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架无人机总设计师等两位老教授获百万重奖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9-10 13:15:02

他是两院院士,也我国著名的雷达系统专家,曾研制出“中国第一台火控雷达301系统”,今年86岁仍坚守三尺讲台,他就是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王越。在教师节来临,北理工授予这位老先生“懋恂终身成就奖”以及100万元奖金。

他是我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北京五号”总设计师,作为总体设计负责人,开创完成了中国第一台歼击机飞行模拟机研制;他省下工资和奖金,设立奖学金,奖励困难学生。他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百岁教授文传源,今天北航将“立德树人成就奖”颁发给文先生,奖金同样是100万元。

两所具有鲜明红色基因的理工院校,以同样的方式致敬深耕育人的大先生。

王越:为国家培育更多国防人才

9月7日下午,在“师缘·北理”庆祝第34个教师节暨教师表彰大会上,北理工将“懋恂终身成就奖”及百万奖金颁发给两院院士王越。

王越,生于1932年,中国科学院院士(199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1994年),北京理工大学名誉校长、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他长期从事火控雷达系统、信息对抗技术的科学研究工作,曾先后任301系统总体设计师、201系统主管设计师、306系统总设计师和行政指挥,多次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全国科学大会奖等殊荣,86岁高龄仍坚持为本科生上课。

思想:反者道之动

“反者道之动。”《道德经》里的这句话,王越最欣赏,“事物总向着自己的对立方向运动发展。”这几乎影响了王越整个治学、教学生涯。

几十年前,正值壮年的王越在西安军工研究所工作时,他参与研制了我国第一台歼击机机载火控雷达,靠着战术上的“反者道之动”,使雷达效能最大化;他主持研制我国第一台晶体管化炮瞄雷达,这次研制有点儿“福祸相倚”的意思,这款雷达虽然获奖,但不久后就停产了,研制过程中发现的技术短板,给了王越启发,在此后的研制中,弥补短板,达到新高度。

1993年,已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王越,年过六旬再次“反向而行”,他离开研究所,来到北京理工大学当校长,工作重心从产品研发转向应用基础研究和培育人才。当时,结合国家对信息安全的迫切需求及自己多年来的科研经历和思考,王越在全国率先申请开设“信息对抗技术”专业,2000年,该专业开始招收本科生。自那时起,王越一直坚守三尺讲台,为本科生上课。

行动:150分钟课程一气呵成

今年,五一劳动节前夕,北京日报推出《劳动,改变中国》特刊,其中的报道对象即有王越。4月的一个晚上,记者走进北理工课堂,聆听老院士的专业基础课。

王越为本科生讲授的课叫《信息系统与安全对抗理论》,十几年来一直安排在晚上,且三节连上,从晚上6点30分到9点。即使已至耄耋之年,两个半小时的课,王越一气呵成。

王院士的课堂包罗万象,从数学中的函数、映射到哲学中的老庄理论,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到中美贸易战,从文到武,从古至今……纷杂的表象背后,王越不时提醒学生,信息安全与对抗的核心法则就是辩证哲学的“矛盾对立统一律”,其本质与“反者道之动”如出一辙。

“这是我三年来上的‘最长一课’。”大三学生王文欣感叹着,他是王院士这门课的课代表,“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从天宫、玉兔等航天工程到老子、庄子的哲学观点,信息量很大,每次都意犹未尽。”
王文欣和同学们并不知道,老先生为了讲好这门课,付出了很多。面对每一届学生时,王越都会重新备课,撰写教学方案,添加最新案例。王越上课时携带的公文包里,装着上百页的讲义,上面用绿色荧光笔和铅笔做了不同的笔记和批注。

去年,王越在海南参加教学研讨会。会议结束的当晚有他的课,王越特意订了下午4点半抵京的航班。受天气影响,飞机晚点。尽管已经安排了其他教授代课,但王越仍坚持从机场赶到教学楼,到教室时正好是晚上6点29分。他没有休息,立即开讲……待这位85岁的老人下课回家,吃上晚饭时,已是晚上9点30分。

不讲课的时候,王越还要参与科研,带博士生,几乎就没在晚上11点30分前睡过觉,他的字典里没有节假日。

已经是院士,又是老校长,年龄还这么大了,为什么不歇歇?王越摇摇头,“要设计好的国防系统,人才是最根本的。我希望培育出超越自己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些年来,信息对抗技术专业已培养了1500余名毕业生。今年,王越教授带领的“信息安全与对抗教师团队”还被评为首批“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师团队”。

感言:奖金用于鼓励基础课教师

如同每次上课那样,王越拎着一个普通的公文包来到会场,不同的是,他特意打了一条缀满小花的领带。

问及获奖感想,王越说,“心中感觉忐忑不安,我对我的教学工作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

