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世家·鼓磉洲罗氏》:一个湖湘文化世家的500年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20-05-08 11:18:13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刘瀚潞

从明代到上世纪中叶,湖湘大地上有一罗氏家族,绵延辉煌500年。这个家族,曾涌现过翰林学士、教谕、幕僚、山长、将军等风云人物,也曾在南明王朝的覆灭、鸦片战争、洋务运动、五四运动等关键历史节点留下重要印记。为何罗氏家族的发展几乎和湖湘文化的崛起同步?为何他们能在湖湘大地上辉煌500年?

罗氏家族后人、教授、评论家、作家罗宏,花5年时间查阅族谱和资料,拨开历史的迷雾,写下《湖湘世家 · 鼓磉洲罗氏》,向读者展示一个湖湘文化世家的500年变幻。4月16日,新湖南专访罗宏,与他聊聊这部新作的故事。

△罗宏

》》写历史不是简单地关注人,而是关注参与和完成了历史事件的人

新湖南:这部书聚焦于湖湘文化世家的家族史,历史跨度达500年以上。在全国范围看,大概也很难找到类似的家族史读本。您是怎么想到从这样一个角度去切入写作的呢?

罗宏:此书是第一部写一个湖湘文化世家较完整家族史的读本。从全国看是否还有类似题材和角度的族史读本,我还不敢说,但我也是没见到的。我萌生写作冲动时,这也是我考虑的重要因素。我不是一个职业的史学写作者,史学根底比较浅,要进入史学写作,总要有点新角度、新题材,这样别人就不好比较高下,自己也少出点丑。是不?

新湖南:除了角度和题材新颖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原因促使您的写作?

罗宏: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写的这个家族与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相关联,我才会真正怦然心动。如果这个家族很平庸,即使角度新或者题材新,我也不会花五年心血泡在里面。这个家族的先人们绵延地行进在由明代至民国500余年的历史途中,奇迹般地踏着历史的大部分节点,并且身体力行参与了历史塑造。比如,明末的湖湘抗清血杀、南明王朝的最后覆灭、岳麓书院的清代辉煌、经世派精英集团的形成、湘军的崛起,甚至后来的五四运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罗家先人及姻亲友人们都在其间享有一席之地。我肯定知道三湘四水有着更显赫的世家望族,但是家族持续显望500年之久,而且族人经历了这么多重大历史事件,是否也很普遍?见识不够的我还真不知道。反正我被族人与历史的复杂纠缠深深震撼,萌生了求索和书写的强烈冲动。

新湖南:所以您写历史,在选材方面比较重视当事人与重大历史事件的关联?

罗宏:对。至少我是这么做的。其实,世间所有人都活在历史中,为什么有人成为历史人物被记住,大多数人就被淹没了呢?关键之一就在于他的人生经历是否与重大历史事件相关联。这和他的社会身份也关系不大,不是说他是高官显富就能成为历史人物。关键在于是否参与到重大历史事件中,参与到推动历史的行动中。比如毛泽东的第一任秘书罗哲,我看重他是因为他和毛泽东一起策划秋收起义,是毛泽东的对外联络员,秋收起义的对外安排都由他传达和协调。他要是出事或者动摇,就意味着毛泽东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所以罗哲就有了独特的历史价值,就值得写。我还认为,历史是由一个个事件推动着前进的。历史人物只有推动了历史事件形成才有历史价值。我写的这些罗家人物都是因为他们镶嵌在重大历史事件中,我才有写的冲动。

新湖南:也就是说,您写历史,更看重事,而不是人?

罗宏对,人是因为做事而决定其价值的,人也是通过事件创造历史的。对历史发展没有作出贡献,或者在历史演进中没有发挥独特作用,没有形成事件来固化人的作用,这样的人就缺乏史学关注的价值。历史的躯体是一个个事件构成的,人是支撑事件的细胞。这是我的历史观,也是我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相互关系的看法。我写历史不是简单地关注人,而是关注参与和完成了历史事件的人。

》》将私史写成公史,将野史写成正史

新湖南:在序言中,龚曙光介绍您是“将一部私史写成公史,将一部野史写成正史”,认为您以个人的身份写家族史,但家族私史又显露公史和正史的价值。您怎么看?

