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高官的假侄子嚣张,真侄子低调

2020-04-30 10:17:18

蒋德钧(1852—1937),湖南湘乡人,湘军名将蒋凝学(官至陕西布政使)的长孙。此人国子监监生出身,年少时即以军功保举做官,一直升迁到候补道员。光绪八年(1882)补了实缺,被委任为四川省龙安府知府。

龙安府位于四川西北部,辖平武(今四川省平武县,附郭县)、江油(今四川省江油市)、石泉(今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彰明(县治在今四川省江油市彰明镇涪江西)四县和三土司。该府幅员辽阔,地瘠民贫,汉族和羌族杂居,社会状况复杂。蒋德钧在此地做了十二年知府,严吏治、靖治安、兴教育、办慈善、轻徭赋,颇有建树,官声很好,当地人为他修建的纪念牌坊至今犹在。

在知府任上,蒋德钧查获了一件有意思的案子,将一个冒充曾国藩胞侄的骗子抓捕惩治。据《蒋德钧辑》(李超平、杨锡贵整理,民主与建设出版社,2019年10月)记载,一位叫曾纪南的官员,候补道员,二品衔,自称是曾国藩的胞侄,游走于四川官场。

曾国藩的子侄确实是“纪”字辈,如曾纪泽、曾纪鸿、曾纪瑞,等等。曾氏全国通谱,曾纪南也应该是骗子的真名。那时候信息不发达,曾文正公已经去世多年,也没人想到写信去湘乡曾府或还在做官的曾国荃核实一下,就信以为真。此人很会来事,他首先到成都拜见四川总督,认他做老师。蒋德钧为避尊者讳,只说是“某制府”。当时的川督是刘秉璋,刘秉璋乃安徽庐江人,淮军系大佬,曾国藩生前曾对其很是器重。他投桃报李,对这位文正公的亲侄子很亲热。总督如此,下面的官吏对曾纪南的态度自然很好。“司道公宴,致程仪甚丰。”各衙门官员争着请曾纪南赴宴,大方地给他送钱。

很不幸,这个骗子碰到了对曾府知根知底的蒋德钧。蒋家和曾家一个县的,蒋凝学是曾国藩很倚重的将领。别说曾国藩的几位亲侄子,就是他的外甥、远房侄子,蒋德钧也一清二楚。看到省城传来的这件消息,很是惊讶,他知道“文正亲疏族属无此人也”。

如果曾纪南只在成都行骗也就罢了,他自己找死,跑到姜德钧管辖的龙安府来招摇撞骗。他找到龙安、绵州交界的大地主曾体泰家,“乘坐绿呢大轿,红盖前导,仆从数十人”。——骗子一般很善于铺设这样的排场。他对曾体泰说此行在为全国宗圣(即曾参)的后裔办理豁免向官府缴纳钱粮赋税的事,问曾体泰索要一千两银子做经费。曾体泰一听不对劲,就向知府蒋德钧报案。

蒋德钧派公差将曾纪南抓到衙门里,拷问审讯一番,这人全招了,他在外以文正公胞侄之名已行骗多年。于是,蒋将其关进监狱。此人的候补道员衔是真的,但肯定是捐来的,清末有钱就能买顶子。曾纪南在狱中给四川的官员写信告蒋德钧的状,说蒋对他这位有官员身份的人用刑,并历数蒋德钧在龙安府“捕治痞匪之残,察究吏胥之猛”,即指控蒋是位酷吏。

四川在清末帮会力量很大,袍哥们民间结会,一般的官府不敢过问。做过四川按察使(主管一省的监察、治安与司法)的张集馨在《道咸宦海见闻录》中说过,其他省都是布政使重于按察使,唯有川省按察使比布政使重要。蒋德钧奉行胡林翼所言“非用霹雳手段,不能显菩萨心肠”的为政之道,在龙安府行之有效,官场和民间普遍肯定。曾纪南这样的控告,没什么用。总督、布政使、按察使等大员接到告状信后,很尴尬,因为他们都被骗了,只能将信置之不理,装着没这事。独有四川盐道延煜(北京长大的旗人)读信后,大声赞扬蒋德钧,认为这是仇家的“表扬信”呀。“此《实政纪》也,出怨家仇人之手,视铭钟鼎纪旂常而益信也。”蒋德钧任满一届将赴京述职时,先到成都请示上宪,素昧平生的延煜听说后,赠送蒋德钧三千两银子做盘缠。

曾国藩的一位亲侄子、曾国潢长子曾怀柳却是十分低调,为了避嫌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世。曾怀柳原名曾纪梁,字晓臣,号介石。曾家太旺了,实实在在的湖湘第一家,民间传言“曾氏家门鼎盛,县官每次送秀才一位”。曾家的子弟考秀才较容易,老百姓不服气。于是曾纪梁改名为“怀柳”——他仰慕柳下惠。去参加院试时曾怀柳故意不注明前三代的真实姓名,让考官不知道他是曾国藩、曾国荃的亲侄子,因此过了四十岁才凭真本事考得一个生员的身份。曾怀柳终身不仕,寿终八十四,是他们堂兄弟中最后一位去世的。蒋德钧为其送挽联赞颂道:

八股宿儒,应试变名声价重;

三公华胄,隐居不仕后人贤。

曾怀柳的孙子曾昭抡是著名的化学家,1926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做过北大副校长和教育部副部长。其孙女曾昭燏为著名的考古学家,曾任南京博物院院长。蒋德钧所颂“后人贤”非为谀词。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