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 回放|寻找感动——大年初一清晨采访环卫工的一点体会

[作者:周云武]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03-07 11:34:10




寻找感动

——大年初一清晨采访环卫工的一点体会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周云武

生活中并不缺少感动,而是缺少遇见感动。

我们做记者的,有一项职业要求:人放假了,媒体不能放假。所以,大过年的,得有人值班。在单位里,大家一年干到头,都想安安心心休息几天,陪陪家人,捂热亲情,我也一样。然而,今年也真有点奇怪,征询意见时,二十多个人只有3人自愿报名,无奈,我只好强行点名。安排工作是这样的,但凡强行,必须自己带头,你安排人家吃一天的亏,那你自己至少要打算吃两天的亏,才有说服力和感召力。我总感觉,所谓号召力,其实是以说服力为前提,以感召力为基础的。所以,这个春节值班,我也并非主动积极,而是被逼无奈。

不过,混进新闻界几十年,快要退休了,职业操守还是有的。既然干,就要干好。大年三十到望城区茶亭镇大龙村采访回来完成稿子后,我就在想,大年初一采访什么呢?总要搞点感人的东西才好。到农村去?难找。到城里?值班的岗位倒是挺多,但感人的画面,好像也难找。当然,过年值班,本身就有感人的成分,但你怎么知道他(她)是主动积极值班,还是像我一样被逼无奈值班呢?如果采访对象选择不当,报道出来即使有点感动也会成色不够。

环卫工,我突然又一次想到了环卫工。

前年(2016年)5月1日,我凌晨5时赶到他们扫街的点,体验式地采访过他们。我被感动了,印象很深,时常回忆。

大年初一,他们会怎么干?尤其这万家团圆的新年第一天清早,照常清扫街道?他们回去过年吗?有多少人在城里“值班”?

一连串的问题,让我不能不有些冲动,当即通过开福区委宣传部联系上了该区环卫局湘雅环卫所党支部书记黎涌,约定第二天(即大年初一)凌晨5时30分准时到华夏路碰面。除夕之夜,一般都睡得晚,我马马虎虎睡了一会儿,早晨5时不到便起床了,5时10分从家里出发,路上几乎没车,准时赶到了约定地点。报道中,我还原了的现场和对话:

“环卫工人不回去过年吗?”记者问。

“基本上都留在长沙,极少极少回去的。”黎涌回答。

“开福区共有多少个像你们这样的环卫所?有多少环卫工?”记者又问。

黎涌掰着手指一一道来:“有11个环卫所,总共2000多人,我们所算大的,有300多人。”

“这些人今天早晨都上街?”

“全部上街!不仅他们,所有环卫所的干部职工也都上街帮忙。”

“也就是说,这个清早,长沙市仅开福区就有2000多人清扫街道?”

“是的。”

这段对话读起来能感动人吗?也许许多读者,或者说绝大多数读者都不会被感动。因为第一,你没到现场!第二,你也没有留心,或用心体会这段对话所包含的信息和背景。这段话,毫无惊奇,毫无波澜,毫无冲击力,再平实、再平常不过了!

然而,先说现场。农历正月初一清早,就算已立春了,依然是很冷很冷的,我在一边问一边记录的时候,手指感到刺骨的寒冷,不得不写几个字便呵口热气。现场20几个干部职工和环卫工一道,穿着“黄马褂”,或铲或扫,有说有笑,全然不觉得有一丝寒冷。再说对话透出的信息。所有的环卫工极少有回老家去过年的,几乎全部在岗“值班”!仅开福区就有2000多人,那就是说,长沙市9个区县(市)总共有近两万人的环卫大军在这个中国最隆重的传统节日,在这个中国人最看重、最在乎的大年初一的早晨,遍布在省会城市的所有大街小巷,扫街!

请问,还有哪一个行业的人,在大年初一的早晨,这样齐刷刷地到岗劳动?

再继续看一看报道中接下来的现场记录:

一位大姐拿到早餐面包,笑呵呵地说:“过年,政府发好吃的,开心,开心!”

这位大姐,名叫高应清,55岁,老公李开松,62岁,两口子都是湖北监利人,来长沙做环卫工已经6年了。

记者把他们老两口叫到一边,问:“怎么不回老家过年?”

老俩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好像不太好回答。还是大姐爽快,说:“大伙都没回去,这事天天要做的,哪丢得开?再说我们老两口在这里过年,也挺好。”

……

一旁的黎涌插话说:“别看我们这些环卫工自己干着累活,好多子女都挺争气的,蛮有出息,他们好多人完全有条件不干活,但他们却省吃俭用、勤干苦做,蛮感人的!”

大年初一,节日气氛如此浓烈,每一个团圆的家庭,早餐一般吃什么?而这位环卫工大姐,拿来牛奶和面包,竟然如此开心!他们也有父母,他们也有子女,父母也会在家门口盼望他们,子女也想依偎他们。而他们,此时此刻正在劳动的将近两万名长沙市的环卫工,也许他们识字不多,也许他们本分老实,但他们像我们每一个正在万家团圆中享受亲情温暖的人一样,决不是铁石心肠。他们也有牵挂和期盼,只是他们用憨厚、用平实、用劳作把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包裹得更紧而已。

那位大姐手拿面包和牛奶时的笑容,我拍了张照片,后面几天,我经常点开手机看一看,越看越觉得那笑容,真切,甜美,给人以温暖和力量!