罗宏这大概和中国写史的传统有关吧,一般都是帝王将相的史为正史、公史,撰写者也有身份讲究,叫史官。民间家族的历史一是很少有人写,二是写了也不算正宗。所以有史学界朋友说,您以一己之力,独自完成了从明代至民国500余年家族事迹的呈现,很不容易。我要求自己写的东西一定要言之有据,不能满足于家族传说。我写这部家族史,花了5年时间爬梳史料。我查阅了包括族谱、先人遗著在内的数千部(篇)史籍文献资料,达数千万字。我寻访求教四方亲友数百人,鉴别取舍,消化思考,完成了本书的书写,确实花了不少工夫。我敢说,自己写的内容史料支撑是比较扎实的。龚曙光是个读书很多的人,他可能觉得我的考据还能自圆其说,可信度比较高,不是满足于道听途说,对正史作了充实或者纠正。所以这么评价。

新湖南:您这本书,写的家族人物和事件都是湖湘历史上的英杰人物和大事件,也是从独特的家族视角去观照湖湘历史和中国近现代史。那么,您觉得,这本书对于湖湘文化研究有什么作用呢?

罗宏我这部书在引用史料上比较罕见,甚至独家资料比较丰富。我希望可以给湖湘文化研究者提供新的史料参考。同时,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是湖湘文化研究的一些突破。第一是叙述视角的突破,第二是丰富了对湖湘历史细节的认知和更正。第三是填补了湖湘家族史研究的空白。

》》与先人对话,骑着先人的马,走未来的路

新湖南:在这部书中,您对您的先人态度比较客观,并且有批判意识,不是一味地溢美。

罗宏我不是想给先人歌功颂德、耀祖光宗而写这本书。我是在先人的故事中看到了我感兴趣的东西才写此书。怀念,是为了更好地前行。我是把人当生物来研究的。我只关注真相,没有粉饰维护之心,这才是学者应有姿态。我对先人怀有后人应有的礼貌和尊敬,但我不会在精神上向先人跪下,顶礼膜拜。相反,我是想骑着先人的马,走未来的路。我相信先人也愿意给后人当马骑,好让后人走得更远。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孙超过自己?我要是跪在先人脚下,就叫对不起先人,就叫没有出息的子孙。我和先人是对话关系。这是我写这部书的一个原则。我又没有评职称树学术山头的焦虑,还拒绝了许多商业写作,自费投入几十万调查采访,收集资料,走了小半个中国,投入五年心血,最后写出一部只是歌功颂德的马屁书,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新湖南:您既是作家又是学者的双重身份。这部书在写作上夹叙夹议,叙事有故事性,议论也有深度。这二者间也有关系吧?

罗宏我的专业是文艺理论,在大学教了40年文艺理论,应该说理论功底还是可以的,我的学术文章和评论文章是拿得出手的。在专业之余,我也从事创作,写小说、电视剧、电视专题片,也获了不少奖。这些经历使我能够比较自如地在抽象思维和形象思维之间转换和融会。所以我写东西的可读性和思想性应该不会太对不起读者。

新湖南:我还注意到,您近几年有大转型,特别关注湖湘文化。这和您是湖南人有什么关系吗?

罗宏我三十而立那年考研究生离开湖南,毕业后去了广东教书,也是三十年。我的根在湖湘,我最大的亲友圈在湖南,我爱家乡,这是一方面。其次,我的家族史与湖湘文化的一段辉煌历史密切关联,给我提供了写作的丰富素材,包括家乘史料,我不能浪费资源,这也是一方面。但是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了解湖南这百年来的文化历史状况,就能解读近现代中国演进的奥秘。我觉得近现代中国,很大程度上是在湖湘文化意志推动下发展的。这是最吸引我的一个方面。我不是为做什么学问而研究湖湘文化,我就想知道近现代中国演进的奥秘。

《湖湘世家 · 鼓磉洲罗氏》简介:

本书以湘潭(今株洲)鼓磉洲罗氏五百余年的家族史为线索,将罗氏主要人物的命运融入中国历史的变革中,探索作为翰林学士、教谕、幕僚、山长、将军等的罗氏子弟在南明王朝的覆灭、鸦片战争、洋务运动、五四运动等关键历史节点下跌宕起伏的命运。

作者罗宏以大量珍贵的诗文汇稿、日记信件、族谱方志等历史文献为基础进行严谨考证,对湘军、湘学派系等重要历史议题作出深刻思考的同时,展现了独特的叙事魅力,使读者得以窥见湖湘历史乃至中国历史鲜为人知的一面。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