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南新闻客户端  >  湖南  >  岳阳  >  岳阳  >  岳阳
踵事增华凌壮志,敢立潮头唱大风。136个贫困村“债务清零”卸下包袱奔小康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20-09-16 16:31:33

这顶“贫困帽”甩得漂亮!

——木金领跑平江化债纪实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欧阳晓薇 李成才 王再兴

强本节用,开源节流。2020年9月1日,平江县木金乡化解债务的典型经验被岳阳市委《领导参阅》刊发,在全市推广。市委副秘书长黄岳山,是让木金经验走出平江的指路人。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2020年6月,黄岳山到平江县督导脱贫攻击战,平江24个乡镇、136个贫困村正如火如荼地落实“债务清零”工作,走访木金时,他问起了贫困村的化债情况。

木金乡共辖14个村,其中3个贫困村,贫困村债务已经在2019年底彻底完成了化解。不仅如此,木金乡政府和8个非贫困村的债务也已“清零”。

黄岳山听完情况,有些惊喜,走之前特意嘱咐乡党委书记王掌义:“尽快总结经验,形成材料,全市推广学习。”

木金的化债之路,总得贵人相帮,黄岳山是指路人,汪涛是启蒙者。

1

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户洒进来,会议室里的桌椅、水杯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边。“木金乡已经连中三元,2017年更应该打一场漂亮的债务翻身仗!”2016年12月,平江县委书记汪涛坐在木金乡政府二楼会议室说。

今年是木金乡政府第三次获得“绿富双赢新平江建设综合绩效考核”先进单位。以前可不是这样,虽说名字里带“金”,木金却是个山高路远的小乡镇。北边顶着幕阜山,南边靠着连云山,奇岩怪石、山崖盘立,是典型的丹霞地貌。山多,路就不好走;交通不方便,更没老板愿意来投资,老百姓就是窝在山沟沟里一路穷过来的。

为了改善这一状况,木金乡党委、政府想方设法铺路造桥、兴修水利、开发集镇、优化教育、完善医疗。村民生活更美了,工作也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认可。

王掌义此时是木金的乡长,负责统筹调配乡级财政,他刚刚向汪涛汇报了乡政府的负债情况,到2016年底,乡上共欠下了527万元债务。

打一场漂亮的债务翻身仗?听了汪涛的点拨,时任党委书记罗今昔和王掌义两人深受启发。对啊,“绿富双赢新平江建设综合绩效考核”先进单位创建了三年,木金的工作已经进入“稳步”发展阶段,为什么不发起新的挑战呢?

一定要化解这527万元的欠债!

说干就干,罗今昔和王掌义开始多方寻求省、市、县相关单位支持。省自然资源厅、省民政厅、岳阳市政府、县财政局都留下了他们奔波的身影。2017年全年,通过向上级对接,木金乡成功消化了200余万的欠款,其他近300万元债务,也通过资产变现、项目带动、以地生财等手段,进行了化解。木金乡政府成了平江唯一零负债的乡(镇)政府。

君看白日驰,何异弦上箭。脱贫攻坚实施到2019年,平江的水、电、路、房、卫生、教育文化、公共服务等建设稳步推进,困难群众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生活水平大幅度提升,贫困县的“帽子”摘下来了!

可是汪涛和县长黄伟雄的心里却扎上了一根刺,看不见,摸不着,还隐隐作痛。每年,他们都要挨个走访县里所有的贫困村,每走访一个,心就揪紧几分。

他们发现,全县136个贫困村,或多或少都有负债。

2

以前,因为县委、县政府资金有限,建设项目必须考虑轻重缓急,弄清楚哪里最需要这笔钱,遇到申报项目多的时候,至少得等个三、五年。加之乡镇对村级项目把控不严格,审批流程简单,虽然县委、县政府明令禁止村级无资金来源发展建设或者超标准建设,但不少村还是为了修路、修水库、装路灯,“斩而不奏”出去借钱。

贫困村,村里产业少,还债能力低。久而久之,债务就像滚雪球一样膨胀起来。这个问题,引起了两人的深思,也在县委常委会议、扶贫领导小组会议以及专题会议上进行了探讨。解不解决?意见一直没统一。

有人说,到现在为止,中央、省、市都没有作出要求,其他县(市)也还没有行动,咱们平江主动清除贫困村的债务,是在给自己添负担。也有人说,债务清零是好,但很多村都负了债,有一些还是历史债务,根本不容易核查清楚。

常委们各抒己见,意见很不统一。汪涛和黄伟雄更觉得为难,平江已经脱贫摘帽,保稳定才是下一步工作的关键,贫困村化债是个大工程,此时调整队形,恐怕会对稳定战局有影响。

两人又商讨了很久,在“稳”字上达成了高度一致——民心稳了,平江才会稳。当官就是要为民,不能让100多万老区百姓觉得“摘掉了帽子”的平江是“假”脱贫,平江的脱贫,容不下任何微辞。贫困村债务必须清零!

