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诗会丨舒洁:我少年时代的星星依然明亮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02-12 09:32:32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四十六)

舒洁|母亲(长诗节选)

“那种大念浸润北地,涓流万条

许下长久心愿的人

追逐萤火在午夜时分奔跑

唯有河流不动声色。”

关于辽西,在老哈河以北

救命的农作物在秋天逸出清香

我迷恋那个时节

我喜欢在茂密的玉米地中寻觅

在垄沟之间,我会看见别的果实

那里是我少年时代的迷宫

只要仰首,就可见蓝天白云

还有鹰隼,它似乎总在那里

它盘旋,但无声

 

我记得母亲的喜悦

她在屋前田园,她成为秋天的一部分

她是移动着的最美丽的叶子

我在那样的庇护下

从不惧怕原野岑寂

 

“冬天,羊群是怎样消失的呢?

门楼,紧闭的木门,黄土院墙

在梁上,古榆树冠微动

可见巨大的鸟巢

但不见飞鸟。”

室内炉火正旺

母亲在油灯下缝补棉衣

光移动,黑暗就移动

我看着母亲的双手

那是一针一线的冬夜

母亲舒展眉头

羊群

羊,它们悲悯的眼神

它们是怎样消失的呢?

 

母亲!你说它们是在天上的

你没有说云,也没有说星群

它们也在夜里。母亲说

你听啊!你听它们的声音

 

“风声,关于窗子,玄想

山那边的人家,陌生的人们来了

他们躲避陌生的门。”

 

少年时代

我是拥有几重天的

第一层在玉米穗上边,低于鸟翅

第二层在鹰喙上边,低于羽毛

第三层在云上,低于光

第四层在月下,低于星

第五层在母亲的歌谣里

低于母亲的眼睛

第六层在玄想的高处

低于风

 

“那个被深深吸引的孩子

渴望进入山的洞穴

他在神秘的包围中长大

内心里珍存着一条幽静的小路。”

 

母亲

我在灯光里重返北地,我寻找你

天地之间

“夜空彗星划过

占卜者独坐峰顶,面向河流

那种闪耀!他说,那最后的光芒

将被深远燃尽,归隐永恒的哀愁。”

 

我听过关于他的传说

一个拒绝远征和荣耀的人

在异域河畔安葬累死的坐骑

一位年轻的武士换了马匹

智者跪下,抚摸马的长鬃

你也曾降生!你也曾饮母乳

你奋起的四蹄踏碎安宁

你曾驰骋,马尾指着故乡

 

那位智者

总会出现在母亲的歌谣中

他才是真正的英雄!母亲说

他回来了!一路呼唤母亲

后来,他独自向西而去

在离开贡格尔草原的前夜

他在暴雨中呼喊一个牧女的名字

 

“那部箴言没有文字

在时间中,它是时间

在河流上,它是波纹

在千年逝去之后,它是高原上的心灵

在风雨中前行。”

 

母亲

无需寻找,我知道他是谁

我也知道,他为什么会孑然远去

 

我在某种史实中辨别善恶

深宫高墙,绝美的女子成为皇妃

在母亲的歌谣里,一根簪子插入真相

被隐藏的秘密不为人知

母亲,歌谣,泪水与抱憾

飞出宫墙的心,在一棵草上

留下泪痕,寄望被后人阅读

 

一根金簪穿过青春

王妃色衰,她自称哀家

伴千古一帝

 

“那些被遗忘姓名的女子

以性命争宠,她们如黎明的金子

在黄昏变为白银

告老还乡的御史秉笔直书

终未能献于世人。”

 

母亲

你在夜里说史,让我看见曙色

你说,人心呐!一丝善意

就可以通向天庭

一丝善意就如一株草

露珠剔透,挂在草针映天涯

繁华似锦

锦中有泪痕,锦中的女子胭脂斑驳

一指对宫外,柳树下的马车

等待回乡的女子

那一刻,宫门紧闭

流言漫过护城河

止于人间夜色

 

“家族是一艘船,不会永远停在原处

你不要联想水,没有水

甚至不见血脉。”

 

血脉

是一代一代繁衍的奇迹

在母亲的简史里,家族

就如阴山逶迤,余脉平缓

 

曾经的望族已经衰落

向峰峦回望,家族最美的女子

远嫁皇城,这曾经的荣耀

让青春窒息,那就是祭献

没有谁想到代价

宫墙内的孤独恐惧

也无人可知

 

母亲说

那些先人呐!为何要走到潮头?

