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成材乐而好学,媒体:金庸作品蕴含发人深思的教育思想

      [来源:《人民教育》杂志微信公众号]      2018-10-31 15:34:32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2018年10月30日,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于香港养和医院与世长辞,享年94岁。大师千古,属于一代人的时光也这样悄悄落下帷幕。

武侠小说虽为通俗读物,但它却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青少年对世界的认识和感悟。仔细分析,其实金庸先生小说中主人公的成长过程都是一个个鲜活的教学案例。今天,小编就带您重温打动过我们的武侠故事,感悟金庸作品里的那些教育思想,权作与先生告别。

自1952年以“金庸”为笔名写下《书剑恩仇录》起,半个世纪以来,金庸先生用他的一支笔,勾勒出了无穷无尽的想象世界,其中既有英雄侠客,也有奸佞小人,既有江湖恩怨,也有儿女情长,虽是幻想中的武侠,却折射着世情百态,引人神往,发人深思。

从60、70到90后,“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人读金庸”,或在旧书摊上租借,或躲在被窝或课桌下偷偷阅读,或准时准点收看电视剧……也许每个人邂逅金庸的方式都各不相同,但共通的却是少年时代对武侠世界的向往,对“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之精神的感佩。您还记得那些金庸小说里令人感动的武侠宗师吗?其实,在他们的成长成材经历中,也蕴含着发人深思的教育思想。

本文图片 人民教育微信公众号

1

大侠成材,乐而好学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好学”是中国传统教育思想中相当的重要的概念。

在所有教育要素中,学生本人的“好学”是成才最关键的因素。 老顽童周伯通习武入迷 ,“习武练功,滋味无穷。世人愚蠢得紧,有的爱读书做官,有的爱黄金宝玉,更有的爱绝色美女,但这其中的乐趣,又怎及得上习武练功的万一?” 他被黄药师困在桃花岛上十五年,自娱自玩,创下七十二路空明拳及双手互搏之术,学习境界令人神往。

而另一部作品中,张三丰闭关十八个月,得悟武学精要,创下太极拳、太极剑,成为内家武功祖师。凡是武侠世界中的宗师,其学习动力皆来自自身,正是出于对所学事物的纯真热爱,方能成就真正的武林绝学。

2009年版《倚天屠龙记》 张三丰。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纵观金庸先生的作品,大侠们都有一种自驱力迫使他去探寻武术的最高境界,而这些非功利的、完全自由的学习,才是学习的最高境界。

2

孟母三迁,重视后天

人是环境的动物,后天的教育环境对于人的成长起着重要作用,各种教育环境的差异,培育出了具有 个性差异的不同个体。

这一教育理念在《射雕英雄传》中被体现的淋漓尽致。小说一开篇,便是杨铁心与郭啸天两位梁山好汉的金兰之约。郭靖与杨康出身类似,先天禀赋也差别不大,但由于后天的种种境遇,郭靖历经离乱,拜江南七怪和洪七公为师,在辽阔的大草原上养成了质朴坚毅的性格,不但就绝世武功,还成就了博大的胸怀,成为真正的“侠之大者”。而杨康则养于金国王室,没能接受良好的教育和环境影响,害人害己惨死于铁枪庙。

阿朱、阿紫姐妹也是如此,阿朱在燕子坞的慕容世家长大,深受江南儒雅文化影响,成为一位忠贞深情的女侠,而妹妹阿紫由于师从星宿老怪,长期身处艰险谄媚的生存环境中,没能形成正直坚强的人格。

教育是环境的综合因素对于个体进行同化的结果,无论是指教育场所的小环境还是社会的大环境,都强调了教育环境对于人格个性形成和发展的制约。后天教育环境主要由家庭、学校和社会三者交织而成,作为家长,我们要注意营造良好的家庭环境,重视家庭教育,这是每个人教育环境的原初出发点,也是最重要的核心点。

3

教学有法,贵在“启发”

教师的教学过程是在启发学生思考的基础上进行的,不能强行灌输,而应注重“启发”,之后再由学生自行思考,深入领会。

张无忌自小在武当长大,拥有不错的武当武学基础,因而在强敌环视,自身重伤的情况下,张三丰虽当众演示太极剑,但主要教学信息却只在特定师生之间交流。没有太极内家拳理论基础的其他观众只看到张三丰的招式,而张无忌却能看出他剑招中“神在剑先、绵绵不绝” 之意 ,进而 “ 得意忘形 ”,这就是师生默契,相互理解,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学习方式。

