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南新闻客户端  >  湖南  >  长沙  >  浏阳  >  时政要闻
直击!浏阳隔离区病房内的第一周

[来源:浏阳日报] 2020-01-29 11:36:02

直击!浏阳隔离区病房内的第一周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 潘雅静

自湖南省、长沙市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以来,浏阳全面响应,各项防控工作有序、有力、有效。

为有效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在万家团圆的春节假期,浏阳市人民医院组织了12名医护人员驻扎在感染科隔离病区,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确诊和疑似患者。

“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病魔,到时候大家一起回家!1月28日,距12名医护人员进入隔离区已经有6天,坚守岗位、战胜病毒,是所有医护人员心中坚定的信念。

今日,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采访、还原了隔离区内的医生、护士一周的工作状态。

刚升级为奶爸,主动请缨

战斗在抗击疫情最前线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出现,打乱了很多人的春节计划。

“老婆辛苦你了,照顾好家里,等我回家。”28岁的放射科技师汤杰今年过年的心情有了很大变化,因为他刚有了新的身份——父亲,孩子才刚刚满月。决定去隔离区的当天,他正在乡下陪父亲过生日,得知医院要召开紧急会议后他立即赶回医院,第一时间报名去隔离区参与救治。

孩子才出生不久,又是家中独子,这个决定最初遭到了家人的反对。

“别人的儿子也是儿子,抗击疫情,总有人要冲到最前面,总归是要有人去的,如果不去我会内疚一辈子。”听到儿子如此坚决的话语,汤杰的父母这才松了口,同意他去隔离区,站到了疫情防治的最前线。

“1月22日,在电话里和我说了这个消息后,就回家收拾了几身衣物赶回医院了。”汤杰的妻子周晓云也是一名护士,对于丈夫的决定她很理解。“既然选择了从医,就时刻处在战场上。”唯一的遗憾是,他们一家人错过了孩子出生后共同欢度的第一个春节。每天睡觉前,周晓云都会和汤杰视频,和他说说家里的情况,给他看看孩子。

38岁的赵军,是浏阳市人民医院呼吸科的副主任医师,以前每年都会回老家北盛过年的他,今年同样留在了医院。

“爸爸,你怎么不回来过年呀?”“现在有很多人生病了,爸爸要在医院给人治病,等大家病好了,爸爸就回来陪你。”除夕当晚,听到电话那头儿子稚嫩的童声,赵军耐心地解释,因为要驻扎在隔离区内半个月,当晚所有的医护人员只能隔着手机屏幕和家人隔空过年,道声平安。

一顿营养餐、几袋水果,忙活间隙坐下来歇一歇,这就是隔离区医护人员的“年”。

隔离区里,战斗还在继续。防护服的使用寿命是4个小时,因此医护人员分为2个班,每隔4个小时就换一次班,如果要喝水上厕所,医护人员就得换掉防护服,那脱下来的防护服就作废了。尽管医院能充足保障他们的防护服供应,但是没人知道这场“战役”要持续多久,因此所有的医护人员只要穿上防护服,就憋着几小时不喝水不上厕所,等到换班时,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隔离区里,这样的医护人员还有很多,他们是女儿、儿子,是丈夫、妻子,也是父亲、母亲……但穿上白大褂,他们是永远冲在救死扶伤一线的医生、护士。

“没有别的想法,只因为我们是医生。”隔离区的医护人员们这样回答。

每天消毒6次

晚睡早起,当好安全“守门人”

“感染科大楼三楼是病房,二楼是医护人员的生活区域,每天都要消6次毒。”35岁的黎汝芳是隔离区的护士长,感染科大楼二楼、三楼的空气消毒和地面消毒都是由她负责,整个消毒区域有1000多平方米,消一次毒得花上一两个小时。

在隔离区的医护团队中,黎汝芳承担的是保护病人和医护人员安全的“守门人”角色。为了防止他们被感染,每天晚上,黎汝芳是最晚睡的那个人——做好隔离区域的消毒工作后,还得把所有医护人员的工作服消好毒后才能入睡。

