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幽禁沅陵的16个月,沅江见证被折断的理想

[来源:沅陵融媒体] 2020-02-19 15:13:36

张学良,字汉卿,1901年出生于辽宁省台安县九间乡鄂家村张家堡屯。张作霖的长子,陆军一级上将,人称“少帅”。

湘西的一座小城,因为电视剧《少帅》的热映再次引起关注。


年轻时的张学良(资料照片)

沅陵,是张学良囚居生涯的第六站。2016年第一场寒潮降临时,这个湖南西部的小城格外清寒。一座山、一座庙,都名为凤凰。似是天意,又像嘲弄。川流不息的沅江水见证着77年前,张学良被折断的理想与忧伤。

一路的颠沛流离,依然没有磨灭他内心的火光。在凤凰山古寺度过1年零4个月,他以亲笔书信向蒋介石请战抗日,也写下过“万里碧空孤影远,故人行程路漫漫”的诗句。

在这位少帅的心中,理想犹如万里碧空的“孤影”,渐行渐远,却始终抱着一线希望,直至他离开沅陵,再度流徙。

养鱼解闷,农民给鱼池挑水每担五角钱

凤凰山位于沅陵城东,与沅水相傍,沿着楼梯登上望江台,凭栏远望,沅陵县城尽收眼底。山顶凤凰寺,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寺也不大,也少见香客进香,在冬日里更显清幽寂寥。44岁的沅陵人邓永松很喜欢站在将军当年久驻的地方,凝视着雾雨茫茫中的沅江,穿越时空,仿佛能与将军那一腔报国的热诚与无奈重逢。

幽禁岁月让张学良只能静心排解烦闷。他叫人将凤凰寺左一块平地辟为球场,临沅水北面陡峭的凤凰山边缘,整修了用红岩板砌成的一条蜿蜒直下江边的两华里长的石板路。以后张学良就常和赵四小姐在此打球、骑马和散步。寺右是一道狭窄的山涧,隔岸是一座船形小岛,中有小桥相连。张学良叫人依照岛形,修建了一座船形小屋,四面嵌以大玻璃矮窗。以后,这里便成了张学良经常看书、钓鱼的地方。


幽禁张学良的沅陵凤凰山

沅陵县政协文史委退休干部姜宏顶干了半辈子收集张学良在沅陵的历史资料,他还记得当地老人说起过的这望江台的来历。1938年冬,沅陵县县长王潜恒,多次暗中托人要求晋见少帅,张学良面对严密监视的宪兵和蒋介石“不得与任何人晤见”的指令,只得遗憾地向来人说:“不必说见,王县长的心意我领了。我这里身体欠佳,去处不多,能否请王县长给我在山顶修个小亭子”。王潜恒遂派人在凤凰山顶古寺右侧改修了一座上下两层的“望江楼”。在望江楼与凤凰古寺之间,又加修了一座宽1.5米,高6米,长30多米的“天桥”。

天桥下面是鱼池,张学良常把钓来的鱼养在鱼池里,有时还买来许多大大小小的活鱼喂养。这鱼池呈长方形,约有半亩地大,但缺水,张学良对给他鱼池挑水的农民格外优待。从凤凰山顶至山脚的沅水江畔挑水,来回有四里路。开始,每挑一担水,宪兵连付给五分钱,张学良听到农民反映便宜了,便当众宣布:“担水一担,给钱两角”。炎夏,张学良看到农民担水爬坡累得满身大汗,很辛苦,又令宪兵连司务长每担水给五角钱。


幽禁张学良的沅陵凤凰山

由于上下山方便,距河又近,张学良每天都要到河边去钓鱼,被一群内迁到沅陵的江苏医学院和国立柳州艺专的学生发现了。他们有的就写信给亲友,谈到自己所见所闻。信件被邮检员查获后,张去钓鱼就只能坐在船上,由专人陪同。钓到鱼后,就在船上煮食。

张学良喜欢钓鱼,也许有对自己当时的处境的理解:既逃不脱,也逃不得,既不能死,也不可死。就如同这天桥下的鱼儿一般。

生活副官在防空洞里留“雪仇”二字

在被秘密转移到沅陵的此前近两年的时间里,张学良从南京辗转到过浙江奉化、安徽黄山、江西萍乡、湖南郴州,他仿佛已经冥冥中觉察到了他的宿命。

1938年,张学良刚到达沅陵时,满街都是逃难的人,秩序混乱。凤凰山距沅陵县城只有2里路,上山的路是修整过的。军统局在沅陵设有办事处,邮电检查也是军统的人负责。军统局局长戴笠此时亦到沅陵,检查对张的监视工作。


