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认真听听这个最偏远学校的悄悄话吧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9-10 12:02:41

教师节,认真听听这个最偏远学校的悄悄话吧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通讯员 张为 任可

八景学校,汨罗最偏远的学校之一。教师节前夕,著名作家韩少功先生坐在学校深处的家中说:“有哪位朋友对八景的教育事业给予支持,我老韩请他吃饭,喝茅台!”

八景的山水,吸引了韩先生数十年,而八景学校的老师来来去去,留到如今,最年长的、最年轻的,也都有了各自的故事。

“只要你们肯留下,我做什么都可以。”

“从2009年到2019年,年轻老师待了两到三年就走了。”虽然自己才来八景学校不到两年,校长黄慎已经操了过去没操过的很多心。“这里风景很好,就是太偏远了、钱太少了。”

“只要他们肯留下,任何一个要求,只要不是过分的,我都能答应。”这句话,黄慎说到做到。

于私,他给新来的年轻老师搬所有行李,不让对方动一下手;随时接送周末返家返校的老师,路途再远也在所不辞;于公,他亲自下场教年轻老师管学生,四处筹钱翻新教师宿舍和办公室,找家长委员会解决老师的周末伙食,还找尽自己的同学关系,努力给大家发福利。

“只要把现在分下来的老师能留在八景,能干上四、五年,八景的教育肯定不会差。”黄慎的努力有了回报:最近两年半,八景学校新分到了11个外地老师,远则湘西、衡阳,近则湘潭、平江,但留到现在的人,还有10个。

“学校还在,我就在。”

23岁的黄慧敏,毕业上岗第一年,当上了最调皮的一届初三的班主任。这是因为学校老教师力不从心,新教师又力有不逮。开朗的黄慧敏就被校长“忽悠”了:“你去挂个班主任的名,其它我来帮忙。”

为了管好习惯“放飞”的学生们,整整一年,每晚,各自一间教室改建的大寝室,校长带16个男生睡,黄慧敏和17个女生睡。大家“日夜厮守”,“睡”出了学生的纪律,也“睡”出了黄慧敏对教师这份职业的理解。

“她们在学校的每一个晚上,我都在。收获挺大的,不辛苦。”教龄才一年,黄慧敏发现了一个道理:“原来当老师不是上上课,原来管孩子要从生活中开始管起,学习习惯就是生活习惯。”

“这里确实孩子需要教育,如果我们还走了,可能学校就结束了。”眼看着校长为了留住她们,千方百计尽出,眼看着学校今年因为少一个老师,其他老师都承担起了更多的课堂责任,深受感染的黄慧敏也感受到了肩头职责所在。

“八景学校还在,我就会一直在。”年轻的她毫不犹豫。

“我还是喜欢教书,就回来了。”

在八景学校干了快40年的陈清香,退休了4年,又代了4年课。这期间,她还切除了有癌变迹象的甲状腺结节,送走了两届初三班,现在依旧乐呵呵站在初三班的讲台上。

“我的身体状态很乐观,我们毕业班的老师也有点青黄不接,反正我还是喜欢教书,就回来了。”在陈清香眼里,退休不算事,手术不算事,十几年前长沙某私立学校向她发出的高薪邀约也不算事,“对这里有情结吧,孩子也很可爱。”

继续追问,她的笑容充满感染力:“八景学校,其实讲真,工资挺少的,但我是这里面的人,还是想把这个山区多培养几个孩子出去。”

“山区的教育事业是要人来传承的,我想把这个接力棒一代一代,好好地传下去。”看着学校的讲台站上了如今这群年轻教师,陈老师比什么都开心。

“年年想走,年年没走。”

杨一光如今是学校待得最久的年轻老师。从他毕业开始,“年年想走,年年没走。”结果到今年,已经是他在学校的第13个年头。说是全部青春交给了八景,绝不过分。

“爱人孩子都在常德,照顾了这里的学生,就亏欠了自己的孩子。”每一年,杨一光打算调离去与长年分居的家人团聚,学生们的不舍又一次次留下了他。“上学期最后一堂晚自习结束,学生们抱着我嚎啕大哭,我的心都要化了。”

未来,杨一光当然还是会走,但他还是想说,“如果抛开家庭原因,我会一直留在这里。”他知道学校需要年轻老师,但好在他身后的影子已不孤单。

就在去年,杨一光和他更年轻的搭档,共同拿到了八景小学历史上第二次质量腾飞奖。就在今天,他在音乐课上弹奏电子琴的乐声,都从学生们的耳边,飘向了窗外,或许也飘进了校园深处韩少功的耳朵。

太阳下山不久,韩少功叫来了校长黄慎,掏出了1万元:“这是我送给老师的节日福利,你们不容易。”

[责编:王相辉]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