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天籁》:平淡中透出率真和纯情

[作者:杨金鸢]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0-11-23 08:34:49

文丨杨金鸢

张效雄的散文集《寻觅天籁》出版了,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寻觅天籁》是湖南地图出版社新推出的“湖湘新坐标·湘大学子行走芙蓉国”系列丛书中的一部。这套丛书第一辑收录了6本佳作,从地理和人文的角度,记载了湘潭大学早期一些毕业生奋斗的足迹,不论是写人记事,还是绘景状物,或是论事说理,都是从作者亲身经历出发,所说所议,会感觉你处在周围的人物或景物之中,读起来如发生在自我身边的事儿一样自然,亲切又真实。

我的老师、两次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称号的沧南教授在丛书《总序》中写道:这些文字记录的,是个人成长的足迹,是生命拔节的声音,用心去触摸这些文字,我们内心的尘垢会被慢慢地拭去,内心深处会充盈着感动,可以静静地体会什么是湘大精神。丛书每一页的字里行间,刻记着一代代湘潭大学学子成长的年轮。

张效雄是1977级的学生,他5年前出版的长篇小说《风起》曾引起强烈反响,加印多次。他长期在媒体工作,因为工作之便,足迹遍及海内外,饱览大好河山,留下了许多记事抒情的文字。《寻觅天籁》是他业余时间创作的散文合集,收集的是他从事记者编辑工作以后的作品,其中一部分在报刊上公开发表过,还有一些是个人博客和公众号上的文章。这些文章以独特的视角观察风土人情、社会生活,思考人生,写景状物,有感而发,随手拈来,文字不事雕饰,如行云流水一般,像面对面和老朋友聊天,自然表达但不失优美,蕴含深意,曾在读者中产生过较大的反响。

把经历当历史来写,记者出身的作家,不免带上记者的烙印。换句话说,张效雄的散文,自然留有时代的印记。有人说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我想,张效雄就是秉承这样的理念去写新闻的。他在游历国内外的同时,用特别的视角去看世界,去看人看事,去记录历史。他认为,历史就是历史,每一篇文章就是一段人生的记述。年轻的时候不成熟,到老了也未必成熟。其实当作家的人,未必成熟就好。成熟了太世故太圆滑,成熟了思前想后太多,也就没有冲动和想象力。书中保留了一些不成熟的作品,他戏说,保留这些幼稚的作品,就是想把自己的青春保留住。

记风物如数家常。张效雄走过的地方不少,他曾设想写一本《走遍南北西东》,但人生苦短,未必南北西东全都能走遍,于是取了他三十出头写的那篇《寻觅天籁》的题目为书名。他激情勃发,慧眼识珠,每到一个地方,就能够抓到一个地方的特点特征,由小事片景说起,娓娓道来,绘声绘色,细致入微,读后有亲临其境的感受。他试图引导读者去寻觅天籁,感受大自然的亲切。文字如流水一般,可见寻觅是真诚而执着的,至于天籁是否真正找到,恐怕只能靠读者自己去体味。

写景抒情求率真。张效雄是个性情中人,至情至性,在读者的印象中,他是个写小说的,其实他的创作生活是从学习散文起步的。他自称中学时代就受老作家谢璞《珍珠赋》的影响,上大学后爱读杨朔、林林、秦牧和朱自清等大家的散文作品。大学时代,他就发表过散文随笔,其行文风格多有模仿上述大师的痕迹。他不就景写景,而是把情景和人的体会连同一起来写,写得性情率真。当记者以后难免有些套话,但他的散文,与他的新闻作品截然不同,写景写物朴实自然,不刻意渲染烘托,不喜欢大段抒情或讲大道理。

张效雄笔下的景色,如同大山里的清泉一般清澈,每一段话每一个字都蕴含了自己的体会和感受。这或许就是他做人做文的一种本色的风格,纵情寻觅天籁,静心流露文字,平淡中透出率真和纯情。

(《寻觅天籁》 张效雄著 湖南地图出版社出版)

[责编:刘瀚潞]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