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丨绽放那一瞬间的辉煌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0-10-19 08:35:53

绽放那一瞬间的辉煌

张逸云

走进莱茵河,就想体验一把欧洲河流固有的秉性和风情。

抬眼看去,不宽的水面泛出淡青色光泽。借助飘忽的光亮,可见遍布两岸红色屋顶和一望无际的葡萄园。一座座历经沧桑的古堡和宫殿遗址,影影绰绰忽闪于山川水域之间。飞鸟从头顶掠过,恍惚把天际拉扯到了近前,天和地的距离不再那么遥远,伸手便可触摸到天空的穹顶。微风掠过水面,缓缓地升起,丝丝缕缕拂过我的脸颊,感觉别样的温润和舒适。河水低吟浅唱流淌开来,仿佛唱诗班那悠扬的魔音环绕四周,以轻柔温软的方式注入我的肌肤,游走于骨骼和灵肉之间。

莱茵河流经瑞士、德国、法国、荷兰等地,全程约一千二百三多公里,荟萃了几百年历史自然和人文景观,仿佛风姿绰约的女子,舞动色泽缤纷的裙裾,轻歌曼舞于山川平地、幽谷深壑。那些情意盎然的艺术家,纷纷倾倒于她的香体玉足之下。夜幕下的河面恬然静谧,河边的生灵渐次进入梦乡。这就是秋天星夜莱茵河呈现出的个性,同桀骜不驯、日夜喧嚣的长江形成鲜明对照。

万里大江从世界屋出发,穿越崇山峻岭,吸纳万千河流,形成汹涌咆哮之势。一路江流,一路阳光,滋生出两岸灿烂的历史文明。

远处灯光星星点点,树影、山形、河流变得模糊。翻译目光幽远而锐利,好像默默透视一段尘封的历史。

当年,疯狂的德国战车碾压河床,横扫欧罗巴大地。阳光终究照亮黑暗,“纽伦堡审判”的法槌从高空砸下来,罪恶的灵魂被钉到了绞刑架上,法西斯的幽灵被咆啸的河水湮灭。

我从长江之滨走进莱茵河,恍惚探寻一条路来的方向和归途。河床高低不平,我如履平地,感觉双腿一直被某种光芒照耀着、牵引着,轻盈而有力,就像贝多芬的交响曲那样节奏分明、气势飞扬。脚印的刻度,在暗光中变得清楚明晰。我知道,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寂寞,行进的路上,绝对不止我和身边的翻译两个人。

翻译是位德籍华人,在莱茵河畔生活了十多年,他清楚我对樱花的特殊感情,抱歉地告诉我,这个时节,樱花尚在休眠。

他同我一样,对樱花情有独钟。每年春天到来,像鱼儿一样,畅游于莱茵河畔的波恩“樱花大道”。每年4、5月份,这儿的樱花浪漫热烈地开放。远远看去,高大的花枝从小巷伸出来,一副欲露还藏的样子。走到花枝近处,你会猛然一惊,眼前是条开满樱花的道路。两旁的樱树遮天蔽日,热热闹闹交织在一起。微风拂过,片片花从枝头旋转而下,用不了多长时间,地面铺出一条花径。

翻译老家位于江南水乡,那儿有万亩野生樱花园。每年4月前后,漫山遍野的樱花竞相开放,樱花园成了孩子们欢乐世界。微风吹拂,花朵随风而舞,地面铺出一条淡粉色的花径。伙伴们追逐飘舞的花瓣,欢快的笑声,回荡在幽深的山谷。翻译说,相比波恩,中国樱花的花期略长一些,显示出低调、含蓄、内敛、坚毅的气质。

樱花是一种十分迷人的花卉,具有独特的象征意义,寓意

热烈、高尚、积极向上的乐观态度。花期虽短,依旧绚烂多姿、鲜艳夺目,给人耐人寻味的感受。翻译常把樱花比作人的生命,日月星辰,花开花飞,生命的历程呈现灿烂辉煌。

史料记载,樱花原本产自环喜马拉雅山温和的南部地区。秦汉时期,中国宫苑内已有栽培。到了唐代,普遍出现在王公贵族的私家庭院。当时国力空前鼎盛,威震宇内,展示出万国来朝的无限风光。日本的朝拜者来到中国,见到樱花之后心花怒放,当作神圣之物带回去广泛栽培,便有了春光烂漫,樱花遍地开放的景象。

翻译先生隔几年回国一趟,到家乡的樱花林走走,摸摸樱花树褐色的躯干,闻闻泥土的气息。前些年回来的时候,大汗淋漓地背着大包小包。吃的,穿的,家用的,什么都有。近年来,他不再长途跋涉当搬运工了,带回来的是西方国家的先进理念和文化精髓。他的骨子里早已驻扎着樱花精神:看似绵软,风骨犹存,花开花落,永不衰败。

一天晚上,翻译邀我到中餐馆喝酒,两个人觥筹交错,情趣飞扬,快乐之意不在言下。酒后,翻译搂住我肩膀出去散步。月光清冽,夜空渺茫,翻译给我讲了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

一个樱花烂漫的季节,一对德国夫妻来到中国旅游,无意间走进樱花盛开的院落。这是一家孤儿院,他们收养了一个不满周岁的男孩子,无私地给予这个幼小生命超越国界和血缘的亲情。孩子在德国健康快乐成长,学业非常优良,成为一名经济学博士。德国爸爸妈妈过世之后,博士毅然决然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踏上了回国之路。他原本是一双情侣的私生子,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病故20多年母亲的墓地和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的父亲。艰苦的寻亲路上,博士应聘一家困难重重的民营企业,担任总经理,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帮助企业扭亏为盈,走出困境。这家企业的董事长正是他的生身父亲。

