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孙漪:感恩湖南百姓,感叹“无湘不成军”

[来源:衡阳晚报] 2018-07-06 07:42:59

国民革命军第100军63师189团2营中尉副官

孙漪:我们离衡阳城最近时只有半里路

93岁的抗战老兵向记者展示军礼

孙老通过文字与记者交流

孙老喜欢侍弄花草

↑孙老珍藏下来的各种荣誉勋章

■文/图 本报记者 罗文鹏

【老兵档案】

孙漪,男,1925年出生,江苏溧阳人,逃难时被一位伤愈的国民党连长带到部队,15岁正式入伍,参加过衡阳保卫战、雪峰山战役等,曾在国民革命军第100军63师189团2营任中尉副官。

2018年3月10日,江苏省常州市溧阳市,阳光热烈地打进老兵孙漪的院子里。听说衡阳的记者要来采访他,这位93岁的老人激动得一夜未眠。他依然像个火热的战士,说起话来声如洪钟,深情讲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衡阳保卫战。

据他讲述,读小学四年级时,溧阳沦陷,县城被炸得无完整的房屋。日军四处烧杀掳掠,用电线把人头串起来,血淋淋地挂在城门上。父母将一些钞票缝进他夹衣内,嘱咐他向后方逃,见了年纪大的喊伯伯叔叔。他艰难地向安徽的宁国山区走去,这是当时很多溧阳年轻人的逃亡路线。在安徽绩溪的伤兵医院,他碰到100军63师一位伤愈的连长,于是跟着进入了部队。

15岁的时候,孙漪正式参军,成为100军63师189团的一名小战士。到1944年衡阳保卫战爆发时,他已经是一名中尉副官,整个营的枪炮、弹药、伤兵等方方面面都要参与管理。

在外围攻打日军,离城最近时只有半里路

“100军63师的187、188、189三个团接到命令,从三个不同方向穿插靠近衡阳。”孙漪回忆,当189团到达靠近衡阳的衡宝公路一带时,第10军已经坚守衡阳城40多天。

189团以连、排为单位,趁着黑夜在衡阳城外穿插,机动袭击日军装载物资的车辆,派出突击队攻击日军仓库,看到汽油就烧。到接近衡山至衡阳的铁路线上,二营活捉了七名日军,副营长史之光因此升任营长。

沿着衡宝公路,189团打了半个月,天天打仗,消灭了不少鬼子。孙漪回忆,衡阳是丘陵地带,很多小山包,他们经常与日军争夺山头。其中,在衡阳一个叫做黑坳的地方打得十分艰苦,一个连攻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攻下来,督战的副团长涂犹龙亲自上阵。

“这个山就是我们的坟墓,没有命令不能退却。谁要是退却下来,不管是连长、营长,都要枪毙!”孙漪说,打仗要全心全意,回来就回来了,回不来就是“来生再见”。最终,他们攻下了山头,但副团长涂犹龙腿和脸两处受伤。

当时,孙漪所在的部队也制定了严明的军纪:老百姓的东西不能拿,树上的李子、梅子不能摘,借宿用了农民的稻草要捆好,门板要装好,卫生要搞好,没有命令不准到老百姓家里去。没有房屋住的时候,在山里挖一个坑,躺下就睡。有一次,从浏阳急行军至常德的路上,许多老百姓煮了浓稀饭用缸装着,一勺勺地喂给士兵们吃,大家一边吃一边走,但就是不能停。有时候几天不吃饭,就一直不停地徒步行军。

既然军纪这么严明,为什么没有全力攻进衡阳城呢? 孙漪说,“我们外围部队是负责牵制日军,接近衡阳城时接出一些伤员,撤出一些重武器,这是上级传达下来的意图。”

在189团占领的一个山头上,孙漪看到的衡阳城已经被烧光了,全是“山头”——当地方言:是指没有屋顶的墙。他们还从无线电通报中得知,第10军一个排被日军的毒气弹全部毒死了。

他说,189团离衡阳城最近的时候只有半里路了,但即便下了命令死攻,也打不进去。衡阳沦陷后,他们接到了四五十名突围出城的伤兵,还带出来一些重机枪和轻机枪。直到他们撤往邵阳西面的高沙,孙漪从团部一位严姓书记官处得知衡阳守军发出了“最后一电”。

“方先觉在衡阳城守了47天,他的第10军不容易,不怕牺牲,敢于斗争,打光为止。”他感叹道。

感恩湖南百姓,感叹“无湘不成军”

“一切以保健为首要,要好好的活下去。”“少回想过去,多思考未来。”“管好嘴,小心腿。”孙漪今年93岁了,墙上贴满了养生哲学以时刻提醒自己。他的床中央放着一个木药箱,以便随时取用。

他听力不好,要在纸板上写字才能保证顺畅地同他交流。腿脚也有些不便,要拄着拐杖才能颤颤巍巍地走路。但听说衡阳媒体采访组要来,孙漪兴奋得一夜未眠,把所有养生哲学抛诸脑后,请照顾他的邻居早早复印好自己的回忆材料。他说,湖南人是他的恩人,一直对湖南人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他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原来,在安徽绩溪的伤兵医院,189团那位连长把他带回部队后,由连特务长教他练字,这位特务长是湖南宁乡人,叫叶德祥,大他30岁,视他如子弟,各方面对他很关心,还教他文书工作和文牍事务。这位湖南人令他终身难忘。

提到湖南的普通老百姓,他虽然没办法记起具体的人名,但赞美起湖南人来好像开机关枪一般。“湖南老百姓对抗战贡献大,我们带出来的伤兵,都是湖南老百姓一路一路送到后方去的。”

“老百姓送子弹、粮食,带路,跟着部队一走就是七八十里路。”

“湖南妇女同志给官兵做鞋子、衣裳,比对自己子女还好,感激得很!”

“全国处处抗战,湖南的兵、湖南的部队最牛!我们部队大部分是湖南人,团长也是湖南人,无湘不成军!”说罢,他还在白纸充当的“提示板”上郑重写出“无湘不成军”几个大字。

湖南人的快意恩仇也让他印象深刻。他记得,一位帮忙看守日本俘虏的湖南老百姓,听到日本俘虏喊渴,不仅不给水喝,还立马走上去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这虽然不对,但足以看出湖南人嫉恶如仇的性格。”

可亲可爱的湖南人、衡阳人,让孙漪终身难忘。分别时,他紧握着记者的手,扯开洪亮的嗓门,十分真诚地请求道:“你给我带个信,谢谢湖南的乡亲、父老、同胞,我忘不了他们,经常想到他们。我老了,走不了那么远,不能去看他们,祝他们生活幸福、家庭幸福,身体健康!”

[责编:吴名慧]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