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纷飞的时代 西南交大曾在湘潭办学

      [来源:湘潭日报]      2018-09-19 00:09:28

 钱家巷原基督教堂、现金贝尔幼儿园所在地曾是西南交大办学旧址。图为寻访组合影留念。

钱家巷原基督教堂、现金贝尔幼儿园所在地曾是西南交大办学旧址。图为寻访组合影留念。

现在的窑湾派出所,是当年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的住宿旧址。 (记者 方阳 摄)

现在的窑湾派出所,是当年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的住宿旧址。(记者 方阳 摄)

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曾明辉

屋外大雨滂沱,屋内雨点滴答,教授扯开嗓子讲课,学生却依旧只能听到屋内屋外的雨声。“静坐听雨。”教授于是在黑板上,写下这四个字。在电影《无问西东》中,人们对抗战时期西南联大师生辗转来到昆明办学的情景,感触深刻。

“敌人破坏了我们的象牙塔,可是毁灭不了我们三千年来的文化种子。” 西南联大,是抗日战争时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迁到云南昆明后,联合办学的独特称谓。

战火纷飞的时代,高校办学地点不断迁移。上个世纪30年代,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为了躲避战火,先后辗转到湘潭的钱家巷教堂、湘乡杨家滩办学,为湘潭的高校办学历史,写下了新的一笔。

8月11日,西南交大长沙校友会的副会长刘仁元、秘书长孙寿林、朱凡等校友一道来潭,探寻当年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在湘潭办学的遗址,并建议在办学旧址上建立纪念碑。

“西南交大湘潭办学,将湘潭高校办学史前推20年。”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开始全面侵华,不少北方的大学被迫南迁。

在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122年的办学史上,有重要的一年是在湖南度过的。西南交大长沙校友会副会长刘仁元告诉我们,“当时,我校(时称唐山交通大学)部分师生辗转搬迁到湘潭,并于当年12月15日在湘潭正式举行开学典礼。1938年5月23日迁往湘乡杨家滩(现属于娄底涟源市),1937年11月迁往贵州平越。”

1938年初,当时的教育部在茅以升等人士的要求下,同意了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的复课事宜,并指令改名为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1月下旬,国立交通大学的校长黎照寰电邀茅以升代理唐山土木工程学院的院长,茅以升于2月11日到湘潭就职。战乱中在湘潭复校的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便是今天西南交通大学的前身。

因正值烽火岁月,当时的物质条件很差,师生们只能因陋就简,节省开支。“其时师生环围竹桌,言笑会餐,学生更匍匐地铺,勤俭制图,课程进行一如平日,坚忍耐苦之合作精神,至今回忆犹觉可贵。” 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的校友黄寿恒教授在《复校经过纪事》中,生动地叙述了当时的情景。

然而,因为城市变迁,要找到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当年的办学遗址和住宿地点,并非易事。

8月11日上午10时,湘潭地方文史研究专家周磊、何歌劲与西南交大长沙校友会的校友,一同出现在雨湖区人民路十八总附近的的金贝尔幼儿园门前。在他们身边的巷子口,立着一家甜酒店的指示招牌,招牌上赫然写着“钱家巷60号”的字样。

“钱家巷”三个字,让今年85岁的周磊,将记忆拉回到儿时在钱家巷这里的教堂居住半年经历。他随后意识到,这里是钱家巷原基督教堂所在地——而这正是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当年在湘潭办学讲课的地方。

让周磊明确这里是当年西南交大办学所在地,是在2015年8月。当年,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重走播迁路”考察团来到湘潭寻根,探寻历史真相。当他们在湘潭老城区一无所获时,请来了周磊。最终,周磊凭借丰富的地方文化知识,找寻到了这里。

随后,上午11时,何歌劲担任文化导游,带领校友们到现在的窑湾派出所参观。这里是原来窑湾小学的办学地点,也是窑湾教堂所在地。时间再往前,便是当年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的住宿旧址。

