣的货箱里,为了避免船家开箱检查,我给他塞了几个银元‘贿赂’,待船驶到半路我才透露要去的港口。”

一个深夜,两名队员在长沙近郊和农村集镇张贴以朱总司令和毛主席名义发布的《约法八章》等文告,以减轻百姓对解放的疑虑,然而不小心被白崇禧的一个连队抓捕了。“要是电台暴露,等待湖南的将是一场腥风血雨!”严峻的形式下,任培宇赶去连队“要人”。

“一进门,我就注意到了连长胸前的黄埔军校毕业生纪念章,于是有了主意。”任老颇为得意地回忆,“我跟他借着同学关系套近乎,没几句这个连长对我就非常客气了,直呼‘老大哥’,马上就把两名队员放走了。”

不能忘怀峥嵘岁月

6月27日,程潜第一次通过秘密电台向中共中央表达了和平的愿望;7月4日,电台收到毛泽东的回电,“先生决定采取反蒋反桂及和平解决湖南问题之方针,极为佩慰。”“只要先生决心站在人民方面,反美、反蒋、反桂,先生权宜处置,敝方均能谅解。”这让程潜彻底下定决心起义;7月18日,中央又通过电台传达了解放军的进军战线和起义部队的集结地点,程潜复电“遵命办理”。

7月21日,为蒙蔽白崇禧,程潜离开长沙去邵阳; 7月29日从邵阳秘密返回长沙准备起义的最后事宜。一去一回,均由任培宇带人护送。

8月4日,程潜、陈明仁通电宣布起义,长沙和平解放。8月5日,人民解放军顺利进驻长沙,接管了长沙防务。至此,秘密电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岁月钩沉,带走了时光,留下了记忆。年老之后,任培宇和家人一起住在岳阳平江,但生命中的那段峥嵘岁月仍令他难以忘怀。今年7月,任老因病入院,身体状况不复从前,一出院,他就迫切地要重回桥驿,再看一眼当年战斗过的地方。

当天,刚来到这幢老房子前,本来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就撑着拐杖站了起来,眼里闪烁着光芒,精神也变得矍铄,“军队不用流血牺牲了,人民也不用遭受战争之苦了,能在这段历史中充当一名小兵,我深感荣幸!”

71年过去了,如今已逾99岁的任老儿孙满堂,生活美满,平日里也爱练练字、写写文章。在他写的一本书里,记载着当年读到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和刘少奇的《论人的阶级性》后的感悟:“旧社会虽然黑暗,思想上已燃着一盏十分明亮的灯,这盏灯不仅照亮自己的前程,也照亮祖国和世界的前途。”

原载《湖南日报》(2020年8月6日02版)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姚帅]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