他说,我们国家现在是世界上培养大学生最多的国家,进一步设想,假如我们的大学人才培养质量进一步提高,那么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于维护世界和平发展将起更大作用。

今年,北理工启动并完整大类招生改革,新入学的“萌新”们将全部入读九大书院,接受大类培养和大类管理。王越对此非常赞赏,他认为书院制改革对基础课教学培养学生综合素质、创新型思维很关键。而其中的核心是要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几个特点,比如阴阳对立辩证思维、总体思维等融到教学的课程里面,这样才能由文化中提升创新思维的潜能。

王越先生表示,自己将捐出本次奖金,设立专项奖学金用于支持学校教育事业发展,特别是本科生的基础教育。

文传源:实现无人机零的突破

在今天下午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第34个教师节暨第二届“立德树人奖”表彰大会上,该校百岁教授文传源获得“立德树人成就奖”。

该奖项用于表彰在人才培养一线工作30年以上,在立德树人和教书育人、教学研究和改革、理念创新和模式探索等方面取得杰出成就且享有极高声望的教师,奖金100万元。

文传源,1918年6月生,湖南省衡山县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飞行器控制、制导与仿真学家和该领域的开拓者之一。1952年调入北京航空学院,参加建院工作。

他创造两个“中国第一”,作为总设计师,1958年,带领北航师生研制成功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北京5号”;作为总体设计负责人,开创完成了中国第一台歼击机飞行模拟机研制。

贡献:60年前研发我国首驾无人机

1957年至1959年,在“一无资料、二无经验、三无设备”的情况下,他带领北航师生论证无人驾驶飞行系统技术方案,经国家领导人批准后,集中师生近300人集中攻关。

1958年10月1日,我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北京五号”无线电引导着陆正式试飞基本成功,北航师生用自己的阶段研究成果给国庆献礼。

1959年2月,“北京五号”正式研制成功,之后顺利完成三个阶段的试飞任务,实现了中国无人驾驶飞机历史上“零的突破”,北航成为中国无人机事业的先驱者、开拓者。

1975年,北航成立歼六飞行模拟机总体设计组,文传源任组长,他先后协调全国40余个协作单位,经过八年攻坚克难,开创完成我国第一台歼击机飞行模拟机研制,并顺利交付空军使用。该技术填补了我国飞行训练的空白,为我国飞行模拟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这些年来,文传源开创新的科学研究领域,在综合飞行、综合飞行力控制系统的分析、综合系统论、人体科学和人机系统等开展研究。

自从1988年离休后,文传源通过返聘,继续搞科研,带研究生,直到2003年培养完最后两位研究生,才算“功成身退”。他先后培养博士后7人,博士生15人,硕士生18人。

离休后,文传源围绕关于仿真学科的“相似理论”体系继续钻研,1989年开始发表相关理论,2005年发表了三篇文章,2009年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展开深入论述,基本建成了“相似理论”体系。

行动:捐工资助寒门学子成才

科研之外,在学生眼里,文传源如同“慈父”一般温暖。学生生病,他让爱人送饭。有学生在博士后半段学得比较吃力,文传源担心学生身体扛不住,就开通“绿色通道”,允许学生直接去工作,等博士论文完成后再回来答辩。

1998年,文传源和诸多校友捐出获国家级教学一等奖的全部奖金,设立“驭远奖学金”共5万元;2014年10月,他再次为自动化科学与电气工程学院发展基金捐赠10万元,用于奖励资助品学兼优贫困学生。

“我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这些钱都是从我的工资里一分一分节省出来的,清清白白。”

他回忆起年少时期艰难的求学时光:考上长沙第一高中,家境不好,向同学借钱才能上学,后来因为交不起学费和食宿费,只好转到第一师范学习,他希望这样的窘境在寒门学子中不再重演。

感言:希望年轻人思考宇宙大问题

今天,拄着拐杖的文先生被学生搀扶着走上舞台,他戴着白色的帽子,穿着黑色的朴素外套,接受颁奖之后还向观众鞠躬。在讲台上,他分享了八个字,“真诚友爱 协同发展”。

文先生谈到,当前科技大发展的背景之下,可做的事情太多了,他年事已高,行动不便,但想的问题比较多,且都是关注天文、宇宙、星体研究方面的大问题。

在今年5月20日举办的“北京五号”试飞成功60周年的纪念大会上,这位百岁老人表示:“我不服气,我也不服老!让我们携起手来,继续奋斗!在宇宙探索中取得更大成就!”

今天,看着北航校园里活跃的二十多岁的年轻学生,他说,“你们将来可做的事情可多了。”他期待着,如果学生多思考多着眼一些宇宙的问题,那么未来宇宙就会热闹、沸腾起来,这对未来人类的发展也有好处。

[责编:肖宁]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