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这位堂曾孙,被称为“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

[来源:娄底党史] 2020-04-24 11:00:25

曾昭抡(1899~1967),字隽奇,号俊奇。一字振馨,又号叔伟,行三,著名化学家、教育家、爱国民主人士。祖籍双峰县荷叶镇,系曾国藩之堂曾孙。192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26年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化工专业,获化工博士学位,同年回国。曾任南京中央大学、北京大学、西南联大化学系教授、主任。1932年参与发起和创建中国化学会,当选会长、常务理事,担任《中国化学会会志》总编辑20余年。1944年在昆明加入民主同盟,与进步人士李公朴、闻一多等一道争取和平民主,反对独裁。1946年再次赴美,出任联合国原子能管理委员会中国代表,在美国原子能研究室从事研究工作。1948年,当选为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首批院士(数理组),赴欧洲讲学,翌年在香港报界工作。新中国成立,由港回国,先后任北京大学教授、教务长兼化学系主任,教育部副部长兼高教司司长、高教部副部长兼全国科联副主席,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所长,中国化学会会长。1955年被聘为中国科学院化学部学部委员。是民盟中央常委、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第一至四届委员。对中国近代化学的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经他审定的化学命题15000多个,为化学名词调整统一和规范化作出了重大的贡献。1957年,他与几位教授提出《对于有关我国科学体制问题的几点意见》,因而被错划为右派。撤职后到武汉大学任教授,创办元素有机化学教研室。“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1967年12月在武汉含冤逝世,终年68岁。1981年3月平反昭雪。撰有《有机化学百年进步概况》、《中国化学之研究》、《中国有机化学研究》、《二十年来中国化学进展》、《元素有机化学.通论》、《原子和原子能》等学术专著。

出身官宦世家

曾昭抡系著名女考古学家曾昭熵之兄。曾昭抡的曾祖父曾国潢是曾国藩的弟弟,系清六部郎中,建威将军。父广祚系清县学附生、江苏候补道、诰授中宪大夫,著有《屏锲斋诗文》行世。母亲陈季瑛,茶陵书香名嫒,琴棋书画,无所不长,思想开明,有远见卓识,教育子女,既承家教,又能适应潮流.与时俱进。

曾昭抡1899年5月25日出生于湖南长沙市,兄弟姐妹7人。他自幼平和淡雅,笃行好学。6岁开始接受传统家塾教育,国学根底较为扎实。10岁入长沙雅礼中学。该校是一所教会性质的学校,曾昭抡在这里学习了6年。1915年,年方16岁的曾昭抡考入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清华大学前身)中等科,后又人高等科学习。1920年秋毕业后以公费赴美留学,入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工程科攻读化工专业,1926年毕业,获化工博士学位,成为曾国藩兄弟后裔昭字辈份中学历最高的人之一。

曾昭抡在美国毕业后,正值中国处在第一次国共合作而形成的大革命高潮时期,他不顾美方慰留,以“我很热爱母校,但更热爱我的祖国”作答,毅然回国,在广州兵工实验厂任技师,致力化工科研,决心用科技来振兴贫穷落后的家园。1927年6月与俞大絪结婚,他先后在南京中央大学、北京大学担任化学教授,并任化工科、化学系主任。他在教学工作中,吸取美国科学技术的新成就,进行学校教育改革,如添置实验设备,购买图书资料,改革教学方法,提倡科学研究,为建立30年代中国新型化学科学体系做出了努力。1932年8月,他在南京发起成立中国化学会,为全国从事化学教学和科研的同行们提供一个相互交流、切磋学术的场所。此后他曾连续当选过16届理事会的理事、常务理事。担任过4届会长和1届理事长。1933年,主要由他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化学学术期刊《中国化学会会志》(后改为《化学学报》),担任主编达20年之久。《会志》专载我国化学研究情况,对中外学术交流起了重要作用。他还担任《科学》、《化学》、《化学工程》等杂志的编辑委员,为这些刊物撰写了大量的学术论文。他特别注重化学发展史,尤其是对近代化学发展演进历史的研究,他所撰写发表的《有机化学百年进步概论》、《中国化学之研究》、《中国有机化学之研究》和《二十年来中国化学之进展》等学术论文,曾引起国内外科学界的重视。

投身民主运动

1936年12月,曾昭抡教授率北大慰问团13人,携带捐款捐物等前往绥远(今呼和浩特市)慰问前方抗日将士,与傅作义将军晤谈。他应邀为当地军民作了8场有关毒气及防毒知识的讲演,消除了恐惧心理,增长了防毒知识和能力。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初迁长沙,再迁昆明,合并为西南联合大学。曾昭抡为筹组这一大学的负责人之一,并一直在联大任教,专心致力于教学和科研工作。他毅然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指引的道路,投入到抗日和民主革命的洪流之中,成为西南联大有名的进步教授之一。