再次召开县委常委会议时,汪涛和黄伟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常委们的赞同。

接下来,摆在首要的就是厘清债务底子。

清查136个贫困村的债务并不简单,且不说大部分贫困村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债务核查工作又专业性极强。何况,2015年平江还实行了乡镇区划调整改革,行政村数量从766个精简到496个,历史债务也随之并入新村。厘清债务岂是易事啊!

肯定得请专业人员来做。县委常委会议上,高谈雄辩不绝于耳。有人出主意,聘请多个会计师事务所,分组核查136个村的负债情况。又有人说,账面清晰了还不行。核查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资金使用的来龙去脉,县财政局一定要实地再核查一次。很快,这两个提议经举手表决通过。

可还有人忧心,债务核查清楚了,有的村不认账怎么办?

“那就再核实一次!把后盾单位、驻村工作队、乡镇、村上都调动起来,担实责任。”汪涛拍了板。

2019年5月,县委、县政府牵头,紧锣密鼓地开启了三轮贫困村债务核查工作。

先是“摸清家底”。县政府办组织,县审计局牵头,县财政局、县扶贫办参与,聘请10家会计师事务所组成检查组,对24个乡镇136个贫困村近3年的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专项检查。重点核查资金使用、项目实施、账面负债、账外负债、在建工程预计负债情况,并由县审计局汇总情况、综合分析、逐条梳理、按项分类,向县政府汇报。

然后是“全面核查”。县财政局组织200余名财政干部进行第二轮核实,摸清楚各村扶贫资金实际到位多少、用了多少、账上存余多少、用在哪里、怎样拨付的。

第三轮,贫困村驻村工作队进行最终核实,驻村工作队长、村党支部书记和乡镇办村干部“三方签字”,贫困村和后盾单位盖章确认,凡发现有虚报、瞒报债务数据的,村党支部书记一律就地免职,驻村工作队长和乡镇办村干部予以从严问责。

3

2019年8月13日,担任木金乡党委书记兼乡长的王掌义到汪涛办公室汇报工作,汪涛对木金的各项工作予以了肯定。谈话中,他给木金工作指明了思路:木金工作扎实,乡级债务化解得当,更应该找到新的着力点,围绕更多的“无”做文章。

王掌义干劲十足,立马召集党政班子开会讨论,按照汪涛的指示,探索木金发展之路。

2019年9月1日,《木金乡“六无一有”创建活动实施方案》专题学习会在乡政府会议室召开。乡村两级无负债,就是创建目标里关键的一环。

于是,化解村级债务又被他提上了日程。

14个村总计负债316万元,怎么化解村级债务?成了王掌义最头疼的事。此时,贫困村债务核查工作正开展得如火如荼,凭着敏锐的政治嗅觉,他决定优先化解贫困村的债务。

木瓜、大兴和后岩三个贫困村,以前村里条件落后,为了搞好基础建设借了不少钱。

木瓜村的债就是修路欠下的。那时候,枫香、和平和花邓三个小村尚未并到木瓜村,花邓村的200多人也没整体搬迁到木瓜移民安置点,还在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说是与世隔绝,真没有丝毫夸张。花邓村地处幕阜山余脉,平均海拔约600米,抬头而望,山就是天,天也是山。上山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又陡又绕,只能步行,不下雨还好,只要下雨定会沾满一裤腿的泥巴。

2015年为了给花邓修路,村里借了8万元。大兴村的情况也差不多,2017年村上为了易地搬迁建房欠下了30多万元。

可若是替3个贫困村清账,还有11个非贫困村肯定得一碗水端平。怎么办呢?王掌义压力不小。

抽薪止沸成了他的过桥梯。2019年8月,他召集党政班子成员讨论,制定了《木金乡规范乡村项目管理办法》和《村级财务保障实施细则》,决心从源头上杜绝遍地开“花”、乱搞建设情况的发生。

化债方面也不是没有一点头绪。3个贫困村都纳入了光伏发电项目,大兴村、后岩村每年产生3.5万元经济收入,木瓜村也有2.4万元。其中30%用于给贫困户分红,40%为贫困户发放工资,剩余的30%则作为村级集体经济收入,这笔钱可以派上用场。

可还是杯水车薪,这小部分钱不足以堵上村债的口子。

王掌义思索良久,决定寻求贫困村后盾单位的支持。

他先是找来县总工会驻木瓜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吴纬帷和他的搭档赵立新,摆现实、讲想法、征求他们的意见。两位干部帮扶木瓜村已久,与村民关系亲近、感情深厚,立即同意充当木金乡政府和县总工会、县森林公安局之间的纽带。

吴纬帷当即行动,向县委常委、县总工会主席彭喜丰和县总工会党组书记丁四平汇报了木瓜村的情况;赵立新也第一时间找上了县森林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胡立平。有两人在中间穿针引线,王掌义安心不少。

晴明风日雨干时,草满花堤水满溪。清晨,县总工会副主席苏东阳和县森林公安局政委李委元各自带队,进了木瓜村。通过实地走访、入户交谈,苏东阳和李委元被乡里人的淳朴打动,当即表态:“木瓜村,一定得帮!”

