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田琪:五倍子树开花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09-18 10:20:00

五倍子树开花

文丨田琪

眼下,又到五倍子树开花的时节了。

因天天在办公室打转,只觉季节飞快的变换,但要让你感觉到山里的某种植物的花期,相信没几人有这种意识。前天一家蜂业公司来人,商谈合作事宜。当对方介绍怀化蜂业时,言及怀化一年中的三大蜜源,即柑橘花、紫荆花和五倍子花。使我一下子感觉到,家乡的五倍子树应该开花了。

五倍子树属漆树科盐肤木属植物。作为特种经济作物,它能生产两种产品,一是为蜜蜂提供蜜源,能产五倍子蜂蜜。二是能结五倍子虫瘿。五倍子虫瘿不是果实,它是五倍子虫寄生于五倍子树叶刺激叶细胞而形成的囊状物。五倍子蜜为人类提供美食,五倍子虫瘿可入药,同时它还是一种重要工业原料,它们对人类都大有用处。

在我们家乡,称五倍子树叫爆木树。原因是五倍子树当柴火在燃烧时,喜欢噼噼啪啪乱爆,故称之。五倍子树生长快,第一年能长2-3米,但木质松软,很容易砍伐。当地有比喻,说某人欺软怕硬,就说“青冈树砍不动砍爆木树”。还有一种说法是,“青冈木砍一刀爆木树出浆”,意思都差不多。五倍子树属灌木,冬天落叶。小时候上山砍柴,很喜欢砍五倍子柴,特别是在落了叶子的冬天。五倍子树干直,容易砍,碰到粗大的又很容易劈开。这样,砍一担五倍子柴既轻快又整齐好看。

大约在我10来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总觉得鼻子发痒,也闻不到气味。我妈就怀疑是我鼻孔生了“关虫”。什么是关虫呢?据老人们讲,就是小孩子好奇心重,在山里看到五倍子树上长的五倍子,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抓到手里就左瞧瞧右看看,还要放到鼻孔上嗅一嗅。其实,五倍子里面整个就是一包虫子,这时,虫子就会钻进鼻孔寄生起来,鼻子就会发痒,这就是生了关虫。所以,大人们总是交待,在山里看到五倍子,千万不要放到鼻孔上嗅。可我们天天在山里转,常常跟五倍子打交道,谁又记得嗅没嗅过五倍子呢?

为了给我治“关虫”,妈妈多处访医问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不像现在,什么毛病都往医院跑,那时没这回事。后来打听到辰溪龚家湾有个姓龚的老中医,在修溪口开门诊,会治关虫,妈妈就带上我去修溪口看病。修溪口离我家有40多里路,要翻过几座山,趟过几条大溪,走一趟爬山涉水70-80里路非常辛苦。记得那天天一亮就出发,直到中午才走到修溪口。找到龚医生后,他给我鼻子看了看,又问了一些情况。他说没事,回去后自己到山上找些鱼腥草叶子捣汁滴入鼻孔,滴个3-4次就好了。龚医生就这样打发了我们,好像也没收我什么钱。

回家后就按龚医生的交待往鼻孔里滴了几次鱼腥草汁。鱼腥草的腥味真大,滴在鼻孔里实在难受,很不愿意滴,因此滴了几次后,管它治好不治好也就不滴了。几十年都过去了,现在我一直对鱼腥草的味道很厌恶。回想起那次治病,这哪是生什么关虫,其实就是鼻子发炎,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讲的鼻炎。所以龚医生看了看说没事。且用鱼腥草汁滴鼻,其实就是消炎,鱼腥草有消炎作用。道理弄明白事情当然就简单。那时,像鼻炎这样的小毛病,龚医生肯定不会收我什么钱。

1993年初,我在溆浦县政府机关上班。当年不知从哪里刮起一股“台风”,说怀化要大搞五倍子生产基地建设,并说还要在洪江建大型五倍子加工厂,一时间把个五倍子生产炒得沸沸扬扬。当年地区(那时怀化称地区)和各县都安排领导专抓五倍子基地建设,又是开会议,又是发资料。按设想,其产业前景大有超越清末沅水两岸开发桐山之势。

受到宣传的鼓动,怀着致富的愿望,我就连夜赶回家里,与家里兄弟商量搞五倍子生产。要搞五倍子生产,需要这么几个条件。一是要有五倍子树。二是要有五倍子虫苗。三是要有资金。四是要有技术。五是要有收购。按照这五个条件,其实当时我们一个条件都没具备。由于我正在兴头上,什么条件不条件,只要敢闯敢干就行。1992年邓小平南巡,《东方风来满眼春》,市场经济的春风正吹遍神州大地,干部下海,企业改制,搞得人心激动。那也是一个火热的年代。

家里兄弟没钱,我掏光10年积蓄的2000元资金作头本,一次购买五倍子虫苗250包。当时乡里也有人想搞五倍子,但他们苦于找不到虫苗。当听到我有虫苗时,就愿意高价从我手中购买。我不想作投机买卖,为此还得罪了一些乡亲。

虫苗购回来后,按要求应及时将虫苗挂在五倍子树上。可那知天公不作美一连下了几天雨。五倍子虫苗从纸袋里爬出来那几天是怕雨的,虫苗被雨水一冲就淹死了。但下雨不挂等天晴,虫苗又等不得。虫苗一旦装袋,只有几天时间就要爬出袋子,不然又会饿死,这样搞得我们进退两难。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冒雨将虫苗挂上五倍子树上。

