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因何未写海棠诗?

[来源:文史杂志] 2019-02-21 10:51:38

李凤能

唐人咏海棠,数及成都,如:

昔闻游客话芳菲,濯锦江头几万枝。

纵使许昌持健笔,可怜终古愧幽姿。

——贾岛:《海棠》

云绽霞铺锦水头,占春颜色最风流。

若教更近天街种,马上多逢醉五侯。

——吴融:《海棠二首》(之二)

浓淡芳春满蜀乡,半随风雨断莺肠。

浣花溪上堪惆怅,子美无心为发扬。

——郑谷:《蜀中赏海棠》

这说明成都海棠是很有名的。杜甫是名满天下的大诗人,安史之乱中来成都,在浣花溪畔住了好几个年头,于此写诗数百首,却并无一言半辞咏及海棠,又是什么原因?

最早发现这个问题的是郑谷,他不仅在《蜀中赏海棠》诗中有“子美无心为发扬”的句子,而且还加了一条注释:“杜工部居西蜀,诗集中无海棠之题。”其后薛能、王禹偁、郭稹、王安石、苏轼、范成大等,都曾指出杜甫无海棠诗。

杜甫为何不写海棠诗,宋人对这个问题的探索最为活跃,并且提出了许多猜想和臆说。吴中复认为,海棠诗难写,因此杜甫没有写。他的《江左谓海棠为川红》咏道:

靓妆浓淡蕊蒙茸,高下池台细细风。

却恨韶华偏蜀土,更无颜色似川红。

寻香只恐三春暮,把酒欣逢一笑同。

子美诗才犹阁笔,至今寂寞锦城中。

说杜甫诗才不逮,因而“搁笔”,显然难以服人。曾幾说,海棠诗嘛,杜甫是写过的,只是被六丁神取走了,所以后人看不到了。他的《茶山集》卷四有《海棠洞》:

玉颊酒潮红,醉头扶不举。

杜老岂无诗,应为六丁取。

这种低级神话当然没有什么市场,因而无人附和。陆游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他以为海棠诗杜甫应该是写过的,只是失传了。这有《剑南诗稿》卷三的《海棠》诗为证:

谁道名花独故宫,东城盛丽足争雄。

横陈锦障阑干外,尽吸红云酒盏中。

贪看不辞持夜烛,倚狂直欲擅春风。

拾遗旧咏悲零落,瘦损腰围拟未工。

陆游自注云:“老杜不应无海棠诗,意其失传尔。”然而,失传只是陆游的猜测,可惜他也拿不出依据。杨万里则主张杜甫没有见过海棠,自然也就无从咏海棠。请看他的《海棠四首》之四:

吾诗多为海棠哦,花意依前怨不多。

已拆未开浑是韵,乍浓还淡总由他。

留连春色能销底,请托东风定肯么。

岂是少陵无句子,少陵未见欲如何。

杜甫真的没有见过海棠吗?未必。杜甫见没见,杨万里怎么知道?再说。杜甫有许多写花的诗(包括在成都的作品)都不提花名,其中有否咏及海棠也不好判断。宋代诗评汇编《古今诗话》于“海棠诗”条则提供了另一种说法:

杜子美母名海棠,子美讳之,故杜集中绝无海棠诗。

古人讲究避讳,说杜甫因避母讳而不写海棠诗,这种说法有一定的合理性,因而得到后世许多人认同。不过,反对意见也是有的,清人李渔在《闲情偶寄·种植部·海棠》中就说:

生母名海棠,予空疏未得其考,然恐子美即善吟,亦不能物物咏到。一诗偶遗,即使后人议及父母。甚矣,才子之难为也。

不过,李渔还没有把最为关键的地方讲清楚,那就是杜甫的生母是否真叫“海棠”。只有是,《古今诗话》的说法才能成立;如果否,那这种说法便会不攻自破。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让我们先来研究一下海棠这个名称是什么时候为大众所知的。海棠是苹果属多种植物和木瓜属几种植物的通称与俗称,因此,它不是一个单纯的概念。苹果属植物古人统称“柰”,海棠也就被叫成“柰”;此外也叫木瓜、棠、杜、梨等。海棠叫木瓜,是古今皆然的。《诗经·卫风·木瓜》即有“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的咏叹;而后世习称“海棠四品”(西府海棠、垂丝海棠、贴梗海棠、木瓜海棠)之木瓜海棠,其俗称正是“木瓜”,贴梗海棠也是木瓜属植物。海棠之叫棠、杜,《说文》段注为我们提供了证据:

