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谷城与毛泽东的交往

      [来源:《光明日报》]      2017-07-06 15:08:54

文丨刘南燕

周谷城是杰出的爱国民主战士和政治活动家、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卓越领导人、著名的历史学家、知识渊博的学者。他亲身参与了中国近代史上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目睹了国家的衰敝与兴盛。在99年的漫长岁月中,周谷城与中共领导人,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结下了深厚的个人友谊。

早在1921年,周谷城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教书时,就认识了在一师附小任主事(即主任)的毛泽东,并结成好友。大革命时期,受毛泽东影响,周谷城参加了农民运动,任湖南省农民协会顾问兼农民运动讲习所讲师。1936年,周谷城收到毛泽东一封信,信中希望国民党中枢人物和社会名流在寇深祸急之时,临民族危亡之险,作狂澜逆挽之谋,呼吁“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周谷城坚决赞成,积极参加了抗日宣传。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周谷城因积极参加“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斗争遭逮捕,直到上海解放才获得自由。

建国后,毛泽东去上海时,总是邀周谷城相聚;周谷城到北京,也每每受主席之邀,到中南海畅谈。每次见面,毛泽东第一句话总是:“又碰到了。”这朴实的话语浸润着老朋友间不同寻常的亲密。

一次,毛泽东去上海,陈毅在锦江饭店设便宴招待。晚饭后,去小礼堂观看一部写李自成的历史剧。毛泽东没有去前排为他准备的大沙发上就坐,而是同周谷城一道坐在中间的一排小椅子上,并笑着说:“我们就甘居中游。”开演前闲聊,周谷城随便说了句:“有人说,洪承畴之投降清朝具有善意,目的是减少汉人大遭屠杀。”毛泽东略带微笑地说:“有此一说,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事情不甚简单,恐怕还得作些研究。”

1956年,周谷城应邀来到中南海露天游泳池。“你能游泳吗?”毛泽东问。“少年时在小河或池塘里,可以游几十码,不知现在还浮得起来否。”“试试看。”毛泽东说。于是二人换上泳装,毛泽东从深水区下去,畅游起来;周谷城从浅水区下去,却始终不敢往深水区游。毛泽东朝他招手:“来呀!”周谷城幽默地回答:“我既不能深入浅出,也不能由浅入深。”

1961年“五一”节,毛泽东来到上海,周谷城等人受到接见。当晚,周谷城应报社之约,填词一阕,题为《五一节晋见毛主席》,调寄《献衷心》,发表在次日的《解放日报》上。词曰:

是此身多幸,早沐春风。蠲旧染,若新生。又这回倾听,指点重重,为学术,凡有理,要争鸣。

情未已,兴偏浓,夜阑犹在诲谆谆。况正逢佳节,大地欢腾。人意泰,都奋进,莫因循。

毛泽东见到这首词,当即请周谷城来。他俩由这首词而谈到《离骚》,又由诗词而谈到政治,洋洋洒洒,天马行空。二人丰富的历史人文知识,严密的逻辑推理,不时碰撞出智慧的火花。由下午3点一直谈到6点,兴犹未尽。周谷城偶然提及邓演达,毛泽东说:“邓演达先生这个人很好,我很喜欢这个人。”说到这里,俩人在一张小桌上用餐。毛泽东吃饭,喜欢在大米中掺些杂粮,周谷城戏称为“三色饭”。饭后,毛泽东一直把周谷城送上汽车。

周谷城最后一次见毛泽东是1965年,在上海的一座老式别墅。他们畅谈哲学、旧体诗,并一起吟诵李商隐的诗。这以后,周谷城只在牛棚里听过一次毛泽东的谈话录音,毛泽东的录音讲话中提到:“周谷城的《世界通史》还没写完,书还要让他写下去。”

毛泽东去世时,周谷城赋《哀悼毛主席逝世》七律一首。诗曰:“阴沉一霎朔风号,领袖惊传别我曹。抢地吁天呼不应,伤心惨目泪如潮。五洲魑魅焰仍在,百国工农志不挠。且化悲哀为力量,继承遗志夺高标。”

[责编:朱晓华]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