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吹尽狂沙始到金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1-05-05 13:28:25

文丨陈瑞芳

在吐鲁番恰特喀勒乡公相村,有一片5万余亩的荒漠。几年前,这里曾黄沙遍地,人迹罕至;现如今,已是绿意盎然,欣欣向荣。在荒漠的边缘,矗立着一块掩映在几棵“左公柳”之中的石碑,碑上简单的“湖南援疆林”几个字,述说着一段历史:湖南省第八批援疆工作队与吐鲁番的老百姓并肩携手,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战天斗地,书写人进沙退的传奇。

2016年,入疆不久的湖南省第八批援疆工作队就谋划着如何为吐鲁番的生态环境改善献计出力。通过调研,工作队了解到距吐鲁番市区不足2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村庄,坐落在一片流动的风沙区附近,6米多高的沙丘以每年20多米的速度不断向前推进,将近6000亩农田受到沙害威胁。这就是离风沙区最近的公相村,由于自然环境极其恶劣,该村也是有名的贫困村。每年4到6月,经常刮起7、8级甚至最大12级风。风害频繁,大风刮掉树叶、树皮。这些年来,沙进人退,公相村的一些农田被埋,村庄被迫搬迁3次,逼退1公里多。工作队决定,发挥援疆干部人才力量,自己动手植树造林,同时协调计划外资金,建设生态林1000亩,分3年实施。

在戈壁沙漠植树,种什么既能够保护生态又能兼顾民生呢?经与当地林业部门商量调研,最终决定栽种梭梭。梭梭是适合沙漠盐碱地生长的植物,抗寒耐旱,根系极为发达,遇水就能生长,容易成活,是优良的固沙植物。同时,梭梭的根上寄生一种植物——肉苁蓉(也叫大芸),是名贵中药材,有“沙漠人参”之称。种植梭梭,既可以防风固沙,又可以为村民拓展创收机会,一举两得。

万事开头难,初来乍到的援疆干部人才都没有在戈壁沙漠种树的经验。工作队安排我们前去调研,理清前期工作。大家在一片稍为平整的空地下车,走过一段凹凸不平的土路,穿过一条干涸的水渠,在沙地中行进约一二百米,登上了一块地势较高的沙丘。极目四望,荒漠一望无垠,黄褐色沙丘起起伏伏,连绵的曲线皆是风掠过的痕迹。偶尔有一丛矮小的红柳、梭梭之类散布各处,远处间或有几颗胡杨或柳树矗立,粗犷孤寂。沿着荒漠的边缘继续行走,我们看到了几间埋在沙里、只露出屋顶的房子。当地群众告诉我们,此前都是村民的房舍,风沙肆虐后,把房子都埋了。

在这个严重缺水的公相村,水井都打到了地下160米深。为了合理利用水资源,人们发明了一种精准滴灌模式,就是在需要植树的地方铺设水管,按照作物间距在水管上钻眼,使水流以水滴形式进入作物根区湿润土壤。沙漠植树,三分靠种植,七分靠养护。我们协调请当地相关部门建设好必要的基础设施,铺设好水管。


一切准备就绪。按照前期部署,180多名援疆干部人才分成12个小组,浩浩荡荡开进这片荒漠。在沙子地上种树,每颗树苗必须种在水管滴灌下一滩滩小小的湿地上,且要埋进30厘米左右的坑,才有可能成活。大家分工合作,有的挖坑铲土,有的放苗压土,有的递送物资,忙上忙下,一派热火朝天。附近的村民听说湖南援疆干部人才帮助他们绿化自己的家园,纷纷提着工具和茶水,赶过来帮忙。半天时间,我们与村民一起,种植了梭梭树15万余株,杏树5000余株。劳动至日落时分,维吾尔族老乡送来了馕饼和茶水,能歌善舞的他们还邀请大家跳起了麦西来甫。欢快的乐曲驱散了劳作的疲惫,大家心中充盈着满满的获得感和成就感。

由于工作关系,我是探访援疆林最多的前指班子之一。援疆第二年,有一次,我们刚种下新的梭梭没几天,我陪同一批考察人员前往援疆林。那天市区风和日丽,没想到一到援疆林,大自然脸色突变,狂风怒吼,黄沙漫天。我们踉踉跄跄下车,大风卷着细沙,直往眼睛、嘴巴、鼻子里灌。欣慰的是,上一年种下的梭梭已长到半人高,种下的独枝树苗已生发成一团团一簇簇,虽然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但仍却顽强扎根沙土。难过的是,曾经像长龙一样整齐铺设的黑色水管,已被大风吹得七零八落,新栽的树苗急需补救。看着这般景象,我当即和村民们协商风灾后的补救工作。

一个月后,我陪同另一批考察组再赴援疆林。令我欣喜的是,大风过后的景象已荡然无存。春风吹拂的荒漠,梭梭已然成林,一行行绿色卫士倔强地守护着家园“梭梭滩上望亭亭,铁干铜柯一片青”,新栽的梭梭由于补救及时,大多已成活,又尖又细的叶子冒出了绿芽。有的梭梭还开出了淡黄的、粉红的花,小而稀疏,在风中摇曳,清新又明亮。“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在这枯黄的荒漠中,梭梭展现出他顽强的生命力,为荒漠平添了一份生机、活力与烂漫。继续行走在梭梭林深处,我们更欣喜发现——肉苁蓉也开花了。相比于低调内敛的梭梭花,肉苁蓉花开得张扬而奔放,硕大的花柱在光秃秃的沙地中拔地而起,鲜艳夺目,仿佛他就是沙漠王者!陪同人员告诉我们,我们栽种下梭梭后,当地老乡们十分珍惜湖南援疆人带来的机会,他们从家里扛着树枝、秸秆等,徒步进入风沙区,为娇弱的梭梭树苗建起长达25公里的风障。在湘疆二地共同呵护下,援疆林达到了75%以上的高成活率,老百姓也通过固沙之后种植肉苁蓉,享受到实实在在的收益。“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在这个生态环境如此脆弱的地方,湖南援疆人历尽艰辛,摸索出一条生态改善,农民增收的双赢路子,这是多么有意义、有价值!

在离开吐鲁番之际,我们与新一批援疆工作队领导压茬交接。我陪同他们再一次踏上援疆林,与我们战斗了3年的战场作别。天寒地冻的时节,发黄的梭梭在寒风中频频起伏,似乎在同样地表达不舍与眷恋。青山定不负人。抚摸着冰冷而厚重的“湖南援疆林”石碑,深情回望这一方不再苍凉的土地,即将离疆的援友念起了徐志摩的诗“……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们走了,但新的一批湖南援疆人也来了。他们继续接力在戈壁大漠执着坚守,如同梭梭一般,守护祖国边陲,绽放生命的绚烂。

(作者系湖南省第八批援疆前方指挥部成员)

[责编:刘瀚潞]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