棠,牡曰棠,牝曰杜。草木有牡者,谓不实者也。小雅云:“有杕之杜,有皖其实。”此牝者曰杜之证也。陆机诗疏曰:“赤棠与白棠同耳。但子有赤白美恶。子白色为白棠、甘棠。少酢滑美。赤棠子涩而酢无味。俗语云涩如杜是也。”依陆说是棠杜皆有子。然種类甚多。今之海棠皆华而不实。盖所谓牡者曰棠也。

至于把海棠叫梨,也是不争的事实。请看王维《左掖梨花》:

闲洒阶边草,轻随箔外风。

黄莺弄不足,衔入未央宫。

北宋时李昉﹑徐铉等编纂的《文苑英华》就对王维诗题的“梨花”注释道:“海棠花也”。晚唐诗人韩偓在《见花》中也有“血染蜀罗山踯躅,肉红宫锦海棠梨”的句子。王维与杜甫年龄相差无几(杜甫仅比王维小11岁),故他们可说是同时代的人。王维咏海棠却题“梨花”,可见那时国人还没有把海棠叫做海棠。既然那时没有海棠这个叫法,杜甫母亲便断无取名“海棠”之理;杜甫母亲不叫海棠,杜甫又讲的哪门子避讳呢?王禹偁曾写过一首《送冯学士入蜀》,也讲到杜甫“不赋海棠诗”,颇值得我们玩味:

锦川直共少年期,四十风情去未迟。

蚕市夜歌欹枕处,峨嵋春雪倚楼时。

休夸上直吟红药,多羡乘轺听子规。

莫学当初杜工部,因循不赋海棠诗。

这里的“因循”,即沿袭、承袭。《汉书·百官公卿表上》:“秦兼天下,建皇帝之号。立百官之职。汉因循而不革,明简易,随时宜也。”《后汉书·梁统列传》:“宣帝聪明正直,总御海内,臣下奉宪,无所失坠,因循先典,天下称理。”《北齐书·文宣帝纪论》:“显祖因循鸿业,内外协从,自朝及野,群心属望。”这几处的“因循”,说的都是这个意思。按照这个意思来理解,那就是杜甫之前的诗人,也一概没有赋过“海棠诗”。查《全唐诗》及历代唐诗选集,凡唐诗人之咏海棠者,如薛涛、李绅、贾岛、吴融、郑谷、齐己、薛能、韩偓、何希尧、顾非熊、温庭筠辈,其生活年代无一不是在杜甫之后;而初唐、盛唐诗人中,竟没有一个人在诗题或诗句中用过海棠这个词。这又是何故?

海棠得以海棠这个名目被世人知晓,研究者们大都认为是缘于贾耽在唐德宗贞元年间(公元(785—805年)编著的《百花谱》。该书不仅在古文献中较早使用了海棠这个称谓,还誉海棠为“花中神仙”。由于贾耽曾居德宗、顺宗、宪宗三朝宰相,又是著名地理学家,故他编撰的《百花谱》颇有影响。此后唐人才逐渐对海棠重视起来。

上述有过海棠之咏的唐代诗人,生年最早者为薛涛(约768—832)。薛涛写过两首与海棠有关的诗:

吴均蕙圃移嘉木,正及东溪春雨时。

日晚莺啼何所为,浅深红腻压繁枝。

——《棠梨花和李太尉》

春教风景驻仙霞,水面鱼身总带花。

人世不思灵卉异,竞将红缬染轻沙

——《海棠溪》

前一首题目中称海棠为“棠梨”,后一首题目中则直呼“海棠”,这说明什么?说明薛涛所处的时期,是海棠这个称谓从“棠梨”变革为“海棠”,逐渐完成转身的时期。

李绅、贾岛,在《百花谱》问世时,年纪都不大,而吴融以下诸人,则还没有出生,故他们之咏海棠,当在《百花谱》成书之后。因而可以认为,是《百花谱》对海棠的宣传扩大了海棠的知名度,从而促成了唐人的海棠之咏。

杜甫逝世于公元770年,那时贾耽还没有编撰《百花谱》,海棠还不被唐人称作海棠,所以他的诗集中没有海棠诗,也就不足为怪。这也可以解释初唐、盛唐诗人中没有谁在诗题或诗句中用过海棠这个词的原因。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