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虞亦勤:怀着国仇家恨参军,曾打过衡阳保卫战

[来源:衡阳晚报] 2018-07-05 00:12:37

国民革命军第100军63师189团少尉军官

虞亦勤:在城外打死四个伪装的鬼子

↑抗战老兵虞亦勤

↑与前来看望的志愿者合影

↑与女儿、女婿住在一起

文/图 本报记者 罗文鹏

【老兵档案】

虞亦勤,1923年8月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溧阳市社渚镇城桥村。1943年,他身怀六甲的新婚妻子被日寇逼着投塘而死,怀着国仇家恨,他和同村的虞小保、虞济深三人于当年春节后赴安徽省广德县追随国民革命军第100军。他先后参加过常德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衡阳保卫战等战役,当过代理排长和代理司务长。

在江苏省常州市溧阳市农村,记者找到了被孙漪招募进入100军63师189团的虞亦勤。他家住在社渚镇城桥村,一个典型的苏南水乡,村外平原地带青草萋萋,小桥、流水、人家构建起一个平静闲适的生活画面。如果没有经历战争,虞亦勤的人生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中平静度过。

1943年春节前夕,身怀六甲的新婚妻子被日军害死,他带着国仇家恨追随100军,打过许多战役。衡阳保卫战爆发,100军63师189团作为外围部队,在衡阳县金兰寺一带阻击日军增援部队,曾经攻至衡阳城外,并与日军有过接触。

怀着国仇家恨参军

时至今日,只要一说起当年那位青梅竹马的新婚妻子,老人的眼泪就簌簌地落下来,半晌才说话,“这件事我对不起她……不说了,不说了。”

女儿虞留凤称呼父亲的这位妻子为“钱妈妈”。据其讲述,那是在1943年春节前夕,一队日本兵从镇里往村里走,正在家门口淘米的“钱妈妈”看到后,立马站起来逃跑。但因为穿着窄口的旗袍,怎么也跑不快。当她慌不择路地跑到一口大池塘前,日本兵正步步紧逼,为了不受侮辱她纵身跳下池塘。

“钱妈妈长得非常漂亮,从小跟父亲感情特别好,在水塘淹死的那一年才19岁。”虞留凤说。

事后村民们讲述,“钱妈妈”落水后还伸出头来透气,但日本兵围在岸边悠然自得地吸烟,直到她彻底沉下去时才离去。当时,虞亦勤结婚才2个月左右。他抱着新婚妻子的尸体痛哭了一天一夜,从此与日寇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为了复仇,虞亦勤追着国民党的部队跑,最终在安徽广德县被同乡孙漪招进了100军,分配到63师189团2营6连3排9班。

丢了武器就要被枪毙

虞亦勤说,100军的军纪非常严格。上阵杀敌时,谁若说“我不去”,立马就地枪毙。军队成分复杂,有土匪、有小偷,“长官经常在开战前‘杀鸡儆猴’,以维持军纪、稳定军心。”

一次行军途中,部队与日军骑兵发生遭遇战。他的班长是夜盲症,副班长被日军当面砍死,机枪也被夺走了。本来机枪应该是班长背,按照军纪,谁丢了武器就要被军法处置,就地“杀头”。为了拯救这位倒霉的班长,大家纷纷捐钱给班长凑路费,班长最终也成功逃过一死。

“我们的武器太落后了,以至于处处要小心防备。”他说,有一次行军经过一户百姓家,屋子里不见人影,却还有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他忍不住走上去吃了一筷子,连长连忙踢了他一脚,狠狠地骂道:“他妈的,你想死啊!”原来这是连长好心,提醒他附近可能有鬼子打暗枪。

虞亦勤说,日本人的枪有一千米射程,后坐力也小,“我们的枪,哒一下,肩膀往后仰,瞄的就没那么准了。”他说,刚开始部队的装备是“汉阳造”,后来有了进口武器,情况才得到改善。

杀鬼子的功劳被排长抢了

衡阳保卫战期间,100军作为援军,曾经在外围开展战斗。虞亦勤回忆,他所在的部队,最近时离衡阳城不到三里路。他远远地看到衡阳城,房子全被炸没了,是一片片的残墙断壁,用他的话说,“尽是山头”。

在衡阳郊外,到处是日军掳掠,百姓逃亡的惨像。在一个农民家里,他们看到满地是猪皮,猪肉则被鬼子割走了。

虞亦勤时刻保持警惕,一逮到机会就要杀日本鬼子报仇雪恨。一天,有4个穿着国民党军服的陌生人靠近阵地,虞亦勤死死地盯着他们,只见对方不停地挥手大喊。

他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排长下命令不让他开枪。可蹊跷的是,那4个人不走开阔地,偏要往阵地正前方走,然后在离阵地大约5米远的地方徘徊不前。

他警觉地发现,4个人手里拿的手枪不是中国枪,报告排长后,排长立即命令:“抓活的!”但几乎在同一时刻,虞亦勤打出了一梭子弹,把4名伪装的日本兵击毙了。就在这时,日本兵从后方射来一发炮弹。虞亦勤的左腿和左脸同时中弹,好在伤得不重。

“一次性消灭4个鬼子,明明是我的功劳,最终却被排长抢了功,还拿了勋章!”虞亦勤愤愤不平地说。日本人无条件投降70多年了,这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他还向记者讲述,当时部队派便衣队进过城,同日军便衣队发生过交火。在一个当地老百姓的带领下,他们发现一个日军的弹药库,派出了一支150个士兵的队伍偷偷潜进去,一人挑六七条枪、背一盒子弹,偷出来不少武器弹药,带不走的就全部炸掉了。

1946年,当时已是少尉军衔的虞亦勤离开部队回到了家乡,并重新组建家庭育有一女。

[责编:吴名慧]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