“湘潭的第一所高等学校,是从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来湘潭办学开始的,尽管它在湘潭办学时间并不长。”周磊认为,西南交大在湘潭办学的最大意义,在于将湘潭高等学校办学的时间,往前推了20年。“湘潭大学是1958年开始办学,西南交大唐山学院1938年湘潭办学,早了足足20年。”

“钱家巷一带的大房子,都有可能是当年上课的地方。”

在战火纷飞的时代,办学条件有限,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的办学地点,也并非一处。令人存疑的一点是,曾在售票房办学的地点,到底是在哪里。

刘仁元介绍,当年在湘潭读过书的学生、后来成为教授的钱冬生曾回忆,“我们有时候还在湘潭车站的售票房上课。”

钱冬生记忆中的湘潭车站是湘潭汽车站还是湘潭火车站,引发了人们的探讨。

关于售票房上课地址,一个意见认为是湘潭火车站的售票房,另一个意见认为是潭宝汽车站旧址轮渡售票房。若为湘潭汽车站,即为如今位于窑湾的潭宝老汽车站。若为湘潭火车站,则为目前位于车站路上的湘潭老火车站、现在的货运站。

周磊与何歌劲在这一问题上,持有不同观点。

何歌劲认为,西南交大作为一所与火车、铁路相关的高等学校,办学地点位于湘潭老火车站的可能性更大。而周磊认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当时西南交大在潭求学的学生,主要是在十八总附近的钱家巷一带,从这里到窑湾的潭宝汽车站很近。他推测师生不会舍近求远,到更远处的湘潭老火车站去上课。

不过,周磊对钱冬生印象中的在“售票房”上课这一地点存疑。“潭宝汽车站的售票房在地下,面积小得只有一间卧室大,当时有三四百号学生,在这里上课的可能性不大。”周磊认为钱冬生印象中的“售票房”可能是“调度房”之误。“单凭一个人的回忆与陈述,是不够的,还得通过实地求证与史料求证。”周磊说。

令人遗憾的是,钱冬生教授已于2016年去世。关于西南交大在湘潭办学、上课的具体情景,难以得到进一步求证。

不过,经过一行人实地考察,大家一致认为应是潭宝汽车站旧址轮渡售票房。“因为此处离师生住所只有几分钟路程,在此处上课非常方便理想,而火车站离住处有十几华里路程,在火车站上课是不现实的。西南交大长沙校友会秘书长孙寿林这样认为。

建议:在办学旧址上建立纪念碑

为了让这段珍贵的历史在当代发出足够的声音,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试图在办学旧址上建立纪念碑。

目前,窑湾正在由湘潭城建集团进行整体开发,目前第一期工程已基本完工,正在进行招商。西南交大办学上课旧址所有建筑物均已没有,而此处归湘潭大河西棚改项目,而原来学生住宿的地方属窑湾历史文化旅游街区第二期范围。

何歌劲建议,西南交大尽快与湘潭市政府及有关部门研究如何利用现正在开发建设窑湾历史文化景区的有利时机,就办学旧址纳入规划达成一致意见。

西南交大长沙校友会副会长刘仁元就湘潭十八总窑湾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办学旧址事项向母校西南交大建议,是否可以请窑湾项目部作为主体,申请建立西南交大办学纪念馆,实物建设茅以升雕像及学生像群雕。

“我们建议,在湘潭窑湾街钱家巷原基督教堂、现金贝尔幼儿园所在位置立一块西南交通大学(原唐山交通大学)抗日西迁临时驻地(1937年12月15日一1938年5月23日)纪念碑。在潭宝公路汽车站旧址处码头售票厅内,设参观展览室,有黑板、课桌、图片,以及西南交大西迁经过介绍。在景区地图上注明湖南交大办学旧址。”

此外,他们建议在原师生住所——原窑湾小学、现窑湾派出所的位置,建母校抗日西迁纪念馆。“如有政府投资或开发商赞助,可按铁道博物馆规格纳入母校校史、铁路建设历史,以及高铁科研成果展览等,室外陈列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在售票厅到江边合适位置建雕像群(詹天佑、茅以升、侯振挺等杰出人物,以及院士等人雕像群),并附西南交大在湘潭办学历史简介。”

[责编:廖慧文]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