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 从稻田收割的小场景 看到国家粮食大背景

[作者:周云武]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1-11 15:04:21

从一个场景,看到国家的背景

——采写《清香,在稻田里弥漫》的一点体会

周云武

特写《清香,在稻田里弥漫》见报后,好几位同事问我:一个很平常的晚稻收割的场景,怎么就写成了特写?

的确,不仅很平常的场景,而且也是很平常的农村合作社,很平常的关于粮食生产、收购、加工、销售的题材,采访的对象也是很平常的人物,怎么写?

在新闻行业干久了,越来越不敢随意写了。这就像开车,刚学会的时候,总是开快车,而越是开得久了,便越是开得谨慎、开得慢。

(2017年11月10日刊载于《湖南日报》11版。)

去现场的路上,长沙市粮食局副局长易鹰介绍了今年长沙市晚稻生产和收购的大体情况,概括说了去采写的这个粮食合作社的特色。易鹰曾是新闻界老兵,懂得情况介绍的取舍和重点。因此,在看现场之前,一篇消息所需要的内容已基本成型。

到现场后,有两件事对我触动很大。

一是收割机收割晚稻的场面。一个司机,开着一台机器,十几分钟就把一亩多田的晚稻收拾得干干净净。我仔细在稻田里寻找了一会,不仅找不到一根稻穗,甚至寻不到一粒稻谷!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参加双抢和晚稻抢收了。那时候十几个人,一台打稻机,再怎么卖力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将一亩稻谷收割完。而且稻穗打不干净,稻田里也到处撒的是谷粒。我有个当生产队长的舅舅,每次开会都喊“粮食颗粒归仓”,那时的条件,如何做得到?所以,看到今天的情景,我不能不被社会发展和时代进步的力量所震撼!我甚至想到,如果我的父亲还在,看到这样的场景,会是怎样的惊奇和欣慰?!他们那一代,盼望农业机械化是盼望了一辈子的。

二是看到刚刚收割的湿稻谷直接拖到收购点,由大型烘干设备清理烘干,免去了粮农许多麻烦和苦楚。我在文章里专门用一个自然段,只写了一句话,“易鹰这话不禁让记者想起儿时在老家晒谷的情景”。这样的现场特点,新闻体裁,不可能展开写回忆。但特意用一段安排这一句话,至少与我有过相似经历的读者,会读出其中滋味和厚重,从而反衬出这种合作社“代清理、代烘干、代储藏、代加工、代销售”模式的时代意义。具有时代意义的事件,其新闻价值是掩盖不住的。

实事求是地说,现场的所见所闻,真的让我耳旁回荡起习近平总书记在做党的十九大报告时的声音:“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回来的路上,我反复想,习总书记为什么要在报告中说这句话?我揣摩,一方面,是因为对一个人口大国而言,粮食安全太重要了,它是一切国家安全的基础。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饭碗目前并没有完全端在自己手中,或者说还端得不牢,还有隐患。现在的农村,还有多少年轻人种田?又有多少良田荒芜?粮食生产过程中,也还存在一些质量安全的问题。需要解决这些问题,突破口在哪里?路径怎么走?典型经验有不有?

看了这个现场,了解了这个合作社的运作以后,我感觉这便是解决国家粮食质量和质量安全的先行路径,是可以复制推广的典型经验。尽管目前全长沙市还只有6个这样的试点合作社,但所代表的时代农业发展方向是明确的,生命力是显而易见的。

这里,必须表达和要回答的是:一个政府试点扶持的新型粮食合作社,指导和服务覆盖了多少种粮面积、多少农户?能产多少粮?从区到市,省会长沙域区内这季晚稻能给市场提供多少粮食?从数量上说明粮食安全。由生产到销售,从田园到餐桌,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如何实行“一条龙”服务,从质量上证明粮食安全。

把这两个问题回答了,主题就突出了。至于上面提到的那些触动和感怀,那是信息量的问题,只能让读者依据各自的经历和认知去拾捡和联想。属于文章的厚度和趣味,是衬托主题的枝叶。