等到结束一天的工作时,往往已经到了凌晨两三点。每天早上,她总是第一个起来的人,因为要安排一天的工作,以及负责医护人员的安全防护措施。

“我本来就是感染科的护士,对于安全防护这方面经验已经丰富,每名医护人员去隔离病房时,都必须由我检查防护是否到位了,然后才能去病房。”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黎汝芳每时每刻都紧绷着一根弦,因为在这场“战役”中,不容许有任何懈怠。

“除夕夜没敢和家人视频,不然就‘暴露’了。”母亲年纪大了,怕老人家担心,进入隔离区将近一个星期了,黎汝芳时至今日还没有告诉老人,只说是医院要加班,不能回家过年。除夕夜,她也没有跟家人视频,只是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面对记者的采访,提到家人和同事,黎汝芳忍不住哽咽了。“我的同事们都特别棒,有几个特别年轻的90后护士今年才参加工作,就留在了医院过年。”黎汝芳说,虽然没法出去,但是在感染科的大门外,每天都有同事送来的爱心餐和水果。

尽管已经连续高强度工作一个星期了,但对于这场战役,所有参战的医护人员都保持着昂扬斗志。

防护用品优先保障隔离区

第二梯队人员正在培训

“我们采取自愿报名的方式,召集进入隔离区的医护人员,然后再根据专业及身体素质等个人情况进行筛选。”浏阳市人民医院院感科主任邵会敏表示,第一梯队的医护人员是1月22日进入隔离区,在进去之前医院进行了紧急培训。为了保障隔离区医护人员的生活和安全,医院也在生活、心理、医疗方面进行了多方准备。

一线医护人员的防护物资是否充足?

“我们平时就要求各个科室配备一定量的防护用品,在得知武汉的疫情后就大量采购了医用防护用品,目前医院的防护用品可以满足我们的需求。”邵会敏说,医院的防护用品优先保障隔离区的需求。

同时,医院还成立了后勤小组和医疗救治小组,后勤小组负责隔离区医护人员生活和心理的需求,会每天和他们进行沟通了解其心理状态,及时疏解医护人员的心理问题;医疗救治小组则负责救治方面的技术和方案指导。

据了解,目前医院第二梯队的人员已经召集完毕,进入了培训阶段,主要进行自我防护知识的培训以及前期心理疏导。

“要保障医护人员的工作状态不能太过于疲惫,等第一梯队医护人员的工作结束后我们会进行14天的集中隔离。”邵会敏表示,虽然目前第二梯队的具体人数还没有确定,但是他们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奔赴“战场”。

特 写

隔离区内

病人从“想出去”到“病情好转”

“我要是真得了这个病,你们能治好吗?”“我有没有生命危险啊?”“我觉得我得的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我想出去,我不要待在隔离病房里……”在隔离区病房里,除了参与治疗,医护人员经常要面对病人一个又一个反复询问过的问题,有的甚至是想离开隔离区病房,而医护人员能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安抚、开导。

“你们能留在病房里陪陪我吗?”1月23日凌晨,被收治入院的患者王飞(化名)声音有些颤抖地向护士提出了一个请求。“我们留下来陪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22岁的护士卢靖宇和张文龙都是2019年毕业参加工作,虽然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疫情,但他们很理解患者的心情,被隔离后的孤独无助、对未知病情的恐惧……这都会导致患者的心态不稳定。

卢靖宇和张龙文直接坐在了患者的病床旁和他聊起了天,聊他的家庭、工作,甚至回忆起了童年的趣事。“不要担心,待在这里是对你和家人最好的保护,相信我们!”看到王飞身体有点发抖,卢靖宇和张龙文帮他加了床被子;知道他有糖尿病史,便端来温开水,提醒他服药……在医护人员的开导和照顾下,王飞逐渐消除了恐惧的心理。

赵军表示,其实很多进入隔离区的患者起初都会感到恐惧、不安,即使是医护人员也有害怕的。

“我们是人,不是神,面对疫情感到害怕是正常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迎难而上,如果我们都怕,怎么去开导病人?”赵军说,每当这个时候,医护人员都会拿出自己最镇定的一面安慰患者,到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看到隔离区内井然有序的工作,患者王飞调整好了心态,目前病情好转。

[责编:封豪]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