在西南联大任教时,曾昭抡看到国民党与共产党分裂,就一反过去不问政治的态度,转而关心时局,选择了跟共产党走的道路。积极参加各种进步活动,他1944年在昆明参加中国民主同盟,与进步人士李公朴、闻一多一道争取民主,反对独裁。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感召下,他在社会各种时事会,演讲会上发表反蒋、抗日的民主言论,受到进步师生的爱慕与支持。

抗日战争时期,滇缅公路建成。到缅甸去考察,是许多爱国青年共同的愿望。一来因为滇缅路是抗战阶段中重要的国际交通路线;二来因为滇缅边境,向来是被认作一种神秘区域。这里人口异常稀少,汉人的足迹尤其很少踏进,据说不过是个充满瘴气、放蛊神奇的故事之境。1941年3月,曾昭抡和20多位同伴,由昆明到滇缅边境进行了一次实地考察,他们由昆明往西,一直到中缅交界处的畹町,前后15天,行程964公里,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记,真实地记录了边陲民族的风土人情,珍贵稀有的植物和美丽壮观的自然景色。曾昭抡著的《缅边日记》于1941年出版,是一部极其珍贵的人文史料。

抗战胜利不到一年,国民党顽固派悍然发动内战,曾昭抡的反内战、反独裁的言论更为激烈,因而遭到国民党特务机关的严密监视。为避免迫害,他于1946年偕同夫人俞大絪再渡重洋,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课程,并潜心科研,从事原子能的考察研究工作。1948年他赴欧洲讲学,1949年初在香港报界工作,并积极参加各种进步活动,等待时机回大陆。

1949年夏,全国面临解放,曾昭抡闻讯,欣喜若狂,自感报效祖国、施展其抱负的时候到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邀请他回国出席会议,参加祖国建设,并派潘汉年前往香港迎接。他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应召回到祖国怀抱。1949年6月19日,中华全国第一次科学会议筹备会成立大会在北平举行,他是120余名代表之一。9月在参加一届政协会议筹备会的134名代表中,他属文化界,是全国唯一的科学家代表,参加了政协组织法草案整理委员会。

新中国成立后,曾昭抡受党信任,先后出任北京大学教务长兼化学系主任、教育部副部长兼高教司长。1953他担任高教部副部长兼全国科联副主席、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所长、全国高分子委员会主任。1955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先后担任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至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务委员。他在潜心钻研科技教学的同时,自策自励,诚诚恳恳致力于行政事务工作。在担任高教部副部长时,他经常深入国内各个高等学校调查研究了解教学、科研情况,听取知识分子的意见和要求,摸索解决发展高等教育与科研中的问题。他兼职虽多,但他不忘曾家祖训,不图虚名,讲求实效,兢兢业业为国效力。他平日尽管行政事务缠身,但对科学研究工作从不放弃,他对有机氧、有机硅、有机硼及其他金属有机化合物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发现了许多新的合成方法和新的反应,从而合成了一系列新型化合物。在制备谷氨酸醌胺、酚类化合物及甘油酯等方面做了许多有价值的工作。他改良的马利肯(Mulli—Ken)溶点测定仪曾为我国各大学所普遍使用。曾亲自审定一万五千多个化学名词,为祖国化学名词的统一命名和规范化作出了贡献。他根据在美国时对原子能的考察和研究著有《原子和原子能》一书,深入浅出地普及原子能科学知识,宣传原子能和平利用的广阔前景。

他身为领导干部,严守勤俭家风,处处以身作则,生活从不特殊;他衣着朴素,家中摆设也很简单,但遇他人经济拮据,即解囊相助。1953年,他去福州、厦门检查工作,火车只到上饶,随从人员准备让省里派出小车来接,他却坚持和大家一道乘公共汽车和步行。1956年他率领高等教育考察团去苏联,不住单人房间,坚持和代表团成员一起居住、生活,赢得人们的尊敬。

矢志科学研究

为了发展全国科学事业,1957年,他和几位著名学者、教授联名,向国家提出一份《对于有关我国科学体制问题的几点意见》,在反右斗争中却被视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纲领,遭到批判,被错划为右派,撤销了一切职务。对于一个事业心很强的爱国人士来说,这的确是一种莫大的痛苦和打击,但他并未动摇自己强烈的事业心。1958年4月,他应武汉大学之聘,征得中央有关部门同意,离开北京,执教武大化学系。这时,曾昭抡已年近花甲,忍辱负重,虽背负着全国“七大右派”之一的招牌,仍孜孜不倦地工作,认真教学,潜心科研,披阅图书,查找资料。在他的领导下,武大化学系建立了有机化学教研室,开办了元素有机专门化学,他任教研室主任,编写了三百多万字的讲义,主讲“有机合成”、“元素有机化学”等课程,并先后建立有机硅、有机磷、有机氟、有机硼和元素高分子等科研小组,这大约是一般人工作量的三四倍。特别是对元素有机化合物的制备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并组织撰写了《元素有机化学》丛书。此书内容丰富,贯彻了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反映了当时最新的科研成果,受到专业工作者的一致好评。