如果写消息,当然可以很明了地把做法、过程、效果等陈述清楚,让读者从一堆数据和事件中认识和领悟到粮食安全这个主题。但那会很平白无奇,很难鲜活生动,不容易让读者直接联想到“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所以,回到办公室,我便决定以现场特写的形式,还原采访现场,通过对话,把重大新闻事实生动而简洁地表达出来。再将面上的情况穿插其间,尤其开头和结尾,引用党的十九大报告的原话,直接明了地将报道内容与国家粮食安全挂钩,相当于把一个农村粮食合作社的现实情况,描绘式地展现在全国农业大背景下,平实而巧妙地回答人们所关心和担心的问题,给读者在阅读享受中提供历史“纵”的和时代“横”的丰富信息。

粮食安全,是一个特别重大的主题,从一个点上的现场特写,如何表现出来?数量上的还好说一点,几句话可表达清楚。质量上呢?各个环节,各个细节,洋洋洒洒长篇描述也不一定说得明白。解决这个问题,我只截了一个画面:刚收割的湿谷,直接拉去一交了事。这个画面包含了什么呢?通过除杂清理、批量烘干,出来的稻谷是均匀统一的质量标准。由此一斑可观质量安全之全貌。而且,从这个截面,也可看出给予粮农的利益福祉和休闲福祉,从而保护和激发了种粮积极性。积极种粮,才是粮食安全的根本基础。

采访过程中,我还询问和记录了许多合作社与农户之间关于粮食生产、收购、加工、销售的细节,有关技术改造、创造发明的过程和成效,国家的扶持、政府的支持、粮农的艰辛、合作社的困难等,在写作的时候均围绕主题进行了取舍,与本文主题关联不大的一律不要。我的同事王晗女士在修改润色时说:“这么多人物对话,又有场景描写,还有点上的细节和面上情况,又还引用十九大报告原话,怎么才700多字,也挺不容易的。”

我说:“不能长,长了就成了通讯,不是特写了。”

新闻特写怎么写?正如王晗所言,也挺不容易的!

附原文清香,在稻田里弥漫》:

清香,在稻田里弥漫

湖南日报记者 周云武

“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一个宏伟的声音从北京人民大会堂传出来,在广阔无垠的稻田里回荡。

11月9日下午,记者来到长沙市望城区新河粮食合作社,收割机在稻田里纵横穿行,吞吐着金黄的稻穗,阵阵清香从田园里弥漫过来,让人神清气爽。

“我们合作社有稻田2000多亩,周边其他农户4000多亩,是国家农业部确定的晚稻高产创建示范片。这6000多亩晚稻都由我们合作社统一收购。”合作社社长彭觉辉指着大片刚收割的稻田,兴奋地说。

站在一旁的长沙市粮食局副局长易鹰左手抓起一把刚从收割机里吐出来的稻谷,右手拨弄着对记者说:“刚收割的新鲜稻谷,交给他们合作社,由合作社代清理、代烘干、代储藏、代加工、代销售,一条龙服务。刚才我们一路过来,再也看不到马路上、禾坪里晒谷的场面。”

易鹰这话不禁让记者想起儿时在老家晒谷的情景。

我们一行又走到了合作社的烘干厂房。“一次可烘干多少粮食?”望着一排整齐的烘干机,记者问。

“8到10个小时可烘干120吨。”彭觉辉回答。

“这个一条龙服务,不仅解决了农户晒谷问题,也免除了收割季节天气的影响。不管刮风下雨,收割机一收,全部拖来一交了事。”望城区粮食局局长余亚军“抢答”道。

记者了解到,望城区今年晚稻共有38万多亩,产粮16万余吨,4个粮食收购点目前已收购12000吨。作为千年米市的长沙,农民留足口粮后,全市晚稻可收购粮食20万吨以上。

“像这样的‘一条龙’合作社,全市有多少个?”记者问。

易鹰介绍,目前全市共有6个试点,望城2个、宁乡2个、浏阳和长沙县各1个。这种合作社,把粮食的生产、加工、销售3个产业融合在一起,保证了粮食从田园到餐桌的全程品质和安全。

离开合作社的时候,记者耳旁仿佛又回荡起宏伟的声音: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责编:封豪]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