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最好的一首诗,平白如话,却催人泪下

      [来源:历史客栈]      2017-08-20 07:25:52

彭德怀最好的一首诗,平白如话,却催人泪下

在开国元勋中,很多人都能诗善文,即使是出身行伍的十大元帅,也都有诗作存世,这或许就是毛主席的巨大感染力。

在十大元帅中,公认叶剑英的诗水平最高,连毛主席都对他很推崇,曾对陈毅说:“剑英善七律,董老善五律,你要学律诗,可向他们请教。”

那么,脾气火爆的彭德怀会不会写诗呢?

答案是会的。不过,彭老总的诗,不像叶帅那么讲究,而是平白如话,但却饱含着充沛的感情,让人热血沸腾,潸然泪下。

关于彭老总的诗,大家可能对毛主席给他写的那首更加熟悉——“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不过,今天我要说的是彭老总自己写的诗。

彭老总出身贫寒,只读过两年私塾,就休学下来打工养家,但在参加革命后,彭老总经常补习文化功课,写起诗来倒也出手不凡。比如在年轻时写过的一首诗——“天地转,日月光,问君往何方?天下之大,岂无容身之处吗?”

这首诗虽然从艺术水平上可能没那么高明,但胜在气势不凡,将天地日月熔于一炉,颇有草莽英雄的冲天气概。

看过《水浒传》的读者对这首诗可能也有点印象,就是第七十二回中,宋江赠给李师师的一首词——《念奴娇·天南地北》,其中第一句即为:“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彭老总肯定听过水浒传的评书,可能就是借鉴了宋江的这首词。

不过要说彭老总最有名的一首诗,还要数晚年时写的那首——

谷撒地,薯叶枯。

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

来年日子怎么过?

我为人民鼓与呼!

这首诗是彭老总1959年写的。一年前,即19585月,中央正式通过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全国上下掀起了一股轰轰烈烈的大跃进热潮。这股热潮虽然形势喜人,但毕竟违背了经济规律,很快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向来坚持实事求是的彭老总,对这种现象很担忧,就在1958年底亲自去了湖南、江西、安徽等地考察,结果发现了很多问题,老百姓包括很多基层干部都对大跃进不满,但又迫于形势,不敢往上反应。彭老总越看心里越急,担心再这样下去,老百姓将面临更大的困难。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彭老总写下了那首诗。

这首诗跟他年轻时写的那首一样,虽然平白如话,但感情真挚,只有心里真正装着老百姓的人才能写得出来。

这首诗,或许是彭老总一生中最好的一首诗,即使跟叶帅的诗放在一起,也透着一股独特的、慑人心魄、让人热血沸腾的魅力。

但可惜的是,19597月,著名的庐山会议召开,彭老总因为反对大跃进,受到了批判,酿成了一桩著名的历史冤案。

19599月底,彭老总搬去了北京西北郊挂甲屯吴家花园居住。就是在这里,彭老总又写了一首诗——

庐山雾重风萧萧,

挂甲离京十里遥。

一生戎马无暇日,

老来偷闲学种桃。

这首诗跟前面两首不同,体现了彭老总豁达、洒脱的人生态度,读来又有着另外一番味道。

[责编:李婷婷]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