将近7时,我与他们道别,心中颇多感慨,一个人到芙蓉大道上独步,路上的车辆也渐渐多起来了。走到伍家岭路口,见一位环卫工冒险横穿马路,跑到路中间就为了捡一块纸屑……我当时像是被电弱弱地击了一下,愣住了!突然觉得,那些从车窗往马路上丢纸团之类的人们,真应该去体验一下环卫工的生活。

我们许多人,从来没有,可能一辈子也体验、体会不到环卫工的工作和生活。我在没有采访环卫工之前,尽管也几乎每天都感受和享受着城市的干净与整洁,却确实很少思考和留意这整洁的由来与艰辛,自然也不会比照我与他们的心境与待遇。

这篇报道的结尾,我是这样写的: “驻足浏阳河大桥,记者用心触摸着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领略着伟大民族传统节日的新春气派,望着远去的环卫工人的背影,忽然从心底里升起一股暖流……越来越强,越来越热!”这可不是煽情、作秀,而是当时内心的真实写照。当时为什么会有这番感慨呢?清晨5时多我出门时,天空蒙蒙细雨,天亮前忽然放晴了,到我驻足浏阳河大桥时,东方红霞,晨曦初露,好一派新春的美好气象!那时我内心深处强烈感受到:如果没有环卫工人的艰辛劳动,不是他们让这个城市保持着整洁和鲜美,再丰富的历史文化也会被掩盖和变味,再浓烈的节日气氛也会缺少新清和静美。因此,在我看来,新春佳节的美好气氛与环卫工的辛勤劳作与奉献牺牲形成了热烈的比照,似乎这新春气派全是环卫工的辛劳换来的!

也许你能理解,当时心里会升起一股怎样的暖流?!

生活中,我们难免会抱怨这样的不公,那样的缺失,难免会时有消沉与退却,难免会有计较与纠结,去会一会环卫工人吧,会一会像他们那样朴实、辛劳而又不大懂得计较的人们。跟他们比一比,我们便会放下,便会释杯,便会知足。他们会让你感动!

长时间没有感动,便不会有热情,更不会有激情,只会被冷漠所充斥。

只有经常被感动,才会有能量和温度去感动别人。很长时间没有遇见感动了吗?去寻找吧,感动可遇,也是可寻的。

附:

《清晨,独特的城市风景》

湖南日报记者 周云武

(2018年2月17日刊载于《湖南日报》01版)

大年初一早晨5时30分,天还未亮,记者赶到长沙市开福区环卫局湘雅环卫所门口,只见全所干部职工已经在门外的华夏路集合,准备分成两组,与环卫工人一道清扫华夏路与开福寺路。听该所党支部书记黎涌介绍,这些年,每年的大年初一都这样。

“环卫工人不回去过年吗?”记者问。

“基本上都留在长沙,极少极少回去的。”黎涌回答。

“开福区共有多少个像你们这样的环卫所?有多少环卫工?”记者又问。

黎涌掰着手指一一道来:“有11个环卫所,总共2000多人,我们所算大的,有300多人。”

“这些人今天早晨都上街?”

“全部上街!不仅他们,所有环卫所的干部职工也都上街帮忙。”

“也就是说,这个清早,长沙市仅开福区就有2000多人清扫街道?”

“是的。”

记者了解到,华夏路是开福区有名的夜宵街,也是常年早晨清扫的难点。与之呈十字交叉的开福寺路,则是每年正月初一清扫鞭炮屑纸的重点。

说干就干,大家挥起扫帚便扫起来。

一会儿工夫,整个华夏路便换了容颜。路灯,闪烁的交通灯,在街面上泛起了五颜六色的光芒。

6时20分,区环卫局给环卫工人送来了早餐:面包加牛奶。记者不禁又想起那句著名台词: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一位大姐拿到早餐面包,笑呵呵地说:“过年,政府发好吃的,开心,开心!”

这位大姐,名叫高应清,55岁,老公李开松,62岁,两口子都是湖北监利人,来长沙做环卫工已经6年了。

记者把他们老两口叫到一边,问:“怎么不回老家过年?”

老俩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好像不太好回答。还是大姐爽快,说:“大伙都没回去,这事天天要做的,哪丢得开?再说我们老两口在这里过年,也挺好。”

“家里有老人吗?”

“都走了,没牵挂了。”

“小孩呢?”

提到小孩,老爷子突然笑了起来,高兴地抢过话头:“儿子在湖北的大学教书,女儿办了养殖场,都好。前几天还来看了我们。”

一旁的黎涌插话说:“别看我们这些环卫工自己干着累活,好多子女都挺争气的,蛮有出息。他们好些人完全有条件不干活,但他们却省吃俭用、勤干苦做,蛮感人的!”

对于每一座城市,新春当然都有新气象。然而,如果没有整洁的街道,气象何新?

7时,记者道别他们,步行在芙蓉大道,每隔几百米,都会看到一名环卫工在路边清扫。走到伍家岭路口,见一位环卫工冒险横穿芙蓉路,跑到路中间捡一块纸屑!

驻足浏阳河大桥,记者用心触摸着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内涵,领略着星城日新月异的现代气派,望着远去的环卫工人的背影,忽然从心底里升起一股暖流……越来越强,越来越热!




[责编:贺志平]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