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80周年丨李待琛:兵工奇才 铸箭射日

      [来源:《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      2017-07-07 08:54:37

位于孝坪洞的兵工厂旧址。 李立/摄

辰溪县潭湾镇南庄坪村,略带凉意的风从锦江河上吹来,微微拂过村道两旁的水田,田里青翠的稻浪已经开始抽穗。

如果不是同行的姚茂荣老人的引领和指点,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片祥和宁静的土地上,在抗日战争时期,曾经存在过一个战地730亩的“最前线的兵工厂”,曾经有一位兵工奇才李待琛带领广大兵工同仁,于艰苦卓绝的环境下,铸箭射日,写下了湖南人经世致用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兵工技术权威

“七七事变”之日被任命为兵工厂厂长

湖南的抗日战争,经历极为悲壮,湘北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会战、雪峰山会战,直到芷江受降,常年动用的兵力达40多万,让侵略者在中国腹地受到了最沉重、最持久的打击。而抗战主要的军火来源,就是湖南境内唯一的第十一兵工厂。

这个1938年由汉阳兵工厂和巩县兵工厂搬迁至辰溪县的兵工厂,其领军者就是湖南衡东人李待琛。他先后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造兵科(学士,1919年)和哈佛大学(冶金学博士,1923年),他的博士毕业论文《各种温度下钢铁的机械性能及其与热临界范围的关系》、《金属与合金的枝晶组织》至尽仍是哈佛的著名毕业论文。

1923年,学成回国的李待琛担任湖南铁工厂厂长。1926年,李待琛当选为刚刚成立的湖南大学首任行政委员长,即第一任校长。1927年,投笔从戎的李待琛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政治部主任,1928年任国民党兵工署设计科少将兼研究委员,制定了中国骑步枪标准(中正式),1934年任国民党军政部兵工专门学校校长。其间撰写的《枪炮构造及原理》直到今天仍被公认为兵器制造上的权威著作。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日,李待琛恰好被任命为巩县兵工厂厂长,后为第十一兵工厂厂长。

8年抗战期间,尤其是1940年以后湖南战区逐步进入战略相持和战略反击阶段,李待琛带领十一兵工厂员工肩扛重任,运用所学,解决了大量的兵工生产关键技术问题。当时,制造武器的特殊金属,外货源断,材料无着,正是他发挥所学,攻艰克难,终于炼铸出了适合枪、炮、弹壳所用的大量优质钢材和合金材料。其中,凡涉及枪管、炮筒不耐高温,易弯易裂等问题,经过他指导改进的材料配方和热处理规范后,均能使材料达到使用要求。

李待琛不仅自己是兵工技术权威,在他的麾下还集结了一大批兵工人才。当时兵工厂的各部门主任,不是留学回来的“洋博士”,就是兵专毕业的高材生。资料显示,1938-1939年,动力厂主任施宇亮、机器厂主任王建民、炮弹厂主任周有庭、引信厂主任吴宝书、熔铜炼钢厂主任马千里,均为留德人员;枪厂主任孙非、材料室主任李神哉、技工学校主任李步黄、运输处主任张骏、主任工程师朱彦群、工程师田赓尧等都是从日本留学归来;机枪厂主任曾令典、子弹厂主任文湘屏,毕业于兵专;审检处处长宋建寅,曾留学比利时。

正是这一大批才华横溢、同仇敌忾的兵工人才,带领广大技术人员、工人制造出大量毛瑟手枪,“汉阳造”、“中正式”步枪,捷克式ZB26轻机枪,“马克沁”重机枪等武器,还有各种子弹、手榴弹、炮弹,都被装箱运输,日夜兼程地送到前线将士手中。

企业管理能手

注重唤醒同仁的爱国意识和敬业精神

第十一兵工厂生产的军工产品有几十种之多,最初分成五个分厂生产,而每个分厂都有着自己的一套管理机构,不便协调统一。李待琛便将其改组为十几个所,近似于现在的项目组。改组之后的兵工厂,管理层次减少,人员更精干机动灵活,工效大大提高。

