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如酒,湘西“乌鸦河”传说

[作者:赵彬馨]      [来源:给第二人称的你(Ursula000)]      2017-07-07 14:47:03

拍摄地:龙山县大安乡乌鸦河

湘西龙山大灵山中,这条叫作乌鸦的河流,这个叫作“乌鸦河”的地方,生长着神奇的山峦、洞穴,流淌着一个个美丽传说,还处处留存着故乡的模样……

远古时候,帝俊与羲和生下十个儿子,都是三足金乌——太阳。他们的母亲要他们在东海沐浴之后栖息在一棵扶桑树上,每天让其中一只金乌飞上天穹,十只金乌轮流值守,带给大地光明。但是,他们渐渐忽视了这个规则,经常成群结队地出来,甚至十个太阳同时出现在天穹,烤得大地一片焦土,人类几近覆灭……

天神后羿奉命射杀金乌,九个爆裂的火球,化为一只只三足乌鸦堕入海洋或者山川。第九只金乌被射伤,失去光芒,躲进深山……

金乌在大灵山山洞修养的时候,遇樵夫躲雨,樵夫跟金乌说了“十日同天”时候的惨状,以及风调雨顺之后,仍无法饱腹的困境。金乌深感不安和后悔,决定将东海神草“五谷”衔来,送给百姓。

后羿得知第九只金乌未死,派出神鹰,四处搜寻无果,便守在东海,以备金乌回家之时捕杀。

金乌从东海衔神草回来的路上,与神鹰狭路相逢。

神鹰穷追不舍,金乌无法开口解释,到大灵山,金乌已经被神鹰啄得遍体鳞伤,濒临死亡,只得将神草投进大灵山—— 祈愿说:“愿我的眼睛化为泉塘,愿我的骨骼化为山峦,愿我的羽翼化为草木森林,愿我的血液化为山溪,护佑这一方山水……”

后羿得知金乌之事,甚为触动,见其已经化为山水了却心愿,便派神鹰化为“鹰嘴峰”守望。百姓自此种稻耕黍,安居乐业,日渐富足,为了纪念金乌,为这方山水起名“乌鸦河”。

现在,“乌鸦河”仍存有金乌双目化成的两眼深塘,分布在小镇两头,宽约数十丈,圆如瞳仁——无论多么干旱,塘水也不会增减,一年四季会以“蓝、绿、青”几色变幻,当地人说,两个塘有溶洞相互连通,深不可测……

这是一个关于故乡的传说,而故乡,又是什么?

故乡是一条河的源头,以常年的清流不息,安抚不远万里的浑浊奔腾……

故乡,是一座峡谷,以拥抱的姿态,将河流最初的样子,镌刻成溪流……

故乡,是漫山遍野的箬叶,在五月,折射阳光,用怀念的衣衫,把远古的那个故事裹紧……

故乡,是阿婆火塘架子上的一排排湘西腊肉,走多远,都能让我无法忘记的家乡味道……

故乡,是阿爹做的米酒,是用泉水和烈火淬炼的魂灵,浇灌不远万里的乡愁……

故乡,是光着脚丫的童年,在这条河流里面嬉戏,在这个峡谷里面看见一线阳光,是香甜的粽子,是一碗一饮即醉的米酒,是一片透亮的腊肉,是在村口守着你回来的大黄狗……

峡谷、飞瀑、溪流、石拱桥、木桥、古树、木屋、老灶、火塘子、包着青帕的阿婆……

乌鸦河以故乡的模样,像一个梦,在这个庸常的世界,清晰地呈现……

被溪流宠爱的峡谷,嶙峋的山石,满是葳蕤的苔藓,干净得像条绒毯 ——这样的初夏,溪水冰冷刺骨,踩到苔藓上面,一切冰冷的感受都被这样的柔软安抚了。

当地人说,这条溪流自溶洞流出,夏天冷到彻骨,冬天却温暖地可以游泳,整条峡谷在冬天都冒着温暖雾气……

光线从峡谷“一线天”投射下来,所有植物的阴影、溪流、苔藓都是闪着光的绿色……

很多不知名的花草在这个峡谷肆意生长,让这个峡谷的初夏,开成了一座花园。就算是一株灌木,也有自己的绝世独立的姿态, 这就是大灵山所给予的勇气和风姿吧。

乌鸦河的桥,还是小时候你走过的样子——

石桥,有月亮一样的桥洞,太阳再大,桥下依然清风流水、舒适阴凉,如果阿妈在桥下捣衣,我可以在一旁捞鱼、踩水……

——木桥总要在夏季发山洪的时候,倒掉几座。但是,还是会有木桥留下来,留着等风雨从上面过,留着让黄狗跑过去,留着等你回来的时候,仍记得家的模样……

时间总会把一些似是而非的事物,发酵,让它变得美好,这就是记忆,这就是酒……

记得阿爹做酒的样子,要烧很旺的火,把泉水糅进火焰,那些神鸟衔来,自故乡土壤里生就的五谷,会拿自己的魂灵献祭,这是乌鸦河的酒。

阿妈把刚收的几升乌鸦河的黄豆妥妥收起,要继续播种——这是神鸟带来的种子。

也只有乌鸦河的豆子,和乌鸦河的泉水,磨出来的豆腐才有家乡独有的味道。

一壶乌鸦河的酒,一碗腊肉、一串阿婆包的粽子… 还有围坐一桌的亲友……

每一个都有着关于故乡的传说,每一个都是山高水长,不远万里归来的牵挂和理由……

一条河流究竟要走多远才能到达海洋,

又需要多远,才能回到出发的地方……

这两端都是生命的极致,我一直在中间,未及懵懂,也未到彻悟……

而乌鸦河一直在这里,以山峦的层叠、以洞穴的幽深瑰丽、以溪流的清澈、以传说、以故乡的模样等待着……

摄影:王海清(火车头)、彭胜南、刘定沐、张文友、田维建、赵彬馨

出镜:陈秀荣 赵彬馨


作者简介

赵彬馨,法学硕士,供职于吉首市政府,州作家协会会员。

[责编:李梓延]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