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由老师保安商人组成的民间抗洪救援队 3天救580人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7-06 12:06:01

原标题:国家防总:湘江西江全线回落 警惕南方退水出险

救援队跨省抗洪 三天救出580人

7月5日一早,王树生坐上了陕西曙光救援队从湖南返回西安的车。7月2日凌晨从西安出发前往永州抗洪前线开始,他几乎没有合眼,但是刚坐到车上,王树生却依旧没有睡意。陕西曙光救援队是一支总部位于西安的民间公益组织,南方多省发生汛情后,他们在中国福利基金会的调度下,和国内其他地区的多支救援队前往一线参与抗洪抢险。

5日8时,湘江归阳以上江段已退至警戒水位以下,衡阳以下江段仍超警0.94-2.69米,衡山段超保0.17米,湘潭至长沙段超保0.32-1.05米;洞庭湖水位34.58米,较4日14时洪峰水位低0.05米;长江干流洪峰已过螺山江段,莲花塘至大通江段超警0.17-2.08米;西江干流水位全线回落,桂平至德庆江段水位超警2.05-4.74米。国家防总要求长江防总及湖北、湖南、江西等省防范退水期可能出现的险情。

老师保安商人组成的救援队伍

王树生是7月1日深夜得到通知要他带队前往湖南灾区的,陕西曙光救援队有一个由43名骨干队员组成的微信群,每次但凡需要出动,都会最先通知这43人,“我们还有一个将近500人的大群,但是里面大多都是给我们捐款的爱心人士或者参与后勤保障的人,没有经过培训的话,没有救援经验,是不能前往灾区的。”

平日里,45岁的王树生是咸阳纺织集团安保部的一名保安,2009年,他加入了刚刚成立的曙光救援队。这支救援队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老师、商人、公务员都有,他们各有各的工作,但是得到救援指令就会出动,秦岭鳌太线穿越驴友失踪、2016湖北洪水他们都曾经前往救援。

“偶尔出任务的时候会和单位请假,好在单位和家人还算比较支持。”王树生说,这次前往湖南永州灾区的一共有13名队员,但是并不是每个队员都会被理解,“我们队里有一个50多岁的肖建军,他这次出门没告诉他爱人,后来在电话里就被责备了一顿。”

前往湖南,13名队员一共开了3辆车,车上还带着3艘充气橡皮艇,这3艘橡皮艇全部来自爱心企业的捐赠,3艘船的价值在10万元左右。

三艘橡皮艇救出580多人

王树生一行是7月2日晚上5点左右到达长沙的,随后,根据中国福利基金会的安排,他们从长沙前往永州市白水镇,并在当天晚上12点左右到达。

“当时镇子周围的很多村子都被水淹没了,水已经涨到了二层楼的高度,许多村民都被困在了家中,没有食物和水,当时是深夜,而且已经停电,所以救援难度很大。”王树生说,“一到现场我们就开始施放橡皮艇准备救人,当时当地的消防已经出动,不过人员有限,而且只有一条冲锋舟,我们就赶紧补充了进去。”虽然请了当地的村民做向导,但是当橡皮艇进入洪水区域后,依旧让人辨不清方向,队员们只能拿强光手电进行照射前进,岸边的人们则用闪烁灯进行标记。当晚,他们一共从被洪水围困的区域运送出了79人。

7月3日天亮后,顾不上休息,他们继续营救被困村民。46岁的队员吴江是西安临潼中学的一名老师,在救援队里,他是橡皮艇的操作手,为了让自己的技术更专业,他几年前自费学习参加了国际搜救教练联盟水域搜救指挥官培训,但是即使这样,在遇到突发险情时,他依旧有些紧张。

“7月3日在水中转移居民时,赶上上游突然涨水,当时船是逆着水在行驶,因为橡皮艇马力小,所以被水冲着往下走,我只能开足马力顶着水流,足足有十几分钟船硬是没动地方。”吴江说,“但是一旦失去动力,橡皮艇就会被冲走,橡皮艇很轻,那样随时就会被冲翻,我水性还好,但是当时船上还有几名村民,所以心里特别紧张。”好在随后水流有所放缓,吴江采用“S”形路线行驶,将村民安全送到了岸边。

据5日凌晨曙光救援队撤出永州时统计,他们的三艘橡皮艇一共从洪水中转移了580多人,被转移的大多数都是妇女儿童还有老人。在对白水镇7个村进行排查,确保每一户灾民得到妥善安置后,陕西曙光救援队向湖南省防汛指挥部及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汇报,得到命令可以撤离灾区。

“不图回报 就是追求成就感”

这次出动参与抗洪,曙光救援队是接到了中国福利基金会的指令而进行的,和以往救援需要依靠自费不同,这一次他们的燃油费、过路费等花费,可以通过中国福利基金会来报销。

从2016年开始,中国福利基金会开始与陕西曙光救援队等地方上的民间公益救援组织合作,遇到重大灾情,基金会提供资金和信息等支持,民间公益组织则前往灾区进行救援,补充正规救援力量的不足,同时,基金会还会给救援队内经常参与救援的骨干成员购买意外险。中国福利基金会工作人员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这次洪灾来袭,他们紧急启动救灾救援响应机制,成立前方救援指挥部和后方信息平台,统一调度绿舟救援队、曙光救援队、菠萝救援队等伙伴机构增援湖南灾区,累计转移受灾群众近千人。

平日里,救援队参与驴友徒步失踪、人员落水、地质灾害等项目的救援,需要的装备也较为专业,而且这其中的绝大多数救援,都是需要救援队自己解决费用的。虽然在陕西省民政厅注册,但是作为民间公益组织,救援队并不会得到财政补助,“很多人传言救援队的人都是‘土豪’,有钱自费搞救援,但实际上我们这些队员都是平日会为1000元发愁的普通人,每次救援需要费用,大家都会你50我100的凑,人一多其实也就够了。”王树生说。

队员刘旭的手机里存着一张抱着一名几个月大的孩子的照片,这张照片是7月4日,他从洪水中救出这名孩子后,孩子的母亲要求拍的。当时,洪水已经将这对母子围困在家中两天,好在救援队的人乘船赶到接出了他们。

“孩子的母亲当时一定让我抱着孩子拍下这张照片,说是要永远记住曙光救援队。”刘旭说,“我是一名大学老师,很多周围的同事还有学生都问过我,说我们参加这样的公益救援组织,没有钱还危险,图的是什么,其实看看这张照片就明白了,可能就是想要一种帮助别人之后单纯的心理满足感。”(文并图/记者 付垚)

[责编:肖秀芬]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

我要问