刻在防空洞里的“雪仇”二字

知情人后来回忆,当时,来凤凰山陪伴张学良的有夫人于凤至,后来有赵一获,还有一名女佣叫王妈。负责监禁他的,是戴笠指派的特务队长刘乙光和宪兵八团第七连。张学良身边有一位姓杜的副官,是他从西安护送蒋介石回南京时随带的一名贴身副官,少帅走到哪里,他就紧跟到哪里。

刘乙光在凤凰山上划定了禁区:山上前后左右五里为界。沅水河面上至洲头,下至河涨洲十五里为限,散步、运动、钓鱼、游泳不得超越界限。张学良每次出动,宪兵连在线内警戒,便衣特务则在身前身后“护卫”。凤凰山上,更是岗哨密布,戒备森严,许多小道还埋上了竹尖。张学良很不愿意待在岗哨重重的凤凰山顶,除了大雨天或者遇病不便下山外,一般他都要外出,夏天在江边钓鱼、游泳,冬天也要在江边散步,或是同老百姓在一起谈家常。


蒋介石派人在凤凰山修建的碉堡

为了防止原东北部队将人劫走,或日寇飞机轰炸,蒋介石亲自下令指示,设高射炮台,筑防空设施。一时征调周围百姓数十人,掘土凿洞,垒墙围寺,构筑一座攻不破的堡垒。

“现在来我们沅陵凤凰山,周围一公里范围内,仍能找到当时遗留下来的3座碉堡、1个炮台、1个防空洞,国民党特务系统此举,名义上是保护张学良安全,实际是防日军报复轰炸和东北子弟军解救。”邓永松说。防空洞在半山腰,离张学良住处500米距离,四周树木遮蔽,不易发现。洞内两丈多高,不足3平方米,三面用岩石砌成,内置有长排石凳。在一面石壁上,凿有“雪仇”两个楷体字,旁边落款“刘长清”,每个字火柴盒大,后人填了红,格外抢眼。


张学良幽禁在沅陵凤凰山的卧室

据姜宏顶调查考证,这字是当年跟随张学良在凤凰山的生活副官刘长清写的。那时,抗日战火已烧到常德、湘西,日军经常飞抵沅陵轰炸,警报一拉响,张学良、赵四小姐就得躲进防空洞,刘长清看出张学良心情,于是,在壁上留下“雪仇”二字。

“‘雪仇’二字,并不是张学良要雪蒋介石的仇,而是对日本侵略者报民族恨、国家仇,这是民族大义,绝非报小人私仇!”姜宏顶解释说。

自请杀敌,蒋介石送美国进口渔竿敷衍

国恨家仇,张学良从来没有忘记,作为一名军人,他随时准备上前线,去战场。1938年9月,湖南省主席张治中由长沙到湘西视察,顺路至凤凰山专访张学良。两年前,张治中曾在南京造访过软禁在宋子文公馆的张学良。分别两年,再次重逢时,两人谈得最多的依旧是抗战问题。张学良急于参加抗战,他说:“抗战一年多了,全国军民都踊跃参加。我身为军人,反而旁观坐视,实在憋不住了!对我来说,这是国难家仇,我怎能忘得了皇姑屯事件!怎能忘得了九一八!我的部属望着我,全国人民望着我。他们怎能不问:张某人到哪里去了?”

那次与张治中见面吃饭结束时,张学良对他说,“文白兄难得来一趟,这次回去,是不是请您给蒋委员长再说一下,我还年轻,身体很好,国家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我想出去,带领17万东北子弟兵,抗日杀敌,为国捐躯!”张治中有些为难,“这件事还是请汉卿兄自己说,你写封信,我带回去,你看是否妥当些?”


