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江春入旧年,留盎然春意,积蓄前行之力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01-10 11:49:57

江春入旧年

文丨秦勇


冬天来了,雪不一定下。但,梅花一定会开的。

梅花,是花中君子,是冬天的红颜知己。

她不畏国色天香的牡丹,不逊姹紫嫣红的玫瑰。她身怀兰花无人也自香的清高,心藏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雅性。她有迎接风霜雪剑的傲骨,不畏世俗冷暖的个性。也有超凡脱俗的柔情,魂牵梦萦的暗香。

正是层冰积雪时,梅花次第绽放,数萼含初雪,小萼点珠光,雪海茫茫,花香袅袅。只要邂逅一缕梅香,再寒冷的冬天也会有一袭暖流伴你冬眠。仿佛你在茫茫人海里,邂逅一位绝世美人的回眸一笑,再漫长的人生,你也永远忘不掉她的容颜。

白梅纯洁无瑕,红梅妩媚绚烂,黄梅富丽堂皇。萧萧的冬季,那雪中绽放的一枝梅花,像一位穿越千年风花雪月的女子,谁不会多看一眼?一定会买上一枝,入室入怀,诗意栖居。

美人与梅花,美人还要稍逊一些情调。她们若是非要较量一番,结局正如白雪与梅花,“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宋朝诗人卢梅坡早就下了评语。

对梅花爱到极致的,要数北宋诗人林逋。他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终身不仕,终身不娶。与高僧诗友相往还,与梅花仙鹤作知己。他写《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个“以梅为妻,以鹤为子”的林逋活得像鹤一般洒脱,像梅一样坚贞。

南北朝诗人陆凯送别范晔,以梅寄情:“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宋代钱塘令关景仁曾以梅树为礼相赠苏东坡,苏东坡以诗唱和“梅格”:“年年芳信负红梅,江畔垂垂又欲开。珍重多情关伊令,直和根拨送春来。”王维把乡愁写进梅花:“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梅花,成了故土的信物,乡愁的寄托。白居易在重庆忠州的东坡栽下七株梅花,于寒冷的冬季醅酒交友,静待梅开:“池边新栽七株梅,欲到花时点检来。莫怕长洲桃李嫉,今年好为使君开。”

梅花不惧凌寒,不事张扬,不畏陨落,报天下之春而后隐去,如此品性,何其珍贵!英国诗人雪莱有句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而早在北宋时,黄庭坚就以梅花诠释过同样的生命意境:“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

梅破,春近;冬去,春来。多么美的禅意,多么美的回归。在磨难中拼搏的追梦人,在寒风中摸索的行路者,何尝不是冰雪冬天里的梅花。让我们安静于人生的每个寒冬,以一颗盎然的善心,一种坚贞的信念,去迎接一枝寒梅那“储蓄的、清澈的、澄明无比的芬芳”。

“江春入旧年”,旧年刚刚逝去,江上已泛起春意。每到这个时节,王湾这句诗便给我温暖,给我盎然春意,给我积蓄前行的力量。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陆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授权:0731-84329818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刘瀚潞]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