翻译的一双儿女在德国长大,品德和学业都非常优秀,他没让这兄妹两个加入外籍。两孩子马上研究生毕业,他主张他们回到祖国,用真才实学报效自己的国家。

一番推心置腹交流,翻译言辞恳切叮嘱我,把他讲述的故事写出来,让更多的人分享。眨眼间几年过去了,我以翻译和他故事里博士生活为原型,以“仁爱”为主线,创作出长篇小说《樱花雨》,展示两代职场精英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算是对远在他乡故人的一个交代吧。

创作《樱花雨》历经6个年头,50次易稿。这个过程仿佛樱花飘落在明媚的春光里。斗换星移,花开花谢,樱花绽放和坠落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逝去的那些人和事,并未真正的离开或消亡,只是在另外一个时空中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比如说蜡烛燃烧,总有化为灰烬的那一刻,烛光虽小,能照亮一角,奉献一片明亮。樱花的花期只有7天左右,生命极其短暂,在时光的百转千回中,火一样燃烧。我们行走在喧嚣的尘世,总被一些事情缠绕着,忍不住会产生浮躁的情绪。逝去的日子,有开心,有寂寥,还有迷茫。或是醍醐灌顶,幡然醒悟。原以为时光可以将一切都带走,我错了。那些遇到的人,经历过的事情,将会永恒地留在记忆深处。一个人不管付出了多少辛劳,或是经受多少挫折,一路风雨霜雪走过来,回看身后风景的时候,定会生出另有一番感叹:我们的生命亦如樱花一样灿烂,烘托着春天的美丽。

莱茵河水低吟浅唱,不紧不慢地流向夜晚的深处。四周一片漆黑,影影绰绰的光线在远方的天空浮动,翻译指着天边色彩模糊的光雾,异常兴奋地告诉我,那个遥远的地方就是北欧。那是个性十足,、充满奇幻和魔力的人间天堂。

北欧属于政治地理意味的名词,特指北欧理事会的瑞典、挪威、芬兰、丹麦、冰岛五个主权国家。每年9月,到次年4月,频繁发生极光现象。夜晚降临的时候,五颜六色的光线闪烁不息,魔术似的变幻,发出红、蓝、绿、紫多元色泽,行云流水般的光波,海浪一样奔涌,从空中撒向壮阔的峡湾,映射到广袤的冰原,点缀嶙峋的山峦,整个世界变得迷幻而幽深。璀璨如幻般的光芒穿透黑夜,纯净而虚无,瞬间就能融化尘世间所有的忧伤和苦痛。几点流星拖着明亮的尾巴划过夜空,犹如来自天堂的灵光,把夜空装扮得神秘而奇幻。

其实,极光并不只北欧独有,我国黑龙江最北边漠河的北极村,每年6、7月份就有机会见得到,最理想的是深冬的12月前后。漠河异常寒冷,极寒的天空会出现五彩斑斓的极光。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把极光当作神圣之光,虔诚地装在心里。爱斯基摩人以为,极光是鬼神引导死者灵魂登上天堂的火炬,照亮人类奔向另外一个世界的路。北欧的那些原住民,视极光为神灵现身,快速移动的光芒,像神灵在人世间穿梭,发出踏步的声音,取走人的灵魂,留下苦难和厄运。

相比北欧,极光在我国古代,民间的传说生动有趣得多。夜晚降临的时候,一个名叫附宝的年轻俏丽女子,独自坐在空旷的原野,眼眉下一湾秋水荡漾,闪耀着火一般的激情。夜空安静如无边无际的大海,没有一丝风浪。天幕上群星闪烁。忽然,一缕彩虹般神奇的光带,如烟似雾,摇曳不定,流云般萦绕在北斗星周围,照亮了广袤的原野。附宝的身子微妙地变化着,先前还有些凉意,这个时候浑身一阵燥热,额头冒出了汗星,腹内一鼓一蹙地躁动起来-------她怀孕了。

不久,附宝生下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

这男孩就是黄帝轩辕氏。

华夏民族的共主诞生了。黄帝天资过人,到了15岁已经无所不通,20岁的时候,继承了有熊国君的王位。

黄帝先祖播百谷草木,始制衣冠,建造舟车,发明指南车,定算数,制音律,创医学等,造就了疆域的鼎盛之势。汉代韩婴《韩诗外传》卷八第八章记载:黄帝即位,施惠承天,一道修德,惟仁是行,宇内和平……

《山海经》记载:北方有个神仙,形貌如一条红色的蛇,在夜空中闪闪发光,它的名字叫烛龙。龙是中华文化图腾的象征,足见极光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远古时期,自然界的变化,人们往往容易同自己的命运联系起来,寄于某种情怀。随着科技进步,极光的神秘面纱慢慢揭开了。美丽的景色是太阳与大气层合作表演出来的作品。

太阳创造了诸如光和热多种能量,有一种被称为带电粒子的“太阳风”,环绕地球流动,高速度撞击地球南北两极磁场,发出灿烂的光芒。

极光是自然界的魔术大师,以天空为舞台,上下纵横成百上千公里,甚至近万公里,上演出光彩夺目的话剧,在辽阔无垠的穹窿、漆黑寂静的寒夜里,烟花一样自由绽放,令人叹为观止。

说到底,极地之光,同樱花一样,以独特的方式,瞬间绽放出绮丽的色彩。

(张逸云,中国小说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岳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长。著有长篇小说6部,代表作《山青月明》《柳毅传奇》,10多部作品获奖。作品散见人民日报《芳草》《阳光》《创作与评论》《青海湖》《湘江文艺》《今古传奇》等文学期刊。发表、出版作品200多万字。)

[责编:徐典波]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