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有悟丨二十四节气里的深情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20-03-27 17:27:28

二十四节气里的深情

——读《天地有节——二十四节气的生命智慧》

文丨杨松林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这熟悉的声音,很容易唤回我儿时放学奔跑在田埂上的印记。

书台上,一本三联书店出版的《天地有节——二十四节气里的生命智慧》,装帧独特,封面柔和淡雅。二十四个节气,二十四篇美文,镶嵌在册页里,整齐地排列,令我爱不释手。夜深人静时读,作者笔端流露的细腻情感的文字会悄悄地震颤你的心灵,余味无穷。

读罢《天地有节——二十四节气里的生命智慧》,唯有“情”存留我的心底,情深义重。这“深情”,根植于父亲的耕耘中,浸润在作者黄耀红抒写父亲的言语里,沁入心脾。其中,就有“惊蛰”“谷雨”“立夏”“芒种”“夏至”“大暑”“霜降”“小寒”“大寒”九个节气里留下了有关父亲的文字。

也许是对父亲独特的情感,我特别在意,居然从书中一段一段地梳出来,记下来,来回读——

“童年的记忆里,毡子似的紫云英铺到天边。每当这时候,父亲就吭哧吭哧地赶着那头老水牛从田间走过。犁铧过去,泥土如书页翻开。”

“那是红薯丝当饭的时代。一家老小的口粮,多在那个木桶里。每次我看见父亲揭开桶盖,一瓢一瓢将谷子倒入箩筐时,他的神情很肃穆。谷粒的明黄,衬着他那半头斑白。”

“土地给夏天以足够丰腴的馈赠啊。 父亲种植的南瓜大如脸盆,冬瓜长似扁担,紫豆角青豆角,谦卑而柔顺。”

父亲是一个勤劳的农人,一辈子耕耘在土地上,生存、生活、生命与土地紧紧相倚。土地是农民的盼头,一日三餐的希望,是生命延续的根基,“父亲肃穆的神情”是对土地与粮食的深爱和敬重。农人在农活农事中摸索出经验,辛勤的劳作获得丰收,也格外珍惜。作者在不同的节气里引用农谚就有21处,“九九加一九,耕牛满地走”“芒种前,忙种田;芒种后,忙种豆”“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这些回响在学堂上空的蒙童脆声,是农人长年在田园耕耘中对农时规律和自然万物的生命体悟与尊重。父亲是家人的希望,是填饱肚子的温暖,即使是“用火钳从红红的灰烬里掏出的一只烤红薯,小屋也会弥漫着美妙的温暖和甘甜。”作者用诸多笔墨唤回童年生活里“我”与父亲滴滴点点的故乡图画,眷恋的是那片土地,放不下的是“因为牵挂,时间赋予了亲情”,清晰而明澈,无论年代多么久远,难道不是对后来者的一种提醒么?

不仅如此,父亲也是一个有识见的农人。我在这样一些语段旁做了些记号——

“多少次,在老屋的菜地,抑或是在棠坡的山头,父亲将土地整成一垄一垄。当他坐在泥地上小憩时,我便一蹦一跳上前去,将那剪得短短的红薯苗一根一根摆到那一线黑色的猪粪上,等着父亲来盖上泥土。”

“那年月,我不曾到过城市。有时候,父亲指着南边山外的那片灯光说,长沙城就在那个方向。”

“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夏夜。我躺在池塘边的竹铺上乘凉,天空星光闪闪,草间萤火点点。父亲端一杯茶,坐晚风里。他让我对一副对联,上联全是中药名称。道是:生地人参附子当归熟地……父亲告诉我下联:枣仁南枣核桃芡实茴香。”

“记得有一年,我从学校得到的奖品是一个铁质文具盒,其上所画为鲤鱼跳龙门。父亲很高兴,因为‘龙门’与‘农门’谐音。”

那“一垄一垄”“一根一根”“一副一副”……何尝又不是父亲的一片苦心呢?在《天地有节》里,不同的节气里引用的古诗词句就有119处,36处地方引用了古文,提到的古今中外文化名人多达36位,《诗经》《种子的信仰》《存在与时间》这样的书名20种,如此深情爱恋。可见,父亲从小就在“我”的心田里播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一天一天,生根,生长……父亲对“我”的启蒙,不仅是生活的启蒙,也是知识的启蒙,还是人生梦想的启蒙。一本《天地有节》,是融土地、农人、四时农谚、二十四节气和古典文化于一体的生命智慧,是人与自然命运共同体的结晶,由此,“父亲”是多少农人智慧的缩影。父亲深深地懂得:耕与读,唯有一步一个脚印踩实,才会传家久。父亲对“我”的教诲,就在他对农活农事的一点一滴、脚踏实地的一饮一食和生活日常里,是打开“我”心门的第一人,构筑“我”人生底色的第一人。一个人的生命,就是一个人的遇见。每一份遇见,都弥足珍贵。父亲的影响慈善而亲切,细腻而柔软,让人敬重。

我在笔记中整齐地排列了作者在“芒种”“夏至”“霜降”“小寒”四个节气里写下的这样一些句子——

“父亲不在了。那些明亮的早晨,也一去不返。”

“而今,父亲不在了,那一夜的星空也淡成了远远的童年。”

“只是多年以后,当父亲已不在人间……”

“而今,父亲化作了天国里的眼睛,那满屋寒素,也成了我永不消褪的人生底色。”

每每读来,父亲之于土地、父亲之于“我”、“我”之于童年、自然之于生命、生命之于生命……情之切切,惺惺相惜。“远远的童年”,何尝不是隔着时空对人类的“童年”和先祖的怀想呢?世间深情的遇见,总是那颗敏感而丰富的内心。这深情里,何尝又不是对生命的珍爱、对光阴的怜惜呢?《天地有节》,是作者对“父亲”最好的告慰和守候。

今夜,正值春分时节,伴随着春雷,春雨声声,“雨是耕夫的欢喜”。春雨有情,总藏着归程与期许。

(《天地有节:二十四节气的生命智慧》 黄耀红 著 林帝浣 绘)

[责编:刘瀚潞]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