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丨他拍的那些花儿,怎么这么好看!

      [来源:地道风物]      2019-03-13 08:11:27

丨如果你早已厌倦冬日的萧瑟

▲ 花色粉白的山茶花。

- 风物君语 -

一年四季

日夜轮回

生活与自然都在重复又重复

但总还是会有新的变化

有人爱山花烂漫,生到遍野;

有人爱它开到荼蘼花事了;

有人爱细嗅蔷薇,

慢慢观赏;

有人不爱花、不看花。

无论你是哪种,

都建议看看这篇文章,

因为少有人,

将花朵看做独立的生命个体看待。

或者说,多多少少,

你都该学着赏花。

▲ 紫锥菊,花后的果实可以插花,叫猫眼。

▲ 透过垂柳见芙蓉。

古代帝王选美的时候,

会有专门的画师为她们绘制肖像。

后来,

摄影术被发明,

很多人都有了一张自己的肖像照。

很多摄影师都喜欢拍花,

或者将花当做置景的一部分。

同样,

也有很多其他领域的艺术家把花当做创作主题。

▲ 杜鹃花瓣上有似羽毛的斑纹。

▲ 鼓起来的紫荆花苞,不用多久就能见到花了。

▲ 姜荷花,仔细看,你能看到什么?

▲ 蔷薇花开,无需多久,便春尽夏来。

▲ 草地上已经萌动的绶草。

不过,

这些作品中的花,

常常被解读出多样的象征意义,

更被赋予了艺术家独特的个人风格。

李叶飞拍摄的花草,

则更加地偏记录性,

兼具科普以及美感,

可以说,

一张张照片都是他给花草拍摄的肖像照。

在他的视角里,

花草是一个个鲜活独立的个体。

▲ 曼妙的紫藤花,淡淡的紫色,很是浪漫。

▲ 铁线莲。

李叶飞早年想拍人文但胆子小,

出去街拍常常被人拦住要求删图。

本身就喜欢花草植物,

便开始了这条拍摄花草的路......

▲ 葱花。

▲ 油点草,花朵和叶子上都有斑点。

▲ 在京都平安神宫的神苑见的燕子花。

微博刚出来那会儿,

李叶飞每天都拍,

然后发在微博上,

再精心配上文字。

慢慢地,

开始有了积极的反馈,

并积累了一定的粉丝,

于是开始专心拍摄花草了。

▲ 楝花。

▲ 杏花,白是第一个特征,常用来形容女子肤色,所以它这种白不是惨白,而是白里透红。它含苞的时候是微微的红色,随着盛开而逐渐变白,其花萼一直都是深红色的,连同枝条的颜色也是。认杏花还有一个硬指标,就是其花萼是往后翻的。

▲ 凤丹(杨山牡丹)。

▲ 稠李,在南方没有,主要分布在华北东北。在山坡山谷里生长,植物志上还写:有垂枝、花叶、大花、小花、重瓣、黄果和红果等变种,在欧洲有栽培为观赏植物。

▲ 山里的野栀子。

比起拍人文,

拍花草则可以安安静静地思考画面。

不过拍摄起来,

远没有想象中简单。

野外拍花,

不能折枝,

太阳是不可随意摆弄的光源。

因此要花时间

等光线、找构图,

甚至还要借用些道具,

让花草不易随风摆动。

▲ 京都神护寺内的白茶,如莲花一般。

▲百合花的花蕊细节。

▲ 远看广玉兰的花的确像是餐巾纸挂在树上,但是近看真的好看,每一瓣花瓣都干脆利落。

▲ 这是一朵白色的蜀葵,还未盛开的花朵,像那种有点丝绸质感的面料,折起来的,轻轻压扁,可以塞在西装口袋里。

拍花和拍人不一样的是,

人错过了可以再约,

而花只在这个时间开,

错过了就要等明年。

每年的气温不同,

花期也有变化。

常常赶到地方,

花还没开,

或者花期已过。

▲ 罂粟的一种。

▲ 这盆兰名白雪公主。

▲ 结香,只是在早春开花。

▲ 姜花是李叶飞心中的杜若之花。

李叶飞最喜欢白色花,

和有香味的花,

比如木香、姜花、白兰、栀子之类。

对于李叶飞来说,

花草让他身心愉悦,

它们看起来总是干干净净的。

他认为花草自己有很好的审美,

总是把自己进化得很漂亮,

有色有味,

对于他来说,

多看花草能提高审美。

▲ 金阁寺的柿子。

▲ 金发藓像小松树一样。

▲ 黄色鸡冠花。

▲ 黄鸟赫蕉。

▲ 完整的一枝桂花。

▲ 切尔西花展的月季。

▲ 厚萼凌霄,传自美洲。

李叶飞这些年,

拍的花有好几百种

最开始是为了记录,

比起拍得好看,

更是为了拍清楚植物的特征。

比如玫瑰的刺要拍清楚,

是为了与月季的刺进行比较;

再比如小檗类植物的花蕊要清楚,

以说明在昆虫授粉的时候,

雄蕊会啪一下打到雌蕊上以授粉。

照片里看到的虚化效果,

都是精心思考后的选择。

▲ 山茱萸的果实。

▲ 芍药,楚辞有一句“折芳馨兮遗所思”,翻译成不精确的现代话就是折一枝芳香的花表达自己的心思,芍药曾可作为男女之间的信物。

▲ 南天竹的红果,有毒。

▲ 竹林下的山矾。

李叶飞的照片看起来很朴实

外行人看起来有种自己也能拍的错觉,

但这功力都藏在看不见的地方。

这好比一碗白粥,

看似简单,

其实很难熬好。

真正的武功大师,

是看不出来技巧的,

因为比的不是招式,

摄影也是如此。

▲ 夏日睡莲。

▲ 天竺葵的叶子。

▲ 仔细看这张照片的正中间,有一座富士山,白雪皑皑。

▲ 雨水与若隐若现的花草,诗意盎然。

他自己打趣道:

“我的作品没有风格,

纯粹好看就行。

就是看了让人觉得,

喲,真好看。“

看起来谦虚,

但我觉得这话里藏着一种骄傲,

因为让人觉得好看,

可是件难事。

这些“清淡”的照片,

如同一股清流

反而成为了一种风格。

李叶飞,原《外滩画报》资深记者,生活设计杂志《氧气生活》主编及公众号“植物星球”创办人。

-END-

采编丨袁千禧

图、图说丨李叶飞

设计丨Q年

[责编:李婷婷]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