当时我国的武器装备,大半是抗战以前的产品,部队也没有会保养、维修武哭的专门人才,多年下来,很多武器不但缺件、生锈,甚至枪管弯曲,瞄准具变形,弹药更是发霉长锈,凹凸歪扁,严重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得知这个情况后,李待琛组织技工学校学生,对他们进行枪械维修保养的训练,然后组成游修队,派至各个部队,将部队的枪械恢复精度、准度,整修一新,大大增加了部队的战斗力。

李待琛还非常注重唤醒同仁的爱国意识和敬业精神,为此他专门撰写、发表了《嘤鸣录》。这本文集收纳了他的随感、演说等文稿,以及干部行为规范等内容,其中有“居心光明,勿作妄语。公而忘私,临财不苟。忠于职务,笃守信义。严以律己,恕道待人。励志百工,坚苦辛勤。崇尚气节,遵守礼性”等条款。他要求兵工厂的员工每日清晨暗诵默察,每一星期重点巩固其中一项条,并且像开列课程表检查学业一样,逐项检查,周而复始。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千头万绪的工作之余,还能以颇似岳麓书院《学规》的修养功夫,来勉励员工诚意正心、格物穷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李待琛的管理理念和方式方法,在今天依然值得每一个企业认真借鉴。

李待琛一生著述颇丰,《现代武器》、《金属材料》、《军械制造》、《枪炮制造及理论》、《国防建设之基础》、《兵器计算》、《现代枪炮之趋势》、《世界枪炮之现状》、《火炮之制造》、《我国兵器制造之发达及其现收》、《我国兵器与列强兵器之比较》、《改进兵工厂之要图》……其《原子兵器》对我国国防上发展原子能的应用有重要意义,并培养出了后来成为“长征一号”火箭总设计师的任新民院士、“长征三号”火箭总设计师的谢光选院士等新中国的尖端科技人才。

1947年,57的李待琛被任命为中国驻日接收赔偿总代表,同时被任命参加驻日盟军总部中国5人代表之一,共同处理日本投降善后事宜,被盟军统帅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倚为左右手,誉为“中美日通”。1958年,68岁的李待琛积极准备从旅居的日本返回大陆与家人团聚,却被台湾“安全人员”“护送”飞往台北。1959年11月15日,69岁的李待琛在高雄因心脏病发作溘然长逝——这位兵工奇才一生清廉自守,刻苦自励,只求奉献,不求名利,去世后只留下等身著作,迎门桃李……

>>对话

兵工“二李”

为国家留下了宝贵财富

湖南省社科院办公室副主任、省湘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兵工研究专家王安中。

《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王老师,您是兵工研究方面的专家,您认为抗战期间我国兵器工业发展情况怎么样?

王安中:抗战期间,我国兵工事业取得的最大成就是实现了兵工生产的专业化。抗战以前,国民政府的军工事业就已经有所发展,也从国外尤其是德国获得了一系列枪支生产的图纸,但是军工生产大而全、小而全,专业分工不细的弊端一直存在。比如绝大多数兵工厂生产的武器种类繁多,不仅试图生产大口径火炮,而且生产重机枪、轻机枪、步枪、子弹等武器弹药,如此一来,就导致整体军工生产水平的低下。抗战爆发后,在军工西迁的过程中,国民政府兵工署对兵工厂进行了调整,如第21兵工厂以生产马克沁重机枪、捷克式轻机枪和中正式步枪等枪械为主,第50兵工厂以生产迫击炮为主,通过专业化细化分工,军工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能给我们谈谈以李待琛为代表的湖南兵工人才在抗日救亡过程中的表现吗?

王安中:李待琛是我国著名的兵工专家,我们湖南还有另外一位非常有名的兵工专家李承干,以他们为代表的兵工人在抗战期间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指导兵工厂西迁。兵工厂能否西迁到大后方是兵工事业能否兴旺发达的关键,他们充分发挥组织才能,迁移了第11和21兵工厂,其中李承干领导的第21兵工厂3个月内就恢复了生产。二是推进了兵工技术创新。李待琛抗战期间有诸多武器制造理论问世,如《枪炮制造及理论》、《火炮之制造》等,李承干也有一些武器制造创新,这对武器制造技术的提升是非常有好处的。三是推动了兵工生产的振兴。抗战期间,军工生产量较战前要远远大得多,完成这海量的军工生产任务,“二李”功不可没,他们是我们湖南的骄傲,也为我们国家留下了宝贵财富。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