2001年版《笑傲江湖》令狐冲。

而在另一部作品《笑傲江湖》中,风清扬要令狐冲先将本门华山剑“白虹贯日”到“钟鼓齐鸣”三十招一气呵成使出,再教他使出“金玉满堂”剑招,领会“行云流水,任意所至”的剑理,存招式之意,无招式之形,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不仅生动地表现出教学的完整过程,而且深刻揭示出学习过程中遇到疑难问题时矛盾心理状态,这些都展示着教师对整个教学过程和教学规律的把握和理解。

4

时刻监督,宽严相济

教育的过程,就是一个将自然人培养成为有主体性的社会人的过程,在主体性的教育过程中,为了教育计划、教育目标的实现,教师对学生学习行为的督导是极为必要的。

中国传统文化中,教育督导从来都执行着极为严格的赏罚制度,在金庸小说中,这一点也得到了展示: 谢逊监督张无忌练功十分严厉 ,但张无忌知道 “ 义父是要我好 ,他打得狠些 ,我便记得牢些”。杨过初上寒玉床练功,小龙女以帚击相罚,杨过想“我一点也不恼,只怕还高兴呢。她打我,是为我 好”。江南七怪教郭靖学艺为了与杨康比武,也是严格责罚;令狐冲犯小错即被杖责,大过就要上思过崖面壁自省;少林寺有专门的戒律堂来执行处罚,以利武功佛法的精进。 学习是一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过程,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学习者自身的懈怠和懒惰在所难免,这就需要师长们的外在律令来严格督导。

尽管现实生活中的教育督导未必会如武侠小说中那样严酷,但家长和教师们在爱护学生的基础上,也要选择恰当的时机,对学生的学习过程严格要求,宽严相济,正确进行教学管理和督导。

5

传道授业,师者风范

教师是教育的主导者,其人格力量对教学目标的达成至关重要。在武侠世界里,“教师”们既传授武功,又教做人。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这些名师不仅有高深的武功,对武学理论有着系统性的认识和理解,还侧重言传身教,践行着崇高的道德,率领一众门徒。

“南帝”一灯大师就是这样一位良师,让他最费心教育的弟子,不是“渔樵耕读”四大弟子,而是他的杀子仇人裘千仞。当裘千仞在妹妹的挑唆刺激下又欲 报仇杀人为快时,一灯以自己的肉身坦然承受慈恩的攻击,彻底感化了这个徒弟。正是由于一灯言传身教,以身作则,师徒二人才终于共同达到功德圆满之境。

而郭靖在《神雕侠侣》中,很长时间未能好好教化杨过,导致师徒二人关系陷入僵局,但在襄阳危机时,杨过目睹郭靖为襄阳百姓置自身生死于不顾,终于被他的人格魅力折服,成就自身的英雄事业。 教育过程是教师对于学生的同化,言传身教,不仅是知识技能的传承,更是民族心理 和文化价值观念的传承。这就要求我们的教师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完善自己,以身作则,成为学生人生路上的领航者。

1995年版《神雕侠侣》杨过。

武侠世界丰富多彩,人物众多,因其观察视角和成长阶段的不同,每个人的理解也各有差异。脱离少年时代后,以新的视角再次品味金庸小说,相信每一个教育者都能获得不同的体悟,而这正是金庸先生给我们那回味无穷的快乐。

感谢金庸先生,感谢生命中那些读金庸的日子。先生,一路走好!

附录:金庸生平

金庸本名查良镛,出生于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海宁查氏,其家为书香门第,世居海宁县袁花镇。1936年入嘉兴一中读初中。1937年日军入侵,因战事而随学校辗转到余杭、临安、丽水等地,后1938年于浙江省立联合高中初中部就读。1944年考入重庆中央政治大学外交系,退学后在中央图书馆挂职,阅读大量书籍。1945年抗战胜利后返乡,曾在杭州《东南日报》暂任外勤记者。

1946年秋,查良镛进入上海《大公报》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调往香港分社。1952年调入《新晚报》编辑副刊,并写出《绝代佳人》《兰花花》等电影剧本。期间,查良镛以金庸为笔名写《书剑恩仇录》,引起轰动。1956年,与同写武侠小说的梁羽生和百剑堂主在报上开设专栏《三剑楼随笔》,三人合写随笔,给“新派武侠”留下了一段历史见证。1956年在《香港商报》全年连载《碧血剑》。1959年于自办的《明报》上连载《神雕侠侣》。1972年,宣布封笔,退出侠坛,之后对其以往的武侠作品开始修订工作。1995年,金庸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2005年,剑桥大学授予金庸荣誉文学博士名衔。2007年11月,应邀于香港中文大学主持讲座,并出任中大文学院荣誉教授。

(原题为:《金庸先生走了,他作品里的教育思想是如此发人深思……》)

[责编:胡泽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