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 达不到的格局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7-16 09:49:59

达不到的格局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陶芳芳

这一次抗洪报道,对我个人来说,最大的感觉是累。前两天在暴雨中被浇,后几天在高温下被晒,除了参与直播,每天还要处理大量通讯员来稿以及直播内容来稿,基本从早晨至晚上12点没停过。事情做得太急,导致身体一下没撑住。

这么长时间来,从未有过的焦虑与不安。才到第二天晚上,内心真实的反映就是:很烦,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但通过采访,我又知道,大家都很累,许许多多参与抗洪一线抢险的人比我更累。

既累,也融合了各种各样的情感,掺着着各种各样的道理。

第一天去暮云官桥湖管涌处。以前没直接参与过抗洪,不知道现场到底是什么样子。听街道的人说,很有可能会垮堤,问我要不要去。我想,这肯定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心里犯怵。不过领导已做指示,我还是赶到了现场。到点时,发现村庄马路已经被淹,要趟过村庄的马路,走一段长长的黄泥路,才到达抢险现场。

被淹的马路一侧是村民们的房屋,另一侧是很深的排水港。于是我又怯场了,站在村口观望了很久。后来,看见一批匆匆赶来的抢险人员,二话不说就淌进了水中,个个都神色紧张。“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我问他们。“街道的。”他们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就那么一瞬间,这面前的洪水也没有多恐怖了。于是,我扯着一个工作人员的衣角,跟他一起淌了过去。当时听到有村民对我喊,说记者同志你就不要过去了,危险。

到了官桥湖的岸堤上,见百来人正在抢险。当时大暴雨,堤岸一边是已经被淹没了的漫无边际的农田,一边是即将漫堤的官桥湖。万一这堤垮了,这些人分分钟就会被冲走。但大家貌似都没考虑到危险性,都在搬木桩、铲沙石。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像在无形之中给了彼此勇气,谁还会在乎危险?

没到现场时,自己放肆脑补,想象着会有多恐怖;到了现场后,便发觉,其实最恐惧的感觉,往往发生在即做未做的时候。所以,凡事一定要实践。如果不是那些人的勇往直前,我可能无法感受到这一点。

此后参与直播。3号那天,在江边呆了一天。发现大量志愿者、社区居民都踊跃在一线抢险。其中一个抢险团较引人注意,她们都是来自社区的老娭毑。我想这是一个好新闻点,便上去采访。几个老奶奶都同时指着另一外娭毑说,采访她,她以前是我们社区的主任。结果那个娭毑很不耐烦地说,我不接受采访,做事就老老实实做事,不要搞宣传。

虽说语气不怎么好,但使人反感不起来,反而让打心底欣赏这娭毑:是个实在人。后来直接引用她的原话做了条直播内容。

像这个娭毑一样,真心实意想为此次洪灾做贡献的人,太多太多了。以前听多了关于国人的负面报道,不少人认为,国人在许多大事件上,凝聚力往往表现得不够。直接参与了这次自然灾害,看到的却是大家满满的正能量,十分给力的团结力。我想,从网络上获取的认知,还是有些片面。

3号做了一天直播,沿江一带能采的点基本都采到了,接下来的直播不知该从哪下手。5号那天,找了天心园林局的一位工作人员,骑个电动车带我在辖区里转,找直播的点。在湘江大道猴子石大桥以南的一处陡且高的跨滑坡处,见到几位园林局的工作人员的正在砍危树。通过聊天了解到,他们已经连续十多天在一线,每天仅睡三四个小时。逼窄的陡坡,透不过风,加上当天太阳很毒辣,他们晒得黝黑,脸上汗珠如豆,直往地下滴。我在那呆了一会,就已热得透不过气。想到他们一天十几个小时、连续多天处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说头一条他的生日也是这么度过的,说到自己的孩子,他竟哭了。我一时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安慰。

他是因为委屈哭还是因为过于劳累哭我不得而知。我只觉得,谁都不是圣人。这么些天,超强度的抢险工作,多少人从身累进而疲惫至心累,多少人压抑自己内心情绪依然坚守在一线。无论怎样,只要还在一线,还在拼命干,就是值得肯定的。

抗洪的几天,每天都要处理大量街道或者社区的通讯员来稿。有一篇稿子,打开一看,仅三四百字,我想算了,看下一篇。然而看到图片时,说被震撼到丝毫不为过。两张图,一张是当事人—— 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到社区捐款与工作人员的合影,另一张图,是老人因耳朵不好使,怕社区工作人员意会不到他的来意,写在纸上的注解。纸条上写着: 这次湖南及长沙洪水灾害大,我有心无力,不能直接参加抗洪。从7月2日起,每天我虽去河边问问水情,就是不能参与。为此,我支援1000元给受灾同胞……

这样的故事太多了。

后来,在与同事等人交流此次抗洪的整个过程时,得出结论:相比他们,我们这些人的心的格局还远远不够。

很多事情,我以为自己做的还可以,比起他人,却远远不及。我以为这辈子不主动坑害他人,不干道德败坏的事,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却才知,能在事不关己、却当作己事时,才是一个真正大善之人,才是一个有格局的人。

人生还待修炼。

[责编:唐能]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