大墙威严,不闻涛声起落

与世相隔

“雁阵归来了

天空久未落雨,河流瘦弱

前去探亲的人,在金山岭东南

遭遇一场野火。”

 

我们是下游了

母亲对我说,不要去寻找嵌金马鞍

它可能已被焚毁

也可能就是传说

 

“在这个世界,一棵树死了

你可以重栽一棵

若母亲走了,就是永世告别!”

 

我知道

在北地,渡过老哈河就是伊兰塔

我知道将什么留在了那里

我少年时代的星星依然明亮

感觉距离稍远一些

天空稍暗一些

 

时间并没有带有什么

时间就在那里,是一颗心老了

山上的树木少了

在故园,母亲没了

但她的微笑没有散尽

时间留给我的

是花一样开放凋落的记忆

像午夜河面上的粼光

一些奔向远方

一些在两岸破碎

 

寻找,是徒劳的

一切就在那里,寻找什么呢?

母亲的墓地就在那里

老屋也在那里

 

“寻找

一定是丢失了某种记忆

就如牧人丢失了羊群

 

在母亲的歌谣里

一生守住领地的人

唯独丢失了怀念

 

那位智者

为了心存怀念,远走巴尔喀什湖

他敬奉大水,在他的箴言中

他认定一滴水有一颗灵魂

 

“究竟为了什么

那么多人再也没有回到故乡?”

 

许久以后

我在诗歌里凝望母亲的眼睛

在母亲的瞳仁里,我是小小的婴儿

母亲看向哪里

我就在哪里

我在诗歌中凝望母亲的眼睛

我想回去,可回不去了

母亲的双眼在高处

在群星之间,有时在日月之间

 

“身影不会背叛你

但会将你推到更远的地方

那里叫异乡。”

 

母亲

有时,你在北地苍凉的秋草之间

在两声马嘶之间

在古歌的前奏与副歌之间

在梦与醒之间

拒绝人的语言

 

在马的脊背上

我的家族的道路直通远空

地平线,是你能看见的地方

但你终生都不会抵达

 

“我们

是向着天光行进的

那里珍存着我们失落的东西

天上的草原,清流,羔羊

为了爱情,等待出嫁的姑娘。”

 

母亲,我必须珍重你的歌唱

所谓寻常平凡的生活

是在有你的时候

我们忽视了神奇伟大的依靠

但你从未责备我们

你养育了我们,你呵护了我们

在我们出生的地方

你守望了我们一生

 

“没有任何语言能够形容她的名字

这个叫母亲的人

她走了!她的气息一定是草的气息

是我们依然奔走的大地!”

母亲很少说她的背景

她的显赫的家族,是她对我说

一丝善念也是一丝水流

那么多沿湖栖息的神鸟

总会如期归来

如期迁徙

它们是水和天空的孩子

但恐惧人类

 

我懂得

母亲!我是崇敬那些精灵的

就如我崇敬你

每年清明,即使我想书写你的名字

我都会净手,每写一笔

我都会听到你的歌谣

那是你的时代

你的怀念与崇敬

 

“你只有在月光下观察马的眼神

你才能理解草原

它们站着,成为静止的路

你将看见氤氲起伏。”

雪落大地

是提示我们某种归期

从贡格尔到伊兰塔,到额尔古纳

你不能说遥远

不能

 

“遥远

是你永远也触不到的东西

那是梦里的火焰

是幻境中的白桦林

林地的边缘银狐出没。”

 

母亲

如今,你在你的歌谣里

你在我的倾听里,你在我的近前

在我的远方,你在我含泪的凝望中

送群鸟飞越天空

 

2019年2月11日下午,于长沙

 

作者简介:

舒洁(1958~ )蒙古黄金家族成员,蒙名特尼贡,生于1958年,赤峰市人。先后就读于大连陆军学院、复旦大学中文系。主要作品有诗歌集《心灵的故园》《神赐的口信》《舒洁诗歌集》(六卷)《在时光沿岸》(五卷),长诗集《帝国的情史》《仓央嘉措》《红》等。2010年获中国当代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现居北京,为中国现代诗歌研究院副院长。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授权:0731-84326133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刘瀚潞]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