由于这种情况,当年五倍子树上的虫瘿成果率非常低。加之不懂技术,不会管理,按资料介绍,当年可收获几百斤五倍子的计划落空。等到采摘时,仅收获一背篓约几十斤五倍子。后来也没有人来收购,自己又不知卖给谁,放在家里还挡路,就把它当垃圾倒掉了。这样,一个宏伟的五倍子致富梦连同10年的积蓄一起打水漂了。

转眼到了1998年国庆,那时还没实行长假,旅游也未成为时髦。但假期难得,又赶巧远在东北的二哥来到怀化,如果窝在家里也实在没味,就决定到怀化的旁边黄岩去转转。

黄岩是武陵山脉西晃山的一条支脉,海拔在800米以上,为高山台地。山上森林茂密,植被良好,气候凉爽,有峡谷,有崖壁,是旅游避暑的好地方,现开发为黄岩森林公园风景区。黄岩景区的主峰--凉山海拔1174米,可俯瞰整个怀化周围。从怀化城区去黄岩有30多里地。

当年,黄岩的风貌还全是原生态,就一条简易乡村公路通达乡政府。那天早上,我们哥俩也没什么准备,带了几瓶矿泉水坐上公交班车就上了黄岩。原本我们打算是去主峰凉山的,可公交车到了乡政府门口就打转了,无奈我们只好下车。站在黄岩乡政府门口朝凉山一望,腰都凉了半截。我的个天,凉山远在天边。黄岩乡政府与凉山在上了山梁后就分了道,现在根本就是两个不同方向。如果从乡政府所在地再去凉山,在当时交通不便全靠两条腿走路的情况下,当天根本就打不了转,这样我们就放弃了去凉山的想法。然后沿乡政府下面一条清亮的小溪走了一段后,就慢慢开始原路返回。

黄岩的风景还是很美的。整个高地山峦叠翠,台地的四周散落着一团一团的湘西特有的木屋,木屋的前后是大片大片的农田,成熟的稻子在田野里泛着金色的阳光,山村安逸悠闲祥和,很容易使人依恋。走过几处田野和村庄后,我们就来到一个垭口,具体叫什么名实在没有在意。但从山的走势可知,它是凉山的山梁伸延过来后因修公路而挖开的一个口子。口子的下边是一面巨大的山坡,山坡非常陡,从山梁一直下到谷底,落差当在600米以上。通往黄岩的公路就是沿着这面山坡做“之”字形转弯,然后翻过山梁。站在垭口远望城区,怀化的高楼大厦尽收眼底。如是夜晚,怀化城区霓虹闪烁,和着万家灯火,天地之间一派灿烂辉煌。垭口实际就是一处观景台。

出垭口后,我们顺着山坡沿着公路开始下山。这时早已过了晌午,日头向西偏去了很远。喝了一天的矿泉水,突然感觉肚子饿了,该吃午饭了。可在这陡峭的山坡上,前不挨店后不着村,哪儿能弄吃的呢?真有点后悔早上那么忙,一点吃的都不带。

当我们下到半山腰的时候,看到公路两边摆着许多蜂箱,蜜蜂进进出出忙着采蜜。这时,我朝山坡望了望,山坡上到处都是一丛一丛的野生的五倍子树,整个山野在淡淡的五倍子花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秀美。这么大片山坡,实在是个放蜂的好地方。阳历9-10间正是五倍子开花的时节,也是蜂子客(养蜂人)养蜂追花产蜜的季节。

在公路的一个转弯处,蜂子客正在用摇蜜机取蜜。看到有蜜,我马上想到,我们去买蜂蜜吃,午饭就可以解决了。当我们向蜂子客提出买蜜时,他说这山上一没秤二没罐,蜂蜜怎么卖给你?价钱又怎么搞?我说这好办,我手上有空矿泉水瓶,是750毫升的,装满一瓶水就一斤半。蜂蜜比重比水稍微重些,装一瓶就算2斤。价钱嘛,当时蜂蜜也不象现在这样值钱,就和冰糖价差不多,也就3-4块钱/斤。我说价钱就给你5块钱/斤。一瓶两斤10元,买两瓶给你20元,他也忙说要得要得,我们就这样成交。

一顿五倍子蜂蜜下肚,挨饿的问题终于解决,我们又有劲火开始与蜂子客唠嗑。蜂子客说他是外地人,他很早就知道怀化是出产五倍子蜜的好地方,怀化的五倍子蜜在全国都有很大名气。这几年他每年都要带上蜜蜂来怀化采一段时间的五倍子蜜。由于五倍子蜜品质好,价钱也卖得好。来怀化的次数多了,他对怀化的了解也就深了。怀化的山山水水,他基本都能讲个子丑寅卯。我想,怀化的大山这么多,这个蜂子客是怎么找到黄岩这个山大树多的五倍子蜜源地呢?看来,内行人是有真本事。我内心暗暗佩服蜂子客的精明和眼光的独到。

五倍子树在怀化的山里是一种非常普通、也很不起眼的树种。生长在怀化山里的人常常和它打交道,也许谁都能讲几个与五倍子树有关的故事,但从来也没有谁把它当回事。五倍子树木质松软当不得良材。五倍子花也不鲜艳,它没有大红大紫,只是开着淡黄色米粒大小的小花。但它能酿蜜,能入药,能为人类服务,能在自然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如果让我们从这些方面感悟,再联想起屈原的《橘颂》,我们是否也能吟一首五倍子版的“后皇嘉树”呢?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陆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授权:0731-84329818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刘瀚潞]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