在华清池宴会上的蒋介石与张学良

张学良在凤凰山上小书房,当场提笔写信一封交给张治中。不料这次回去不久,长沙发生大火,省党部迁往耒阳,其他省直机关迁往沅陵,张治中被搞得焦头烂额,张学良托办的事也不了了之。

之后,戴笠到凤凰山了解张学良的情况,张学良自然询问信的事,戴笠说“蒋先生未置可否,只是让我劝你好好读书。”张学良难捺内心激愤说:“读书,读书,可叹偌大个国家,除了这凤凰山,哪里还放得下一张安稳的书桌!”


1930年,张学良、宋蔼龄、于凤至、宋美龄、蒋介石

姜宏顶在研究张学良软禁生涯资料时发现,当时国民党要员张治中、戴笠、莫德惠、王新横、张严佛曾经到沅陵凤凰山看望张学良,张学良每次托他们转告蒋介石,自己渴望重获自由,为国作贡献的心事,然而,每次请求都石沉大海。

戴笠第二次来访,问张学良情况,他告诉戴笠说:“沅河鱼多,但不好钓。”戴笠将原话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说:“他心里还是想出来,什么鱼多不好钓,这是在向我伸手要兵权嘛!”不久,蒋介石派人给张学良送来一根美国进口的高级海竿,张学良气得将它扔在一边,一次也没碰过。

不准你叫我“司令”,就叫我“张老百姓”

山野寂寞,谁人能懂?失去自由、壮志难酬的张学良非常苦闷,除了看书、打球外,他下山去,开着船,在前后宪兵看护下,到江心学钓鱼。给他撑船的杨绍泉成了张学良在沅陵最亲近的当地人。

姜宏顶曾采访过杨绍泉,杨绍泉经常讲到,当年的张学良年轻英武,神采奕奕,待人非常和气,但也会无故生出一些脾气。他说过这样一件事:他刚给张学良撑船时,不知道这人是谁,后来听别人都称他“张司令”或者“少帅”,也就跟着这样叫了。可是,有一次,他刚开口叫了一声“张司令”,张学良突然大怒,将桌子一拍,两眼瞪着他一字一板地说:“我是什么‘司令’,你不知道我早就被蒋介石撤职罢官啦!以后再不准你叫我‘司令’,就叫我‘张老板’、‘张老百姓’。”顿了顿又说:“不过,你可要弄清楚,张老板与那个蒋老板是不同的,我张老板是爱国的。”杨绍泉说,张学良说这话时眼里满含着泪水。


放在凤凰山的张学良塑像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学良与杨绍泉的友谊越来越深。每当风和日丽,杨绍泉总是稳稳地驾起小船,载着张学良到沅江中心钓鱼、捞虾、游泳。肚子饿了,张学良就叫人将饭菜摆在船舱里大家一块儿吃。头几回,杨绍泉有些拘束,不肯和张学良一起用餐,张学良也就不吃。

还有一件事是杨绍泉怎么也想不到的。1939年端午节前夕,张学良忽然提出要到杨绍泉家去过端午节。杨绍泉开始以为这不过玩笑而已,哪知张学良却认真起来:“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啊,这回偏要到你家去。”这下杨绍泉不免暗暗叫苦:家里破破烂烂的,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哇!张学良看出了他的心事,忙笑着说:“别着急,到时我准备东西,你准备桌椅就行了。”杨绍泉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将屋内室外仔仔细细打扫一番。到了端午节那天,张学良真的带着一群人挑了满满一担酒菜下山来。


张学良幽禁沅陵期间题写的诗

端午节后的一个夜晚,沅水上游下了一场暴雨。顿时,平地三尺,冲毁了两岸很多房屋,不少人畜也被推入江中。第二天清晨,张学良站在望江台用望远镜观看,见到洪流中有人骑在木头上呼救,当即指令宪兵连:“火速动员百姓下江救人”并亲自下山进行指挥,动员凡是有木船的群众,首先救人。救得一人,赏银元五块,当场兑现。在张学良将军的鼓动和指挥下,被淹人家全部被救上岸。得知张学良是救命恩人,百姓们纷纷打抱不平:“像张将军这样的大好人,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

张学良曾在凤凰山的古庙里赋诗一首,借以明志:万里碧空孤影远,故人行程路漫漫。少年鬓发渐渐老,唯有春风今又还。

那春风何时才能又回来呢?张学良难以预料,这如漫长冬夜的幽禁居然长达半个多世纪。而他离开沅陵后也再没有回来过。(潇湘晨报记者储文静 沅陵媒体记者邓永松)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