1960年,曾昭抡被摘掉了“右派”帽子,心情舒畅,精神更是焕发。他经常去实验室指导实验或去图书馆查阅资料,不分白天和黑夜,不管严寒与酷暑,每天坚持10多小时的工作,且数年如一日。1961年,他患了癌症,学校领导让他到北京看病、休养,他还是坚持一面工作,一面治病。在3年的带病工作中,他看了数百篇文献资料,撰写了一百多万字的科学论文,并自学日语,又亲自培养一位青年助手编写讲义,接替他所开的课程。这期间,他坚持每年回校两次,指导教学和科研工作。1963年12月,高等院校在天津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有机化学讨论会”,他抱病参加会议,由两个人扶着走上讲台,向大会作《元素有机化学进展》的学术报告,使听众深受感动。1964年5月,他在一份思想汇报中写道:“我虽年老有病,但精力未衰,自信在党的领导下,还能继续为人民服务十年、二十年,以至更长的时间。……”同年11月,他倡议召开教育部直属高等院校元素有机化学科学讨论会,使我国元素有机化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得到进一步发展。

曾昭抡一贯注意热心培养人材,从20年代到60年代,他为中国化学科学的发展培养了好几代将才,如我国著名高分子化学家王葆仁院士、有机化学家蒋明谦院士和量子化学家唐敖庆院士,都是他早年的助教和学生。1956年,他积极提议“在全国办一个力学研究班”,由他与钱伟长两人主管,第一期结业180人,第二期结业240人,这两期学员中有很多人已成为院士。他到武汉大学后,又培养了好几届元素有机专门化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他们现在都已成为一些科研单位和高等学校卓有成就的专家学者和业务骨干,有的担任大学校长、副校长或研究所所长,有的成为教研室主任和副主任。

曾昭抡一生勤奋好学,能熟练运用英、法、德、意、俄、日6种外国文字于专业,在自然科学界学术大师中实属罕见。他曾编写过数百万字讲义,有著译13部,日记与考察记ll部,发表过学术论文与译文164篇,军事评论与时局杂文87篇。他工作起来思想集中,考虑问题深入细致、废寝忘食,终日孜孜不倦。他治学严谨,全部心力都贯注于发展祖国建设事业。这一切成了当代各行各业人们的学习楷模。

“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

曾昭抡的岳父俞明颐曾任湖南陆军小学(武备学堂)总办(即校长)。湖南著名将领程潜、唐生智、龚浩(抗战时曾任第一战区参谋长)等均是俞的学生。曾昭抡的岳母曾广珊则是清末重臣曾国藩的嫡孙女,清末著名数学家曾纪鸿之女,故曾昭抡称曾广珊既是岳母娘又是堂姑妈。

曾昭抡的夫人俞大絪生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比曾昭抡小6岁,上海沪江大学理科学士、英国牛津大学文科学士、南京中央大学教授。俞大絪曾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她热心增长率事业,曾主编全国英语统编教材第五、六册,为我国高等学校的英语教学作出了贡献。曾昭抡和他夫人虽未生子女,但两人和睦相处,共同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了新中国的科学教育事业。

俞大絪有哥弟5人,姐妹5人,她哥哥俞大维两获博士学位,是爱因斯坦高徒,曾连任台湾要职66年(任过台湾国民党的国防部长)。俞大维与德国夫人所生之子俞扬与蒋经国之女蒋孝章结为夫妻。她弟弟俞大绂是我国著名植物病理学、微生物学家,曾任北京农业大学等校教授、校长。她妹妹俞大彩之婿傅斯年(“五四”运动北京大学学生总指挥)为著名历史学家、台湾大学校长。她姑母俞明清之子陈寅恪为我国著名的学贯中西的大学问家。

就因为这些关系,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曾昭抡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无休止的隔离审查和批斗,失去了继续工作的权力,身心受到严重摧残。1967年12月他在武汉大学含冤去世,终年68岁。1981年3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为他举行追悼会,彻底平反昭雪,恢复名誉,新华社为此发了专讯,全国各大报刊均予以转载。

曾昭抡的一生光明磊落,无私奉献;他勇于探求真理、坚持实事求是;他治学严谨、锐意进取;他身处逆境,仍无怨无悔,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身心地置身于教学科研中,甚至在身患癌症后,仍坚持工作,争取为国家作出更多贡献,堪称“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李岚清副总理为他题词)。 作者:刘新初 许遂龙 罗绍志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