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傅“兴瞎子”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0-11-17 07:26:24

大师傅“兴瞎子”

文/李建军

(白沙古镇)

“兴瞎子”眼睛并不瞎,还有着一双大得有点吓人的“牛”眼睛。他是原白沙乡政府食堂的炊事员,原本姓黄,名兴方,浏阳西乡人。本是乡政府机关食堂的一名临时工,90年代初期,因搭上了全县解决乡镇政府机关后勤工人编的末班车,收编为正式编制的工人,成了端铁饭碗的“伙头军”。

“兴子”身材并不很高,但长得肥头大耳,大腹便便,一脑稀疏的头发经常梳得油光水滑。因为爱喝酒抽烟,成天酒气薰天、酒醉罵沙、睡眼惺忪的样子。高兴时,笑得眼睛一条线,活似大肚弥勒佛;发怒时,鼓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牛”眼睛不认得人,操着一口西乡话逢人就骂“华生子”(意即打短命的人)。据说这就是别人喊他“兴子”诨名的原因。

浏阳人习惯称食堂的炊事员为大师傅。因此,政府机关里的人和街周围的人,熟悉的都会当面喊他黄师傅。“兴子”的绰号可不是一般人能当面喊的,只有个别领导和他耍得好、脾气对味的人才能喊,其他人都只敢在背后喊他的诨名。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乡政府食堂)

我不知“兴子”一家是何时因何故来本地落户的,反正他一家都将户口迁移到了白沙茶场里。儿子儿媳就在街上开了个“兴盛”饭店。儿子样子很像他,但没有父亲高,矮矮胖胖,颇爱喝酒。儿媳漂亮聪明,很会打理生意。

在政府食堂下了班的“兴子”经常会在儿子的餐馆里站厨掌勺。因为饭菜可口,又有几个拿手菜,尽管饭店条件简陋,但生意却一度还蛮红火。

“兴子”是个厉害角色,除了脾气大,厨艺也堪称一流,特别是他煎的红烧豆腐、蒸的猪肘子肉,外面酥得色泽金黄,既不烧巴,但火候又到位,淋上的酱油恰到好处,切碎的红椒和葱花点缀其上,黄、红、绿三色相间,盛在碗里还直晃动,活灵活现,极具生命力似的,让人看着就味蕾绽放。咬上一口,更会让你感到咸淡适中,鲜嫩水灵,油而不腻,鲜美无比。吃过的人,往往都会念念不忘,跟尾巴还想再吃。

“兴子”的这两个拿手菜,在政府机关食堂,一般人是很难吃到的。只有喊得他“项子死”(东乡话喊得住的意思)的领导和他耍得好的酒肉朋友才吃得到。其他人想吃,就只有去他儿子的“兴盛”饭店才有吃。

别看“兴子”人就五大三粗,但他却是一个心思缜密,极会迎合领导口味,阿谀奉承摸罗拐、搞逢迎的人。他常常会把一些好吃的菜留着,喊上与他划得来的领导和朋友,到食堂后面他的睏房里吃“小灶”,喝酒聊天。兴致好时,一餐饭要吃上一两个小时。“兴子”喝酒最喜欢喝到佯斜势子(有点头昏脑耷,走路双脚打靠的样子),也最喜欢别人奉承他厨艺好,喊他“大师傅”。

“兴子”除了会逢迎,爱吃奉子菜(爱听好话的意思)外,还善于扯虎皮做大旗,欺软怕硬。他经常会以节约、莫造成浪费的名义,算鼓打钉(精准的意思)地下米做饭,让一些去食堂稍微迟一点点的人吃不上饭或吃不饱饭,不是有饭冇菜,就是有菜冇饭。对一些下乡回来晚,要食堂留饭菜人的话,他从来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当回事。甚至还会对吃饭去得迟一点的人唬唬呵呵。他按时按点把食堂的三餐饭一做完,围裙一收,就到儿子饭店帮忙去了或邀朋呼友去他的“小天地”喝酒扯卵弹去了。冇吃饭或冇吃饱饭的人想吃饭,除非去他儿子的“兴盛”饭店签单消费,他才会高兴做给你吃。

(白沙古镇的麻石街)

对于“兴子”的厉害,我就领教过一次,也就着这次机会对他欺软怕硬的行为狠狠地治了治,让他服贴了。

那是1992年上半年的事。那时,全国上下普遍开展社会主义农村教育运动(简称农村社教)。我作为大围山区委社教工作队队长,带着区广播站长和经管站长,在原白沙乡凤山村驻村开展“农村社教”工作。因为凤山村在乡政府的旁边,村干部就安排我们在乡政府食堂搭伙食,村上给些补助给食堂。乡政府领导同意了这样,“兴子”也就无可奈何,但心里还是窝了一肚子火。

广播站长是个吃了“灵泛得乐”的人,嘴巴皮子最会撮人。他把个“兴子”哄得团团转,在食堂里,不但随时有饭吃,还会经常把他奉为吃“小灶”的座上宾。经管站长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同志,工作十分认真。常常下得乡来又错过了食堂的吃饭时间。下乡回去吃食堂,就总以工作忙的名义跟“兴子”讲,“兴子”根本就不信他那一套。总是板着脸,鼓起一双“牛”眼睛瞪着他说:“过了吃饭时间,冇得饭吃了,搞工作也要按时回来吃饭呀”。经常弄得经管站长在食堂吃不到饭,闹意见。

我得知这一情况后,觉得问题必须解决。于是,我摸准了“兴子”的脾气性格,与村干部商量好,由村干部出面,请他吃饭。“兴子”因为与村干部蛮对脾味,硬不要村上请客,还喊我和村干部到他睏房里吃“小灶”扯酒经。

考虑到“兴子”脾气犟,是个顺毛捋,明着批评他只会火上浇油,于事无补。从不抽烟的我,特意花7块钱买了两包希尔顿牌外烟放在裤兜里。在“兴子”安排的“小灶”餐上,我借着酒劲,既“捋”又“打”,一边专拣“奉子菜”(意即好听话),夸赞奉承他厨艺好,还送上两包希尔顿外烟给他抽。趁着他高兴之时,年轻气盛的我话锋一转,也摆起谱来,批评他不给因工作误餐的区委社教工作队同志在食堂吃饭的错误,给他上纲上线地上了一堂“政治课”。

酒喝得有个八开(即八成的意思)的“兴子”,胀红着脸,连声道歉对不起,表示以后再不会给颜色老同志看了,保证食堂随时有饭给误餐的同志吃。

看到问题得以解决,我也非常高兴,又一口气连敬了“兴子”三杯酒,直喝得“兴子”酩酊大醉,第二天醒来还总讲我客气,要我莫见怪(莫计较的意思)。从此以后,在食堂里,这位老同志再冇遇到吃饭不到的情况了。

从“兴子”的身上,我读懂了古人言“厨下无人莫乱钻”的深刻含义,也理解了人们为何称“伙头军”为大师傅的道理。


[责编:封豪]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