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教兴学:不有陶澍之提拔,则湖南人才不能蔚起

      [来源:三湘风纪]      2017-08-20 07:35:09

陶澍(1778年-1839年),字子霖,号云汀,湖南安化县小淹镇人。早年就读于长沙岳麓书院,清代经世派主要代表人物。道光年间,官至两江总督,兼江苏巡抚、两淮盐政,任内督办海运,剔除盐政积弊,兴修水利,设义仓以救荒年,积劳成疾,病逝于两江督署,赠太子太保衔,谥文毅,著有《印心石屋文抄》、《陶文毅公全集》等。

陶澍是清朝第一个官至总督的湖南人,是清中晚期湖南致仕人才群体崛起的伯乐,有“晚清第一人才”之称。史学家萧一山认为:“不有陶澍之提拔,则湖南人才不能蔚起。”

陶澍用人能尽其所长,平生举荐、提拔、赏识的大批人才,如魏源、林则徐、贺长龄、贺熙龄兄弟、左宗棠、胡林翼、龚自珍、梁章钜等,皆一代名宦和学者。

随着近年来湖湘文化研究的深入,陶澍作为“湖湘人才领军人物”和“清代中国经世致用第一人”再度引起世人的关注,他的不朽功勋和清廉形象慢慢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壹:耕读相传 家风清正

陶澍出生于安化河曲溪,世代为农,勤俭持家。陶澍的名字寄托了父亲望子成龙、“以泽苍生”的思想。

陶澍从小聪慧过人、志向远大。7岁随父读书,“自幼跬步弗离”。13岁代父为榨油坊作联:“榨响如雷,惊动满天星斗;油光似月,照亮万里乾坤”,以罕见才华和惊人志向震动乡里。

23岁参加湖南乡试,取为第30名举人。25岁参加会试,一举高中,成为清代安化第一名进士。27岁陶澍离家北上,赴京任翰林院,自此踏上30余年的宦海生涯。

陶澍对子女教育甚严,女婿胡林翼少不更事,“书底不硬”,陶澍请来名师蔡用锡专授经世致用之道。胡林翼自此发愤读书,“兵政机要,探讨尤力”。后来,胡林翼成为湘军主帅,威震朝野。

陶澍对儿子陶桄要求更严,多次告诫陶桄“立经世志,读致用书”。

贰:锐意改革 励精图治

陶澍所处时代正值资产阶级改良思想逐渐萌芽之际、洋务运动呈风雨欲来之势。“少负经世志”的他从政伊始,便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改革派的行列,除弊兴利,造福一方百姓。

道光之前,清朝的地方漕粮送京以河运为主,官办专卖,各地官员“雁过拔毛”,恶薮丛生。改革派多次倡议海运,皆因各种原因遭到保守派的坚决反对而无法施行。

道光初年,陶澍经过反复实地调研后提出:“当以海河并运为宜”,“专办海运,则恐商船之不足;专办河运,又恐浅水之难恃。惟有两者相辅而行,可期无误”。陶澍的意见为道光所接受,海运成效明显。

明清以来,纲商世世相承,与盐政官员勾结,把盐业当做世袭家业,垄断专行,不许他人染指。道光十二年(1832),陶澍在淮北改行票盐,规定不论何人,只要照章纳税,均可领票运盐。大灾之年,没有饿死一人,灾民衣食无虞,票盐制取得巨大成功。

此外,陶澍还在治水方面进行了改革,打破陈规,“撤闸通海”治理吴淞江域等,均取得了震惊朝野的空前成功。

陶澍十分体恤民众,关心百姓疾苦,强调为政要为民着想,不能专事严刑峻罚,苛刻冷酷;必须“宽严适中,德刑并施”。每遇灾荒,总是深入灾区,及时赈灾。

“常恐七尺身,远愧一囊粟”“谁知盘中芽,多有肩上血”“平生衣食志万家,自顾挟持无纹缕”……他写过许多诗都充满忧国忧民情怀。

1831年(道光十一年),任两江总督的陶澍破清代惯例再兼两淮盐政,因治理盐务有功,被道光帝誉为“干国良臣”。1835年冬,陶澍因政绩卓著被召入京靓见道光皇帝。

道光帝从11月25日到12月16日间共召见陶澍达14次之多,还问到了陶澍的家乡情况。陶澍特别提到了“印心石”和自己在“印心石屋”寒窗苦读书的故事。道光大悦,亲赐“印心石屋”墨宝两幅。

1836年,陶澍回乡省亲,在印心石北崖修建了21米高、共7层的文澜塔,将小幅“印心石屋”御匾临刻于塔内。

为彰显皇恩浩荡,陶澍将大幅的“印心石屋”四字摹刻在陡峭的南岸山崖之上,且以后每到一地任职,均有摹刻。

叁:廉于政事 克已奉公

陶澍出身贫寒,了解世情民生,洞悉社会弊端,立身清正严明。从政之后,他给自己写了一副对联作为座右铭:“要半文,不值半文,莫道人无知者;办一事,须了一事,如此心乃安然”,强调“为官其本,莫重于廉,廉则一介无私”。

陶澍任两淮盐政后,按例每年养廉银有5000两,他认为自己的奉禄“已极优厚”,而将每年银两上缴国库。任两江总督后,两淮盐政衙门照例每年支付“赏需银”2万两,被其力拒,并明令裁革。

陶澍回乡祭祖,从南京运回18艘装满货物的大小船只,被人告发为金银财宝,道光派钦差查验,结果是18船石头。道光询其故,答曰:“臣在外几十年,位至总督,回乡祭祖,人尽皆知。今官船浩荡,既装门面,亦壮君皇声望也。”道光闻言,大为惊喜,自此愈甚赏爱陶澍。

陶澍之廉,影响到家人。轻钱财、秉廉洁、重名节、求学识,成为陶氏家风。其逝世之后,“淮商感公清德,敛白金四万两为赠,徘徊于门不敢进,乃由公门下江夏陈君銮以献。夫人问曰:‘吾夫子受尔辈金乎?’皆曰:‘未也。’夫人曰:‘是,不可以死后污我夫子。’却,不受。”

肆:重教兴学 荐才举贤

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
大江流日月,八州子弟翘首公归。

道光十六年(1836),左宗棠主讲醴陵的渌江书院。陶澍回乡省亲,途经醴陵。左宗棠应县令之请,为陶澍馆舍题了这副对联。陶澍看了十分赏识左宗棠非凡的才华,当晚接见了左宗棠,并与之交谈甚欢,自此结为忘年之交,后来成为儿女亲家。

陶澍一生勤奋好学,科举出仕,对教育十分重视。为鼓励晚辈读书上进,自己省吃俭用,资助赴考学生。曾捐赠田亩,重修安化学宫。陶氏四续族谱时,亲撰《资江陶氏族谱规条》,规定“族中有入学者,给钱十千。出贡者给八千,中举者给百千,会试中进士点翰林者,另为从优帮给。”

陶澍认为,书院是培养人才的摇篮,是出人才的关键之所。每到一地任职,陶澍都以新建、扩建、改建、重建、修复等各种形式建设书院,并捐赠、资助书院银两、田地,作为书院经费,包括学生膏火费、助学金。陶澍入仕后,先后捐建了崇文书院、敬阳书院、钟山书院、金沙书院等15个书院。

[责编:李婷婷]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