没有了“等靠要”的思想,又有了后盾单位的帮扶和支持,木瓜村还清了债务,没给县委、县政府拖后腿。不仅如此,县总工会和县森林公安局还为木瓜村凑集了70万元专项帮扶资金,对木瓜集镇至木瓜中学、和平片区共10公里的道路进行了提质改造,加装了200盏路灯,为村民们送来了夜晚的光明。

大兴村和后岩村也紧随其后,清零了债务。王掌义吃下一颗“定心丸”,乘胜追击,着力化解11个非贫困村的债务。

保联村是木金乡的南大门,与平江大镇长寿镇隔江相望。2013年,保联的村部还是一个小平房,支村两委成员满怀干事创业的决心,修建了村部和老年服务中心,欠下17.65万元。可这之后,债务却让他们觉得处处制肘,大的项目等审批,小的项目不敢做,保联的发展就这么被耽误了下来。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动。王掌义对保联十分关注,常与方金山交流村上情况,在得知保联有一大型废弃砖厂占地60余亩后,借着“增减挂钩”的东风,帮助保联盘活了土地资源,清还了债务。保联村从此搭上了“乡村振兴”的高速列车,在人居环境整治、村民自治等方面拔得头筹,2019年被评选为全乡唯一的“秀美村庄”。

2019年12月,木金乡3个贫困村的债务化解到位,已全部清零,另有8个非贫困村也实现了清零目标。木金乡村级财务状况由“阴”转“晴”,翻天覆地的变化都落在县委领导的眼里。

4

次年4月,债务核查的问题清单送到了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办公桌上,长达百余天的专项检查核查贫困村共负债9000余万元,136个贫困村中104个负债,7个贫困村负债在300-499万元,“零负债村”32个,共归纳出了12大类39个方面的主要问题。

债务底子清晰了,最大的困难就是“出方案”。

千钧将一羽,轻重在平衡。贫困村负债情况各不相同,有的负债400余万元,有的负债几万元,有的零负债。

是债都得还!可是,怎么还?汪涛和黄伟雄苦思良久。如果县委、县政府全部兜底,将所有的村级债务大包大揽,显得有失公平,照章办事的村干部难免心里有想法:既然债务归政府兜底,那就都去搞建设,守规矩就是让自己吃亏。

重担压在了县委领导的肩头。136个贫困村的债务不是个小数目,帮助偿还村债,县政府也要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全县行政机关都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但是,如果县委、县政府只是喊口号、提要求,村级没有偿还能力,债务清零的工作就落实不下去。

这块硬骨头不好啃!

正巧此时,县派驻村办向汪涛提交《贫困村债务深度清查工作情况汇报》,在汇报中建议对贫困村“零债务”乡镇木金乡予以重奖。

已经有贫困村清零了债务,说明贫困村依靠乡镇带动,具备一定的还债能力。汪涛拿定了主意。

会议安排越来越密集,为了破解难题,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连开了8个会,白天黑夜地讨论债务清零的方案。

几经波折,方案终于定下来了!

2020年底必须实现全县136个贫困村债务全面清零;有条件的乡镇,也要做到债务清零。贫困村的债务,由县委、县政府安排化债资金兜底70%,村级负责30%。贫困村所在乡镇,因监管不力,审批不严,承担连带责任,到年底时贫困村债务未清零,则变更债务人为各乡(镇)政府。同时,对控债情况好的贫困村和乡镇予以不同程度的奖励。

为了确保方案落地,2020年4月7日,汪涛和黄伟雄召集全县24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和乡镇长开会,向大家宣布了这项决议。

偌大的一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大家心里都在打鼓。贫困村债务清零?真要落实起来,可没那么简单。

更硬核的要求还在后面,各乡镇主要负责人必须当场签订责任状。汪涛书记目含笑意、面带威严地说:“如果有人觉得任务完不成,只管说出来,要么领任务回去,要么拿位子出来,给他换一个舒适的职位轻松轻松。”

军令如山,又将是一场鏖战。

王掌义坐在位置上,泰然自若,木金已经提前打赢了“阶段战”,现在的目标是攻下其余3个非贫困村的碉堡。

4月至9月,平江24个乡镇的全体干部戮力同心,足履实地,全力化债。预计2020年9月30日前,可完成136个贫困村债务的全面清零。

这两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坚定、果敢、目标明确的两年,是“千磨万击还坚韧”精准、扎实、攻坚克难的两年。平江县委、县政府始终坚持贫困村债务“清零”目标不动摇,扎实开展数据清底工作,科学精准划定化债责任和数额,确保“干好干坏不一样”,带领全县24个乡镇、136个贫困村,卸下沉重的债务“包袱”,轻装上阵,踏上驶向乡村振兴的“复兴号”列车。

这顶“贫困帽”甩得漂亮!

平江人民崇礼尚勇,厚德图强,走在时代的前沿,勇立创新的潮头,在这场不见硝烟的脱贫攻坚战中,行远自迩,踔厉奋发,始终守踞山头,任红旗漫卷,持长缨在手,只待缚住苍龙!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