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绍红:追念林平导师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02-12 19:11:22

追念林平导师

文丨黄绍红

正月初六,刚从湘西回到长沙,便惊闻噩耗,林平导师已于春节前仙逝!

林平导师有九十多岁了,按说这么大年纪,辞别这个世界,也算从容高寿了,更何况他当过世界级丽金龟分类权威,当过全国政协常委,当过全国劳动模范,也算功德圆满了!林平导师的追悼会正月初三就开了,我迟了三天才得消息,未能见上最后一面,也是一大遗憾!我不算多愁善感之人,也不算木讷愚钝之人,一想到曾经那么生动智慧慈祥和善的面容就这么去了,内心深处就有一种难言的隐痛!

林平导师一生只招两位硕士,一位曾虹考上了中大博士,现在加拿大,一位就是我,毕业即丢弃了专业,工作于湖南长沙,在林平导师挥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无一能在身边,想想也有点悲凉!这不禁让人联想起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的葬礼,也许很多伟大人物的葬礼都不一定轰轰烈烈吧!我本来是想自然平静下来的,但真情实感告诉我,平静不了,那广州三年的点点滴滴,林平导师的音容笑貌,总是那么盘旋,总是那么闪过!时间已过了凌晨,一点睡意也没有,我感到内心情感不立刻充分倾诉,就不可能平静,就不可能安睡!世界很大,人海茫茫,但与己有关,与己有缘的并不太多,特别象林平导师那样,一生就带两个学生,就带两个南林同班学生,就带两个不在身边工作的学生,真的很少很少,也许好多文艺想象也没有那么特别吧!

我第一次景仰林平导师就因为他当了我南林同班同学曾虹的导师,那时考研究生很难,我们因为学日语,全班三十三人,毕业时只考上两人,一人在北大,一人就在中南昆虫所,就师从林平导师,也就在那时,我知道昆虫所有个林平导师,有个研究金龟子很厉害的专家!一次,我看《光明日报》,里面有一篇林平导师的报道,我反复读了几遍,更加深了对林平导师的了解,更知道林平导师大学毕业即读了中大副校长、昆虫学泰斗蒲蛰龙先生的研究生,知道他有那么多学术成就,有那么高社会荣誉,才真正树立起拜师求学的宏愿!

一九八三年九月,我在经历了笔试面试后,终于如愿以偿成为林平导师的第二个研究生,也是林平导师最后一个研究生,我之所以反复讲第二,反复讲最后,是因为林平导师招的学生很少,要求很严,林平导师与曾虹与我有一种特殊的师生缘!师生缘就这么结下了,就这么开始了,就这么经历了几十年漫长时光!我在林平导师门下读了三年,领教了好多专业知识,感受了好多不易言传的学识,我印象最深的是,林平导师学养丰厚,指教有方,言语不多,高瞻远瞩,他给我定下的硕士论文研题,很有学术挑战,很有学术价值,我做了两年,发现了五个新种,弄到了世界领先!特别要提到的是,这些新种标本,都是林平导师从大英博物馆拿来的,仅此就可看出,大英博物馆对他是多么的信任,他对学生是多么的支持,其胸怀是多么的博大,其品格是多么的崇高!在此,我再一次对林平导师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致以崇高的敬意!

一次,我想起研究生的往事,想起林平导师的教诲,不由惹动了文思,激发了诗情,也不管水平如何,大胆写了一首《忆林平导师》:"羊城三载忆如昨,书山学海徜徉多,常叹金龟觅不尽,先生风范更几何!"我本想把字练好些,再书写给林平导师,不曾想"书未送,师不待"!我研究生毕业就回到了湖南省委农工部,这些年科长处长厅长一路下来,与昆虫分类越行越远了,但尽管如此,只要有机会,我都看看老师,只要有事情,我都尽量办,唯感遗憾的是,分隔两省,分隔两行,有点力不从心!我到省扶贫办工作后,先后去广州看望过两次林平导师,一次身体还好,一次就在医院了,但整体看,精神不错,只是医院那次,先生说腿脚乏力,不便下床活动,当时不觉严重,未想就此永别!

人生苦短,世事无常,这些老话不知听了多少,但年岁大了,体会就深了,林平导师去了,虽然也是年迈而去,但怎么也有些苦短,也算是无常,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帝总喜欢別人山呼万岁,难道平民百姓就不想健康,就不想长寿吗?但活得再好,活得再长,也会辞别阳世,更去天堂,茫茫人海无一例外,这样一想,也许好受一些!

常言道,彻底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我们也要无畏起来,正确对待生死,正确对待一切,我们悼念林平导师就是要追思他种种的好,就是要化悲痛为力量,就是要把林平导师的精神更好更久的传承,虽然我们不搞专业了,但先生还有很多很多需要我们学,世上还有很多很多需要我们做呀!

愿林平导师天堂安息,愿林平导师一路走好!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陆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授权:0731-84329818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李婷婷]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